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官人请还俗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

    陈家正厅。

    一具尸体正放在下方,高堂上坐着陈家两位当家人。

    陈家家主陈冲阴沉着脸,陈家主母陈王氏哭的撕心裂肺,而他们的大女儿——陈美也是泣不成声,尽管如此,还是在安慰自己的母亲。

    下方还坐着一个人,诸长钦。

    他今日也实在是忙了点,刚处理完柳秉中毒的事,又得到这陈家来给陈家少爷验尸。

    因此,他甚是苦恼,怎么今日那么不太平?一个柳四爷中毒,一个陈家少爷被谋杀。

    都是极贵之人,怎么就偏偏今天都出事了,这是俩人提前打招呼了啊!

    “长钦,我儿子是怎么死的?”

    声音低沉又嘶哑,像是在极力克制某种冲动。

    诸长钦看向询问他的陈冲,他们俩人一前一后为官,陈冲算是自己的前辈,自当得恭敬。

    “前辈,这陈威少爷是中毒死的。”

    “什么?!”

    啪——!

    陈冲拍桌而起,冲冠眦裂,手掌贴着的地方已然是有了凹陷了。

    凶猛的气势吓到了外面候着的一干小厮,齐齐抖了抖。

    陈母和陈美哭得更凶了,没想到自己儿子死得那么惨,还是被人毒死!她不服啊!

    只听陈冲咬牙切齿的声音又说道:“中的什么毒?”

    “这个不知道。”

    “不知道?你是大夫!你怎么能不知道?!”

    还不等陈冲说话,陈王氏就跳起来了,走到诸长钦面前,愤怒的冲他吼叫。

    诸长钦感觉自己有点委屈,自己是大夫不假,那人都死了,怎么知道他中的何毒?

    于是,他幽幽说道:“陈夫人,我是大夫,不是仵作,我只能透过观察表面猜测陈少爷是中毒而死,至于中的什么毒,那就得仔细检查了。”

    闻言,在坐三人都疑惑的看向他,齐声道:

    “怎么个仔细检查?”

    诸长钦走到陈威尸首跟前,抬手凭空在中间比划了一下。

    “就像这样,这样,这样。”

    陈冲看明白了,脸上顿时发黑,陈王氏也看明白了,两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幸好陈冲眼疾手快,抱住了。陈美却还是云里雾里,好奇的追问:

    “到底是什么?”

    诸长钦微微一笑,缓慢说道:“开膛破肚。”

    陈美脸色瞬间煞白,愣在当场,捂着嘴,似是难以接受。

    许久后,颤抖着声音道:“这怎么能行!这是要我儿死不瞑目啊!”

    “若想抓住凶手,就得如此。”

    陈冲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外人看来,思绪万千。

    只见他沉默许久后,哑声说:“那就麻烦长钦你动手了。”

    ……

    不一会儿,诸长钦像最开始陈母那样震惊的神情。

    她没想到,这陈威是罂粟壳吞食过多而死?而放眼嘉陵,只有他诸长钦的清安堂有这东西。

    这凶手是栽赃嫁祸给自己还是意外?

    诸长钦佛了,怎么又是中毒?又都与自己隐隐约约有些关系。

    是巧合还是……

    诸长钦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一个人影,心里默念:荀悠…不会又是你吧?

    又联想到昨晚荀悠来清安堂找自己一事,诸长钦觉得,就是荀悠了,!杀人凶手就是荀悠了!

    好困,想睡了,我先睡了,剩下的,明天再说吧。

    春绿看花开,暮鼓听花落

    飘落的雪霰

    雨送黄昏花易落

    雨眠乌蓬……

    青月,捧一盏禅火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走过的路,见过的人

    很多事,不能只是去看表面

    婉约秋的心思

    春绿看花开,暮鼓听花落

    飘落的雪霰

    雨送黄昏花易落

    雨眠乌蓬……

    青月,捧一盏禅火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走过的路,见过的人

    很多事,不能只是去看表面

    婉约秋的心思

    春绿看花开,暮鼓听花落

    飘落的雪霰

    雨送黄昏花易落

    雨眠乌蓬……

    青月,捧一盏禅火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走过的路,见过的人

章节目录

官人请还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唐大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大能并收藏官人请还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