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司礼监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为官之人最怕的不是刁民,反贼,而是京里来的缇骑。

    故而,裘知县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城门,问了几句便命放下篮子,核实确认来的这些人真是锦衣卫后,裘某赶紧让人打开城门,带着众人毕恭毕敬的站在城门洞口。

    进城来的锦衣卫只六人,为首的是个小旗。

    小旗乃从七品官,知县是正七品,可那小旗浑不将裘某这个知县放在眼里,概因他们乃天子亲军是也。

    裘某心中打突,不知缇骑到他溧阳县来所为何事。又见那锦衣卫众人目中无人样,更是忐忑,十分担心对方突然摸出“驾贴”来把他拿了。

    不想,那锦衣卫小旗在马上看了这裘某几眼后,便翻身下了马,然后将一个盒子递到了裘某手中。

    “溧阳县接了,此乃江南镇守魏公公送于你的。”

    裘某手发抖,打开盒子一看,愣在了那。

    盒中,竟然是几张出自南都汇通钱庄的银票。

    “这?…”

    裘某甚是慌张,拿着盒子收也不是,还也不是。

    “溧阳县但管收下,只须于午后至铁场便是。”

    那小旗说完,上马走人。

    ………

    “溧阳县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

    魏公公神态和蔼,对裘某知县数年的“政绩”给予了高度肯定,同时,将溧阳铁场之事简短通报了一下。

    “公公真是为我溧阳百姓除了大患啊!”

    裘某是在路上方知道铁场发生大变,那胁制欺负了他五年之久的徐元被杀,但此刻再听,心情仍是无比激动。

    要知道,在徐元的威压下,他这官做的可真是窝囊啊!

    “咱家身为江南镇守,为民除害义不容辞!若不知则罢,知道了却不做为,咱家愧对陛下,愧对国家啊,也愧对百姓啊!”

    魏公公一脸浩然正气,只让那裘知县为之眼眶一红:真贤寺也!

    公公话锋一转,却又道:“不过那徐元虽诛,但余毒仍在,溧阳县必须扫清徐元余毒。”

    “是,是,下官明白,下官明白…”

    裘某心中大快,就在他来见这位江南镇守公公时,以丘某为首的一众藏在衙门中的徐元爪牙尽皆被抓,现城中也不过就是些平日依仗徐元势力的无赖子,对付这些人可是轻松的很。

    如此一来,有江南镇守魏公公的支持,他这知县终是做的实了。

    至于魏国公府那边会不会报复,裘某有过担心,但想自己受了魏国公府五年之欺,没人给他主持公道,如今终于有人站出来替他撑腰,他若还做那向魏国公府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三十年寒窗苦读莫不成真进了狗肚子!

    士可杀,不能再辱!

    裘某打定主意,往后坚定不移的站在魏公公这边,反正就现在这局面,他裘某也必须站队。

    魏公公甚为满意,点头道:“徐元为祸溧阳十年,犯了若干罪状,这些罪状却要劳烦溧阳县上报朝廷知晓,绝不能瞒隐不报,亦不能夸大其词…”

    公公再次强调实事求是的重要性。

    裘某一脸明白。

    “此外,咱家只是收回溧阳铁场,县内其余大小矿场和工坊,却是要交回原主的,若不然,咱家岂不和那徐元一般。”

    “呃?”

    裘某愣住了:魏公公还有这善心?

    魏公公当然不会无端发善心,他这是在结成统一战线呢。

    统战的目标就是那些被徐元赶走、强买强卖、家破人亡的原士绅土豪们。

    冲锋陷阵可不能没有摇旗呐喊的。

    声音再弱,也是呼声。

    “不过天下矿产皆为朝廷所有,咱家虽为大江南北矿监税使,亦不能将国家矿产随便给人……罢了,莫不如这样,溧阳县可代咱家告诉那些原矿场主们,叫他们都来出价……价高者得,所得钱财,咱家是分文不取的,定如数上交朝廷……”

    魏公公视钱财如粪土,一心为皇爷丰盈内库,岂能见钱眼开?

    当然,他不忘嘱咐裘某除原矿场主外,溧阳县内有志于开矿的士绅贤达都可以参加竞标,以示公平,一视同仁。

    裘某带着复杂心情站起来,向魏公公重重一拜:公公真体恤民情啊!

    “你大胆做,放心做,但有咱家,便不会叫人为难于你。”

    魏公公亲自扶裘某起身,“不能白叫你辛苦,各处矿场,你且选一个,咱家可以破例低价卖于你。”

    噢?!

    裘某眼睛大亮。

    ……….

    三日后,溧阳知县裘千尺即主持了境内大小铁矿和工坊的“拍卖”。

    魏公公得到了最终拍出的价码,除溧阳铁场彻底公有不

章节目录

司礼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傲骨铁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骨铁心并收藏司礼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