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长生药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范指挥长?”夏饶澜看清来人,有些诧异:“指挥长怎么会在这里,这么晚了,还在忙事情吗?”

    “对啊!有关乎人类命运的事要忙。”那次夏饶澜从楚烈手中将他解救出来,范德金对她一直挺有好感。

    “关乎人类命运的事?”夏饶澜有些不明所以,她发现范德金身后还站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歪头看了看,正对上那男人探究的目光。

    “哦,这位是老李,李杲,生物研究院的院长。”范德金说完这话,朝李杲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夏饶澜望着那位转身走进生物研究院的中年男子李杲,关乎人类命运的大事是什么?既然有这个事,为什么在边防营没听到什么风声?

    “你这是要去哪儿?”范德金见她一直盯着李杲,走到她面前,伸手晃了晃。

    “啊?”夏饶澜回过神来:“今天下午放了半天假,我闲得无聊出来逛逛。”

    “那你怎么不去中心圈区的街市?怎么逛到生物研究院这边来了,这里距离边防营可不近。”

    面对范德金的追问,夏饶澜有些无奈,她总不能说自己想去末圈,因为找不到路,无意间走到这里吧!

    “本想去中心圈区闲逛来着,但是迷路了,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了。”

    “你们宿舍其他人呢?”

    “她们有自己的生活啊!”夏饶澜抿了抿唇。

    “这样啊!”范德金想起昨晚兽人夜闯一级监狱的事,提醒道:“下次记住,天黑了就不要擅自离开宿舍,这中心圈区也不是绝对安。”

    “谢谢指挥长提醒。”

    “上车吧!我送你回边防营。”

    “不、不用了,我会自己回去!”她还要去末圈十八栋,要是被范德金送回边防营,她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我和你一见如故,你还客气什么?”

    夏饶澜争执不过,只好坐上后座,范德金随即坐上后座,将车门关上,对驾驶位的司机说了一句:“去边防营大楼。”

    夏饶澜调整坐姿,却发现屁股被什么咯了一下,她伸手摸了摸座椅,找到一个扁扁平平的东西,拿到眼前,借着车灯观察着手里的东西,是一个棕色的档案袋,上面贴了一张写着手写字的贴纸。

    “长生基因研……”

    她还没念完,手里的东西就被身旁的范德金夺过:“你阿爸没教过你,不该看的东西不可以看吗?”

    “……”夏饶澜听到他提起自己的阿爸,一阵无语。

    车子缓缓开动,范德金没听到夏饶澜反驳的声音。半晌,夏饶澜才幽幽地开口道:“我没有阿爸了。”

    “什么意思?”

    “指挥长,我是末圈方队的学员,您去过末圈吗?”

    “没有。”

    “您不知道吧!那里……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那里是地狱。”

    “继续说。”范德金饶有兴趣地听着。

    “指挥长,您不知道末圈的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也很正常。”夏饶澜冷嗤了一声,她突然很想把自己的遭遇告诉眼前的指挥长,想知道他是什么态度。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末圈的人,每天都要担心会不会遇到兽人觅食。白天出门找食物的时候,必须匕首不离身,但是,带匕首也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心里安慰,真正遇到兽人的时候,它们的速度快到只剩一个花影掠过。”

    范德金静静地听着。

    “晚上只能待在黑漆漆的小屋子里,连灯都不敢开。如果开了灯,吸引了兽人的注意,它会一直在你家门前徘徊,一直不停地弄出响动,哀鸣,那些声音传入耳朵,将脑内的每一根神经绷紧。直到遇见下一个目标,或者被巡逻队发现将它打死。”

    夏饶澜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但是,末圈这么大,街巡部的巡逻队兵力有限。他们不能随时保护我们,指挥长感受过蜷缩在小黑屋子里,蜷缩在尽可能小的空间度过一个又一个暗淡的夜晚的感觉吗?”

    “没有。”车里的灯一直没有熄灭,范德金能看到她眼睛逐渐变得通红。

    “这些年,我一直是这么过来的。末圈的人,一直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夏饶澜不敢看范德金的眼神,怕他无动于衷:“其实几年前,我阿爸还在,可是后来……”

    夏饶澜的声音开始哽咽,范德金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现在你在中心圈区,你阿爸后来怎么样了?”

    “他……几年前,我的……生日那天。”夏饶澜尽力压抑自己心中的悲戚:“我生日那天,阿爸跑去一二八圈区,为了给好几天没吃上东西的我续上命,找了份苦差,换了一点点吃食。”

    “晚上,他……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刚打开家门,我……”夏饶澜隐忍着,眼中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我

章节目录

长生药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苏钦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钦城并收藏长生药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