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王爷太难混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王爷太难混

    在跟北辰玄玥不欢而散后,耶律齐本打算直接前往东苑,但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眼下北辰梵音还没‘归位’,耶律齐也不想引起外界太多的关注,为了保险起见,北辰帝后来还是委屈自己住在一家连两星都评不上的街边旅馆,内心甭提多憋屈。

    当耶律齐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的时候,突然间他的手机铃声有些突兀地响起,打破了暗夜的宁静,耶律齐眉头狠狠一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缕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他翻身坐起,拿过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定睛一看,来电显示是个不太熟悉的号码,耶律齐眉眼间的疑惑也呈现得淋漓尽致,他没有迟疑,很快就划过了接听键,嗓音低沉道,“喂,哪位?”

    耶律齐话音刚落,电话对面就传来了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轻笑声,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都能让耶律齐直观地感受到此人所释放出来的深深恶意跟敌意。

    耶律齐俊脸表情有些紧绷,心下一沉,而后有些耐性告罄道,“到底是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装神弄鬼,有意思吗?”

    耶律齐的质问终于奏效了,最起码电话那端的人不再诡笑,而是语带嘲讽道,“耶律齐,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吗?怎么现在却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这功课……不及格啊。”

    一听来人这话,耶律齐脸色当即就变了,他直接掀开被子,猛地从床上跳下来,不断地在房间里踱步,略微沉默了小半晌,很快,耶律齐就挑眉道,“是褚玉墨?”

    话刚说完,耶律齐又用力地摇了摇头,而后再度改口道,“不对,不是褚玉墨,是龙无涯,已经回来了吗?现在在哪里?我要见,立刻,马上,就是现在。”

    耶律齐说这话的时候,俊脸表情一度有些凝重,尽管他竭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能让人察觉到他的紧张,谁也不知道耶律齐到底是因为什么非要见龙无涯,反正此刻的耶律齐早就没有先前面对北辰玄玥时的云淡风轻,整个人都有些焦灼。

    其实不能怪耶律齐‘迟钝’,主要是因为龙无涯已经事先处理过自己的嗓音,就他那雌雄难辨的金属音色,耶律齐能第一时间成功识别才是……活见鬼。

    但经龙无涯的点拨,耶律齐就猜出了跟他通话的人的真实身份,毕竟能够让他‘坐卧不安’的也只有龙无涯了。

    耳边听着耶律齐那未加掩饰的紧迫话语,龙无涯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那高大的身躯陷进柔软的沙发椅里,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则是交叠着搁在身前的长形方桌上,眸光微微闪烁,略微思索了一下,龙无涯左手摩挲着下巴,如此跟表情愈加严肃的耶律齐说道,“抱歉,我只是先跟打个招呼而已,并不代表我就愿意见了。”

    龙无涯这话无疑就是拒绝,耶律齐听得眉头直皱,脸色越发阴沉,垂落在身侧的左手更是寸寸收紧,显然被龙无涯激怒了。

    耶律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想了想,而后就再度追问起龙无涯来,“到底怎样才肯见我?”

    耶律齐还是不死心,要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龙无涯了。

    龙无涯一听耶律齐这话,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心情貌似很不错,跟龙无涯的愉悦相比,耶律齐那张脸早就漆黑如锅底了,如果这会儿龙无涯就在耶律齐跟前,相信我,耶律齐一定会直接开揍的,谁让龙无涯这厮忒过分呢?

    眼看耶律齐就要情绪失控地冲电话那端的龙无涯大吼大叫,后者终于收敛了自身言行,没有继续作死,龙无涯从椅子上起身,径直朝着落地窗走去,他单手插兜,鹰隼微眯地看着被黑暗笼罩的城市,而后薄唇轻启道,“耶律齐,若这么想见我,就让我看到的诚意,应该知道我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龙无涯显然是话里有话。

    耶律齐眉头狠狠地皱了皱,双眸之中的阴翳更是满溢,很显然,此刻耶律齐情绪也不太稳定,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而是在不断地权衡,龙无涯也没有再出言催促,他知道耶律齐还没有下定决心,毕竟此事牵扯到方方面面,甚至有一种牵一发而动身的紧迫感,所以耶律齐也不可能当下就拍板。

    两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很是压抑,沉默之中更是疯狂滋长着某些只会让人心跟着不安的负面情绪,好在最终耶律齐打破了这越发诡异的沉默,他伸手按捺着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如此跟电话对面的龙无涯说道,“我可以答应,但要给我时间,也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好办,若一点耐心都没有,恐怕……”

    耶律齐没有继续往下说,但眉眼之间的凝重却彰显着龙无涯嘱托之事的棘手程度直逼五颗星。

    耶律齐话音刚落,电话对面的龙无涯就黑眸精光乍现道,“我可以再给半个月的时间,但最好别无故拖延,更不要跟我耍花招,耶律齐,应该了解我的个性,若是让我发现苗头不对

章节目录

王爷太难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盛达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盛达摩并收藏王爷太难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