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魏王侯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xqishuta.co

    ,!

    “大王宜速走了。”李谷原本一直站在马侧观看战场,此前他就感觉此战有些悬,未必会如想象般的那样顺利,但仗打成这样,从开头就不顺,然后一崩到底,也是出乎这个幕僚的想象之外。此时此刻,这个野心勃勃的幕僚也是毫无办法,其长于阴谋倾轧,掌握人心,对战场上这种横刀长矟对决之事,此辈却是根本没有献策之能。但事至如此,赵王在,大事就还有可为之处,李谷当即攀住马头,劝道:“再耽搁,等禁军也崩溃了,事不可为,还会被敌精骑不停追杀剿灭,大王千金之躯,断不能冒险……”

    前天的骑兵战,赵王麾下的三百余骑颇有跃跃欲试之感,待看到贼骑精锐,开阖纵横马上骑射都娴熟之至,战技俱是过人,这些亲骑虽然是赵王延揽的豪杰之士,战阵经验多少都有一些,但骑阵合战的经验却是丝毫也无,当下便是露了怯意。

    赵王也并未派这些亲骑护卫出战,待此时赵王心有明悟,这些亲骑护卫,虽然装备比贼骑强的多,真的打起来,怕远远不是其对手。

    便是此时此刻,三百骑护卫赵王逃走,都是有些风险了。

    这时赵王反是庆幸,因为担忧粮道,这几天陆续安排一万多厢军沿途驻营,这些厢军真的打起来未必有什么用,沿途接应,阻碍一下追兵,总归是办的到的。

    “也只能如此了。”赵王一声长叹,简直是伤至肺腑,当下却是断然道:“退兵。”

    此语一出,诸多幕僚,亲卫将领都是如释重负,众人七手八脚转身,意欲即刻逃离。

    “父王不可。”一直未出声的徐子文却是在此时出声,说道:“大军尚在奋战,父王若逃,则事不可为矣。”

    “你知道什么。”徐子威在一旁扬鞭,颇为惊惧和不耐烦的道:“兵凶战危,现在我们看似安稳,是敌人尚未腾出手来。一旦厢军彻底被灭,敌人就去兜杀禁军,到时候敌轻骑腾出手来,不来谋我父子,难道放在一旁观战吗?”

    徐子威虽然故作知兵的时候多,此时的分析倒也是相当精准,现在贼寇精骑尚要廓清厢军,待厢军惨败成定局,一小部份骑兵追赶,使厢军不复阵列,然后大半精锐步卒会去北营前后夹击禁军,轻骑那时无用,用轻骑硬冲阵列完整的禁军,那是白白折损浪掷了,到时候用轻骑不停追杀剿灭赵王从骑,乃至在战场上诛杀或擒获大魏亲王,岂不是李开明等流贼起事以来的最大荣耀?

    “我亦知此理。”徐子文面色苍白,看了看面有怒气的赵王,又看了一眼李谷,抱拳沉声道:“现在局面虽不利,当派大兄持刀去厢军阵列,召总管诸将,严敕其收拢部卒,缓缓而退,不可溃不成军,其次当引败退厢军退至禁军之侧,与禁军互为犄角,这样方能保厢军和禁军残部,至傍晚时可使两部兵马聚集退兵。这样虽折损将士众多,犹有一战之力。李先生,你说过胜败无所谓,此战打的是政治。但若父王惨败到只余几百护卫的地步,其又何谈后续的政治?”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也是对众人的提醒。

    后果实在太过严重,哪怕是在这样危急时刻的战场之上,徐子文也是不得不出声提醒。

    李谷面白如纸,此时的踌躇满志和得意姿态,已经尽扫无余。

    “竖子说什么呢!”众人迟疑之时,赵王却是一鞭向徐子文抽过去,将徐子先脸上抽出一条长长的鞭痕。

    “你父若死在战场上,还谈什么政治,什么开府!”赵王怒气勃发,环视左右道:“众将必本王周,必有厚赏,其余诸事,不必理会了。”

    也就是说,除了护卫眼前这亲王安之外,其余的幕僚,官吏,包括徐子威,徐子文等人,都不必加以注意。

    众护卫轰然应诺,赵王却是当先拨马而行,其余护卫如箭矢般飞驰跟上,三百余骑簇拥赵王转身而走,原本有旗手挚着赵王的大旗,此时当然也是弃之不顾,那大杆六丈高有余,连同旗帜旗标几十斤重,非壮士不能挚,此时大旗被随手一抛,也是倒在了杂草从中。

    徐子文悲愤欲死,简

    直想抽剑在自己脖间一划,从此不再受他人羞辱……自屡次挫跌之后,徐子文最后的希望就是在眼前这战事之上,而此时此刻,他才见着父王和兄长的真本事,包括幕僚之首李谷在内,都是侃侃而谈,于实务毫无益处之人。

    朝廷的一万多禁军和六七万人的厢军,加上民夫号称十万大军讨贼,居然被轻松浪掷抛弃,国家亲王阵前先逃,委实也是开了大魏宗室在战场临阵先逃的恶例……

    徐子文心中若有明悟,此后自己不仅不能与徐子先争强较短,便是将两者相提并论的比较,对中山王徐子先也是一种羞辱了。

    甚至可以算上天子在内,都会受此事的牵连。

    而赵王对这些毫无顾忌,战阵之上,这位亲王殿下只视自己的性命为主,其余诸事,皆不足道……

章节目录

大魏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淡墨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墨青衫并收藏大魏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