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魏王侯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xqishuta.co

    少年们也在呐喊着,他们没有崩盘是因为此前一个多月的艰苦训练,服从已经深入内心,虽然表现差强人意,并没有如鼓山盗那般惊艳绝伦的表现,但从流民少年到可以扛住岐山盗的攻击,他们的表现已经相当的出色。

    当然这也和秦东阳的来回奔走指挥有关,这些少年就是秦东阳一手训练出来,他们知道敬畏和服从,对秦东阳有无比的信任感。

    徐子先更是所有人心里的定海神针,以侯府世子之尊却站在队列之中,与众少年一起持矟而战,这种激励是语言根本不能比拟,看到徐子先的身影就会令人觉得心中安定,这种依赖和信赖感,比一万语战前动员还管用的多。

    少年们与岐山盗都有刻骨深仇,漳州之变虽然是五大盗的势力为主,岐山盗却是从海上带路到漳州,犯下的罪恶不小。

    多种原因之下,双方算是抗了个旗鼓相当,但如果岐山盗疯狂进攻,这边的少年定然会死伤惨重。

    徐子先这时却顾不得别的事了,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的敌人,十个岐山盗又有两个受伤,其中一个肩膀伤的较重,有明显的铁矛刺穿过的创口,鲜血涌出,血肉翻涌上来,这使得对方持盾牌的姿式较低,已经护不到胸口以上的要害,动作也相对迟缓。

    就在他死盯着敌人时,突然听到了尖利的哨声。

    哨声异常急促,这是战场上下令线突击的信号!

    尽管略有怀疑,不知道秦东阳在这时要求前冲是何用意,但此时是没有办法犹豫迟疑!

    鸣哨则进,这是铁律!

    “杀!”

    徐子先不知为何,突然大喊起来,似乎这一叫将部的精气神都提起来了。

    前腿向前,后腿迈进,大步前冲,身的肌肉一起发力,随着开声吐气,好象身体有个阀门被打开了,一股以前没有掌握的劲力蕴藏在身体之内,然后注入双臂和两手之上。

    目光盯着目标,完不顾身前左右,徐子先两手紧握矟杆,用力前刺!

    矟尖如闪电一般猛的刺向目标,在这一瞬间徐子先似乎看到了对方惊诧莫名的眼神,还有眼神深处的惶恐畏惧,最后是强烈的求生欲望。

    这是一个战场的多次逃生的老手,在这一瞬间对方似乎知道左右躲闪或用盾牌都无用了,他连手中的障刀也第一时间抛掉,力图后退躲避这一往无前的一矟。

    但已经晚了。

    这一刺用光了徐子先浑身的力气和精气神,几乎没有留一丝力气,矟尖透过对方的胸口,直刺对穿,连矟杆都捅进去很多。

    这一下彻底刺跨了对方,那个岐山盗三十来岁,先是慌乱叫喊,然后看着自己胸口的矟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完了,然后伸手紧紧抓着矟杆,似是想拔,但又不敢。

    徐子先鼓起余勇,将矟杆用力一抽。

    鲜血狂喷,有不少都溅到了他脸上,温热的血迷住了他的眼神,一时间,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血红。

    无边的慌乱和惶恐感立刻袭上了他的心头,眼看着那个岐山盗软软的倒下去,没有惨叫哀嚎,人已经死了,可能那一瞬间他的心脏都被刺透了,徐子先没有同情或悲哀感,眼前这种凶恶的人死再多他也不会心生怜悯。

    也没有传说中要呕吐的感觉,只是感觉异样,一个生命就这么被自己亲手毁去,而他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对眼前的事感觉慌乱和不敢相信。

    一个连妞也泡不到的死大学生,居然在这里与人浴血厮杀?

    几个月了,还是很难完接受身体和灵魂的转换……

    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又来了,这是徐子先刚穿越时经常遭遇的感觉,在这一瞬间他似乎又要精神分裂了。

    好在四周的惨叫声与兵刃相交的金铁交鸣声很快提醒了徐子先,此时不是发病的时候,不管怎样,他的身份转变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过去的一切应该是以这一矟为一个终结,而不是开始。

    这时徐子先才有闲暇看向四周,原本是略微品字形的阵列拉成了三个方阵,现在更是紧密的联在一起,刚刚秦东阳下令突击,打了迟疑的岐山盗们一个措手不及,现在他们被接连的打击打的不断后退,面对一群半大的孩子,战事却是如此窝囊,不少海盗气的怒吼起来。

    这个时候秦东阳知道不可以少年兵们为主力了,他左手持盾,右手挥动障刀,不停的在战场上游走着。

    他的动作无比娴熟,也无比从容,老练。

    如果说刘益是猛虎,葛存忠是烈火,秦东阳就是一柄长枪,一柄障刀,一面圆盾,这是一个天生的战场上的王者,不温不火,不疾不徐,他总会出现在最该出现的地方,挡住一次次致命的攻击,将对面的凌厉攻势给挡住,然后提醒自己身边的少年配合杀敌。

    在这种几十人规模的战场上,徐子先才能看

章节目录

大魏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淡墨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墨青衫并收藏大魏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