百度搜索 快穿:我只想种田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这话的意呢,就是游戏来自人生,有些人活得就跟游戏人物角色似的。

    比如解疏泠这种奇葩,自带怒气值潜力,一旦她的怒气值涨到一定程度,瞬间爆发的杀伤力堪比一个大大的BFF。

    说好的花费大部分真气搞火甲呢?请问你的数学怎么算的?

    整体-大部分=一小部分。

    所以你特么凭着一小部分真元又爆了一招《大日赤光》剑招?

    大大的暴击,残血都不留。

    这个元婴期胸口爆窟窿的时,他双目如血,死死盯着秦鱼跟解疏泠两人,嘴巴微微动,试图说什么怨毒的场面话。

    结果...

    解疏泠追上来又补了一剑。

    断头。

    因为怕人没死全。

    说真的,秦鱼见到她这一举动都愣了下,后心中微戚戚然。

    论凶还是她凶啊。

    “我都从没这么狠过。”她喟叹感慨。

    黄金壁跟娇娇闻言都愣了下。

    娇娇:“奥,你是从不断头啊,一般你都是吸干人家的血肉,有时候皮毛都不留。”

    ——要么就是躯体连灵魂一起灭。

    ——相比起来,她就像是一个可回收垃圾桶,手底下还能留下点东西。

    ——你嘛,是不可回收垃圾桶,被你收了的基本都废了。

    这话是真绝啊,秦鱼漠了下,回了一句:“你们两个好像也是被我收了的。”

    正在狂吃的废材小太子娇娇跟常年被某人逼得下线遁逃的垃圾壁也心肌梗塞了。

    这坑自己卖力挖得深啊。

    ————————

    话说回来,人如游戏搞怒气BFF的解疏泠是战绩彪炳啊,连番干掉了两个元婴,简直吓死个人,但她回头看,也被吓到了!

    因为她印象里还停留在抱着肥猫的胖萝莉此时正清风明月般认真搞辅助。

    那边颜召对付的第三个元婴期以及他控制的石头精怪,乃至十几个内门师弟妹们对付的二三十个邪修群体...各种被控。

    控的就一种手段,定身术!

    一种定身花样控。

    要么是在你发大招之前瞬间,定!

    要么是你在想闪避之时,定!

    要么是你在....

    邪修的人被恶心坏了,恶心着恶心着,然后他们就死了。

    ——————

    依旧是那个荒山野岭,依旧是这片寂静山林。

    无阙宗两大真传弟子跟十几个内门弟子都很一致地看向一个人。

    秦鱼正在拿水壶给娇娇,扭头看向众人,“怎么?”

    颜召不想说话,因为他要尊严,敌人很惨不代表他不曾很惨。

    他不会给这个女人机会的!

    解疏泠就直接多了,粗暴开问:“你弄的?”

    秦鱼:“嗯。”

    解疏泠:“怎么弄的?”

    然后秦鱼就做了一个手势....

    “出术的手势...大家都一样啊,还需要我教么?莫非师妹你的手势会别致一些?”

    别致你个姥姥!

    “我问的是你的定身术为什么这么厉害,还能一口气定这么多人,群体定身术?仿佛我们宗门并无这类衍生之术。”

    解疏泠都以为孤道峰那奇葩一峰藏了什么手段,这定身术都被玩出花来了。

    可孤道峰历代弟子多冰山,没听说过哪个走如此骚路线的。

    如此之骚,可用骚术的人却显得那般清心寡欲,好像孤道还是那个孤道。

    解疏泠觉得自己脑仁有点疼,太好奇了。

    好奇的人脑袋顶个问好,其他人也差不多。

    秦鱼估摸着自己几天前才交给大长老那老东西术法说明书,这些人不知道也正常,但她也无意提起,就只轻描淡写道:“我天赋不好,加上不喜杀生,于攻击一道上无甚成就,目前修为也低,为了让自己成为有用之人,不拖同门后退,自只能在其他方面下苦工。”

    她说着,语气释然豁达。

    “你们跟我不一样的,不必在意,各有所长而已。”

    瞧瞧这气度!

    大气啊!

    众人都被折服了,连解疏泠都霎时有一种——对方跟你完全不是一个思想境界,你这个人水平太LOW了,下次要听话。

    她在摇摆。

    颜召却觉得自己好像耳聋了。

    等等,这说法好像跟上次差不多---这女人定然隐瞒了什么。

章节目录

快穿:我只想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沧澜止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澜止戈并收藏快穿: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