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飞越三十年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小小的排版车间里头,居然有这么多内地干部,一看那开会的架势,连排版工都没敢进来。

    榕城考察团的团员们围坐在桌边,他们笑得像一朵朵灿烂的向日葵,像极了某幅世界名画。

    王俊生环视四周微微点点。

    人人面前都有个纸牌子写着名字:蓝晓龙、陈长青、郑文杰、牛大庆、路大通、庄万斤、郝成吉、肖力、梅保真还有艾洁。

    每个人手里都捏着笔,那笔尖时不时地落在纸上,又抬起,随时做好做记录的准备,要是一动不动,那是对领导不够尊敬......

    坐姿很正很标准,都清楚在领导面前故意歪着坐,一辈子别想要直线发展,嗯,都是些有素养有礼貌的同志!

    十数道视线集中在王俊生身上,五官端正相貌堂堂,衬衫熨烫得笔挺,领带红色的,夹子是金色的,眼镜是金边的,手表是银色的,衬得右边的蓝晓龙像个村支书,左边的艾洁像个村姑,不愧为外派香江的干部!

    香江对于内地来说,是一个很神秘又很神奇的地方,能被中央派到这种地方任职的大干部,那是有地域加成的,别人花十年爬行的官路,他们也许一半时间都用不着。

    现在是副部,也许过几年就到中央了,还是同省的老乡,这让大家都很激动,这千里之外又能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太难得了!

    “大家再次欢迎王部长!”蓝晓龙声音洪亮抬手要引掌,这是他身为会议主持人的职责。

    王俊生先摆手了,摆手加摇头态度坚决:“不用鼓了。”

    几十只刚放下笔抬起的手僵在半空,原本应该适当爆发的掌声就这么被强行......给弄没了!

    团员们努力维持着笑脸,目光交错换着眼色:这种情况很少见,通常是下面犯了很大的错误,上级来敲打时的态度,......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犯啥错了?

    只见王俊生对秘书小庄使了个眼色说道:“你去看下外面的情况,然后向社里通报这边的情况。”

    “是!”小庄点头,转身跟之前来的一个社员匆匆出门。

    王俊生接着看向另一个大社成员:“之前记录给我看下。”

    本子递上,翻开指着某处,王俊生沉脸点头。

    这些举动瞬间就褪尽了所有人的笑容,这哪是来慰问,这是来问责的吧!

    在座的干部,如果问他们别的事未必能答得出来,但说到开会,那却是熟悉得很。

    按着这些大小干部的认知,上级过来视察,那都是有固定流程的,流程出错很容易引起领导的不快乐。

    桌子中间还有一盆花这花放了两天有点残了,难道是这个原因?

    还是因为桌上这一本本英文书?

    还是因为这两天做的事?

    还是因为团里少的那两个人?

    此次来香江,与传闻中的考察流程大不相同,别人可能是边走边唱一路吃喝,自己这个团才看了一次夜景就被安排到了工厂里头努力工作,莫非这是不对的?

    …...

    刚才又翻看了一会儿这些书,艾迪方确定了一件事,这书真不是给正常人看的,但它确实能卖出去!

    艾迪方是真见过那些有钱人是怎么对待家养小宠物的,程度轻的跟亲生孩子似的,重症那几乎就是相当于身家性命......普通人家能想像有人每个月会在家里的猫狗身上花几千上万块吗?

    买本故事书跟猫狗读一读,这跟给儿子买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有区别吗?而且有可能会卖得非常之好!

    所以这不是乱来啊!

    小庄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是方先生吗?我来借个电话。”

    艾迪方认出他是刚才陪着那个王部长的人,抬手指了下电话,气派十足,内地干部能吓到他的可不多。

    小庄点点头很客气:“不好意思啊方生,你能不能回避一下,两分钟就好。”

    艾迪方站起来,一脸不满:“对了,你们那个会要开多久啊?”

    “呃,这个不清楚,你有事?”

    “是啊!事很多的。”艾迪拍了拍桌上这些档案袋,“你们领导交代的事都没做完呢!”

    “什么事?”

    “校稿,你不知道?”

    “校稿?”小庄伸手轻轻翻了一下桌面上的那书稿,眉头轻轻一皱,“你说的领导是......哪个?”

    “你不知道?那你自己去问吧!”

    艾迪方摇摇头弹衣而起,一副帅样来到走廊上,扭着脖子四下看着,目光自边上那个房间门上扫过,略带鄙夷。

    那房间里头,一堆内地干部在开会。

    但这一些,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跟李一鸣是不一样的,他们开一天的会也抵不上李一鸣

章节目录

飞越三十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大茶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茶碗并收藏飞越三十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