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叹重生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薛可仍然在前场策马,寻找时机。果然对方的后击手被史家兄弟看的死死,冲不出来,满身技巧发挥不出,不由有点郁闷,拿到一球之后只好大力击出,传给一旁的右击手。

    眼见史家姑娘已经横马拦截,右击手便往后回传,球传了几手,薛可心下有点着急,便策马上前抢球,对手一声长喝:“来的好!”又使出刚刚那招,居然也策马直面过来。

    薛可心中暗骂一句,心却一横,拍了拍马脑袋,一个飞跃,双脚轻踮在马鞍上,一个燕子抄水,马球杆向斜伸出。

    对方也未料到她如此大胆,却将手中的马球杆直接击出,两杆一对方,震得薛可虎口生疼,薛可定定神,咬牙拿住马球杆,回身,马儿也感受到紧张气氛,在与对方堪堪撞上时偏了一分尺寸。

    二人刚刚松了一口气,球却从二人之间滑过去,旁边一人再次将球击过来。

    薛可和那人均始料未及,对视一眼后,又各自策马朝球奔去。这次却因为传球较为匆忙,角度有些失了准头,二人尚未勒马转身球已经下落。

    二人均心中一惊,顾不上其他,各自侧身弯腰捞球。两匹马眼见就要撞上,双方都不禁高喝“小心!”

    对方那人球杆已经触球,薛可不肯放过,单脚勾住马镫,整个人挨着地面,想从对方的马身上抢球!

    对方哪里肯让!球杆顺着地面扫过去,球被触到后没想到反弹到薛可的马肚上,饶是一匹上好神马,也禁不住如此近距离的被击打,不由一声长嘶,扬起前腿然后狂奔起来。

    对方也吓了一跳,愣了一刻,旁边冲出一人,朝着薛可追过去,狂奔了半晌,他手终于碰到了薛可的衣服:“阿可,跳!”

    薛可听到熟悉的声音,来不及辨别,下意识的抓住那只手,双脚一点,跳下自己的马,那人身子一提,手腕一抖,稳稳接住薛可,他的马也顺势跑了很久才慢慢停了下来。两旁的风声慢慢停了下来,薛可听到后面很多人策马赶上来。

    “三王爷,小心!”

    “三王爷,要不要紧?”

    声音如潮水涌过来。阿阙突然觉得马前的薛可身子抖起来。“阿可,你听我解释。”

    薛可慢慢转过身,手颤巍巍的触到他的面具。

    终于,薛可放下手,摘不摘面具心下都已经了然。

    马儿跑了一阵,慢慢停下来。薛可失魂落魄的下了马,一群人围住了阿阙。薛可静静走到一旁。任遥赶过来,薛可突然拉下任遥,翻身上马,策马离开了球场。

    一场沸沸扬扬的马球赛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这实在是整个京城夏季最津津乐道又最遗憾的事情了。

    而阿阙也没有想到,他想过无数次的让薛可赢球,让她高兴时袒露身份的场景居然变成这样,也没有想到再次见到薛可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

    薛可像是睡了整整一年,醒来时整个人钝钝的。阿六进来道:“姑娘怎么不多睡一会,这才眯了不到半个时辰。”

    “才半个时辰么?”薛可不由惊讶:“以前我娘亲给我说过一个唐朝卢生赶考的故事,他梦见自己一段奇遇度过一生,结果发现不过是黄粱一梦,原来还真有这回事。”

    阿六听她恍恍惚惚的喃喃半天,不由道:“姑娘梦见什么了?梦的时间很长么?”

    薛可笑了笑,意识慢慢回来:“是啊,感觉像是一辈子呢!”

    “我去给姑娘沏杯酽茶,姑娘醒醒神。”

    薛可点点头。那次在马球场是薛可最后一次见到任遥。之后方姨娘生产,薛将军回府,再然后她虽然气恼阿阙欺骗她,却仍然向父母说了三王爷之事,薛将军第一次对她发了脾气,罚她禁足。吵吵闹闹直到半年之后才出了薛府。而等她出来时,听说任遥已经陪着仙姑去了山东。直到薛府被抄家,薛可都没有听到任遥的消息,没有想到时隔几年任遥已经是暗帮的帮主,还成了阿阙的得力帮手。

    阿六是执拗不过薛可的,用完午膳,薛可仍然是执意要去红萧楼。阿六虽然不赞同,仍然是贴心的安排好了一切。

    这一次并没有专门的人引路,也没有墨尘在专门的院子等候了。来人将薛可迎到厅堂处,薛可才第一次看见青楼的阵势。薛可坐的稍微隐蔽些,银红的帐幔将不同亭坐间若隐若现的隔开,隐隐听见周围的娇声软语,闻到肉食酒香,令人不醉自醉。不远处有几个妙龄女子在弹着琵琶,用吴侬软语低低唱着:

    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韵,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

    那几个小姑娘举手投足,低眉抬眼之间充满了风韵,不得不说,这红萧楼的一切媚而不俗,处理的妥帖适宜。

    来的清秀小郎官一脸为难,低声道:“贵人,墨尘公子今儿不在红萧楼呢,要不您换一位公子?”

   

章节目录

叹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赵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阙并收藏叹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