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成了通天教主的狗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星月澄明,明晃晃的月光即便是没有掌灯持烛在这夜半时分也没有丝毫阻碍。

    一辆马车缓缓向前,黑棚黑马不见丝毫惹眼装潢。

    就在这寂静之时,马车里却传来一声女声,不耐烦道,“你能不能滚?”

    “这会儿不太方便。”箫广陵两眼冒着绿光,颤颤巍巍的伸出狗爪子。

    只不过还不待他摸小白狐一爪子,帘外却突然探进来一只手一把拽着他的狗腿,他蹬了两下也没辙,只能老老实实的被拖了出去。

    “箫师弟还没睡?”果不其然,他眼看着小白狐远去,还没回头就听着徐白玩笑一句。

    “滚!”他这话一出口,徐白脸上的笑意一滞,看了看一旁的蓝小环,说道,“小环,我来看着,你去车里眯一会儿。”

    箫广陵这会儿还没反应过来,蓝小环却若有所感似的看了二人一眼,淡淡的说道,“别弄死了。”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话说到这儿,箫广陵一急正要窜进去却被徐白拽住狗腿,他扑腾了两下愣是没拗过那小道童。

    眼见着一缕夜风吹过,他心里一紧下意识的还不免哆嗦了一下。

    没想到那车帘落下,一道繁琐的符篆闪过一道灵光转瞬又暗淡下去,徐白却并没有真的按着他暴打一顿。

    这小道童昔日看起来有模有样的,箫广陵还以为这家伙是什么修行之人,但是见过他那无头尸身浑身是血的飞腾半空,自然也改变了心思。

    就算是箫广陵现在什么都不懂,但是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哪会有什么正儿八经的求仙问道的人没了脑袋还能吃饭喝酒的。

    “箫师弟,腿还疼吗?”似乎是注意到了箫广陵一直看着他,徐白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吓得箫广陵差点儿没跳下马车。

    不过他语态悠然,箫广陵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一句道,“什么腿?”

    “狗腿。”徐白随手拍了拍他的狗头,这会儿嘴角微扬,配着他眉清目秀的模样还有些小帅,“前几天踹了你一脚,应该不疼了吧?”

    “……”箫广陵不知何意,一时没有应声。

    见着他不说话,徐白回头对着他笑了笑,玩笑道,“要不再来一脚?”

    箫广陵这会儿总算是有了反应,虽然还是没有应声,但是还是毫不吝啬的甩了他一记白眼。

    似乎是早就知道他的反应,徐白笑着看了看天上的朗朗星月,说道,“箫师弟,你不是废物对吧?”

    “几个意思啊你?我是打不过你,你也没必要这么损我吧?”徐白这半大的小道童模样,箫广陵其实还挺不愿意和他这般见识的。

    偏偏他一口一句废物,实在是让人心里窝火。

    眼看着箫广陵愤愤然的样子,徐白悠然的伸出手虚握了一下那天边的星月,说道,“箫师弟看来是个率性之人,我也不说虚的。那日我踹你一脚尚且算是感念你我喝了一场酒,若是不然怕是那一脚能把你这狗头都给踢爆了。”

    “……”

    “此间悠然,不闻兵戈,但是箫师弟既已开灵通智,多少也算是此道中人。兽有强弱,人有长幼,一方地域一方处世章法,在我们这里好像容不得废物。”

    徐白的话说得简单,箫广陵也不是迟钝之人。

    当初见到的那黑甲鳌龟也罢,万松林散人也好,赖徐白出手。

    此间乱世,没有他苟活的余地,也不是他插科打诨和小白狐腻味就能糊弄一辈子的。

    “我明白了。”沉默良久,箫广陵沉声应了一句道。

    “明白了?”徐白闻言略显诧异的看了看他,随即突然笑道,“那还不快滚?你以为凭着你这资质能做什么?”

    “……我不能离开小狐狸。”

    徐白的话很直接也合乎情理,箫广陵若是平常听着这番话,只怕真得另寻他路。

    毕竟徐白和蓝小环显然不是一般人也不是在做一般的事。

    但是他脑子里刚冒出放弃的念头,平白的又想起小白狐那双明眸,莫名的就感觉极是不舍,好像是三魂七魄都为之牵挂难解一般,再也没有别的念头可想。

    “不能离开?箫广陵你在逗我笑?”徐白脸上的笑意渐冷。

    箫广陵一时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不过他的心里就是放不下小白狐。

    说是一见钟情也好,说是倾慕那传说之中的绝代妖姬也罢,他这会儿真的是魂牵梦绕,根本生不起半点离开的念头。

    或许是因为他低着狗头的样子太过憨实,徐白一时也是气极反笑,冷笑一声道,“你觉得你凭什么跟着我们?昔日你有通天所授天道印,如今天道印已碎,凭着你这狗样子你还能做什么?”

    “……”

    话到此处,箫广陵到底还是没法辩驳些什么。

 

章节目录

我成了通天教主的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微甜的南瓜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甜的南瓜啊并收藏我成了通天教主的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