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魏王侯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xqishuta.co

    天黑之后,林斗耀轻车简从安抚使司前来拜会,双方自有许多细节要继续商讨。

    二更时分,林斗耀方从齐王府中出来,面色自是轻松愉快。

    回到安抚使司衙门之后,林斗耀的心腹幕僚们围过来,有人问道:“是不是俱交接好了?”

    “谈的差不多了。”林斗耀神态轻松的道:“齐王殿下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当然是无保留,其召见了过百厢军将领,俱在府中拜过本官了。”

    “这样太好了。”一个幕僚欣喜若狂的道:“大人至福建路数年,一直未得伸展,就是齐王和赵王把持军权,现在禁军两分,厢军大人占优,此后可以大为伸展拳脚了。”

    “赵王新锐,本官若也是锐意进取,怕是要直接起冲突。”林斗耀摇头道:“要顾大局。”

    众幕僚对视一眼,彼此了然。

    现在是春季,朝廷的北伐大计在热火朝天的准备。

    预备是二十万禁军和十万厢军北上,但沿边动员的禁军和厢军肯定还得有二三十万人。

    在后方监督运输粮草,保护后方粮道,加强边境防御以防不测,对西面,北面的强敌也得加强防范,这一下动员的就是数十万人的军队加百万人的民夫规模,花钱真的是流水一般,国库的钱已经用的精光,现在动员的是天子的封桩库,好在天子就是有志北伐,储钱用在北伐上天子倒是不反对……

    已经有人在计算这一次北伐的军费开销,普遍的看法是六百万贯起步……

    这当然是昏话,几十万人乃至百万人的动员规模,六百万贯够干什么使的?按林斗耀私下的计算,军费最少是两千万贯起步,很有可能花到六千万贯以上。

    天子的封桩库藏钱,是历代天子私财,数字最多还剩下两三千万,怕是仗打到一半,国库如洗,封桩库一洗而空,底下朝廷还不知道要怎么跳脚,加急从民间搜刮……

    福建也是重中之重,林斗耀已经在准备,两府要加派的时候,得想办法来应付交差。

    现在才体会到,刘知远的北伐计划有多疯,百万大军北上,动员的策应和守边军队又得多少,民夫得多少,得花多少钱?

    没有几亿贯钱和二百万的常备禁军加百万厢军,敢说什么百万大军北伐?

    现在就是把崇德天子吊起来打,堂堂大魏天子也拿不出几亿贯钱,更不要说海量的粮食,铠甲,兵仗,刘知远的荒唐,就在于纸上谈兵都谈不好,是完的疯狂。

    众人心中了然,现在是北伐大局为重,钱粮兵仗人员都在往北方倾斜,朝廷对各地的要求就是镇之以静,不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给朝廷出难题,使绊子。

    赵王的隐忍,固然是齐王的压制和声望,还有布局在起作用,未尝也不是因为北伐的原因,哪怕天子是其亲子,在这种关键时刻给北伐大计捣乱,赵王也承受不了来自天子的怒火。

    “这么说来,”一个幕僚沉思道:“福州和福建路,在未来数年内,还是微妙的平衡局面,齐王真是苦心孤诣。”

    “不错……”林斗耀长叹一声,说道:“齐王布局深远,所为的就是福建路的安稳……”

    “不然。”一个幕僚摇头道:“齐王殿下还为了一个人,大人没有想到?”

    “你是说南安侯?”

    “是的!”幕僚道:“据大人与齐王达成的约定,徐子先退出岐州,以安赵王之心,削减南安团练,自此不再扩充,其水营离开南安和岐州,只能在澎湖外海驻扎,搜捡追拿逃散海盗。看似徐子先吃了亏,可是他刚至岐州,原本就没有根基。而岐州一战,缴获无,现在也等于将陈于泰的私产,舰船,俱交给了他。再加上将东藩,澎湖给了此人,等若给其发展壮大的根本,只是暂避一时,又不是真的铲除了徐子先的根本……齐王用心良苦啊。”

    “这么一说还真是……”林斗耀微笑道:“不过对本官来说是好事,有徐子先在,始终是赵王心头的一根刺。”

    “齐王也有些高看南安侯。”一个幕僚笑道:“东藩,澎湖,能经营出什么花样来?”

    林斗耀有些疲惫,这一天一夜发生了太多事,事情也变化的太快,叫他有些应接不暇,隐隐之中,他感觉徐子先未必如幕僚所说的那样,将困顿在澎湖和东藩,深陷泥沼而无能为力,他认知中的徐子先可没有这么容易被算计击跨。

    林斗耀闭起眼,轻轻说道:“不必急,拭目以待吧。”

    ……

    岐州盗被剿是件大事,引起了各方的轰动,最少在上报战功,各家报纸发行特别版面,还有福州,漳州,泉州各处的士绅百姓的反应,都是对南安侯徐子先充满着认可,感激,敬佩等各种情感。

    但这种喜气洋洋的气氛很快被打破,齐王被奸人下毒所害,虽未当场毒发身亡,但从事后的种种的蛛丝马迹来看,

章节目录

大魏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淡墨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墨青衫并收藏大魏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