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瓦窑夫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

    太阳开始向西移的时候,姚黑儿走到了一个市镇上。她找了一家看着还算干净的小食店,要了一碗素面,问店家什么时辰了。店家说是申正时分了。又问了店家寒城的方向,知道自己没有走错,心内又宽慰了许多。

    吃完了面,姚黑儿想了想,如今七月中旬的天气,总要戌时才会天黑,还有两个时辰,不如再走一程。便付了面钱,背了褡裢,又往前走。

    不觉之时,天色已慢慢黑了下来。姚黑儿举目望去,只见前面长莎蔽径,蒿艾如麻,烟树苍苍,白杨萧萧,俨然已是没了人烟,心内不由得慌了。只得加紧了脚步,希冀能找到一个投宿之所。

    谁知越是慌乱,却越是找不到路径,眼见得明月高升,银河耿耿,姚黑儿只得长叹一声,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头顶有风刮过树梢的声音,脚下有草丛中有窸窸窣窣的动静,周围又有夜鸟秋虫的啾唧之韵。

    她无奈地脱下鞋,揉了揉生疼的脚板和脚踝。不用看也知道,脚上一定磨了几个水泡。但这还不是最关紧的,难不成,真的又在这荒无人烟的山林之中,待上一夜?

    此时的姚黑儿,倒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好怕,但有一点,她怕着凉。若是着了凉,势必会影响明天的路程,也会影响自己回去的时间,还可能会耽误自己要做的事情。

    她从褡裢里取出馒头,狠狠地咬了一口,大口地吞咽着。又举起腰间的水葫芦,扬起脖子,像男人喝酒一样,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葫芦里的水,已经很凉了。姚黑儿丝毫没有察觉到。

    她只知道,自己如今的样子,和半个月前,那个佩戴着精美的碧玉珠串禁步,吃饭细嚼慢咽,说话柔声细语的贵族女子,已经判若两人了。她已经没有资格,再像往常那样娇贵了。别说自己,就连五岁的女儿,如今手上的水泡都已褪去,成了薄薄的一层茧子。这层茧子,还将不断增厚。

    一个馒头,阻挡了部分饥饿,姚黑儿伸手又拿出来一个,刚要吃,又犹豫了一下,若是明天,还不能找到投宿的地方或者小吃店,怎么办?她将馒头放在鼻翼下,轻轻嗅了嗅浓浓的麦香,又将馒头放回了褡裢。

    又歇息了一会儿,姚黑儿站起身,往前继续走。

    脚上的水泡,像针扎一样的疼。

    忽然,在淡淡的月色之中,在树丛掩映之下,隐隐有一间房子的样子。姚黑儿心内一喜,更是加快了脚步。

    及至到了跟前,姚黑儿略略有些失落。原来,这并非是一户人家,而是一座破败的庙宇,庙门虚掩着,里面黑洞洞的。庙宇前面,杂草丛生,门窗上都挂满了蛛网。很显然,这座庙宇,不仅破,而且是被荒弃了很久的。

    “总比露宿野外的强。”姚黑儿心内暗道。

    一阵夜风吹来,庙门“吱呀呀”一声,缓缓开了,似乎在迎接姚黑儿的到来。

    姚黑儿四下张望了一番,见着四周确实并无半点人烟,便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清亮的月光,透过窗棂映射入庙内,正堂内一尊神像,螺髻庄严,慧目慈祥,金容满月,仙袂翩然,手托宝瓶,瓶内杨柳依稀。却正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姚黑儿忙将褡裢放在地上,在神像前一个破败的蒲团上跪了,双手合十,口内祝道:“大慈大悲,观音娘娘,弟子姚氏,偶过宝刹,借宿一晚,恳请容纳!”

    观音无语。

    姚黑儿磕了头,站起身,环顾一下庙堂,除了神像前的一张同样破旧的供桌外,并无他物。她用手指轻轻在供桌上一捻,再举起指头对着窗外的月光一看,指头上已是厚厚的一层灰尘。犹豫了一下,终究觉得睡在供桌上,甚是不恭,便将庙门掩了,钻在供桌之下,将褡裢枕在头下,不一时便酣然入梦。

    姚黑儿做了一个奇异的梦。

    她依然还是满头珠翠,遍身绫罗,仪态端庄地坐在雕梁画栋的院子之中,抱着玖儿,满面微笑,看着琼儿和珮儿,在院内戏耍。

    琼儿摘了一朵娇嫩的海棠花,给珮儿戴在头上;珮儿拿着手帕,又去扑花上的蝴蝶;母亲文夫人,带了丫头,端了几碗桂花莲子粥来,招呼琼儿和珮儿来喝。

    忽然一阵黑色的旋风刮来,将琼儿和珮儿都裹在其中,卷上半空。姚黑儿惊慌失措,慌忙要去拉女儿下来,却将玖儿掉在地上,玖儿哇哇大哭。

    姚黑儿正在手足无措,文夫人忽然又惊叫一声,晕倒在地。她慌忙又要来扶母亲,抬头看时,琼儿和珮儿已不见踪迹,空中只留下两个孩子凄厉的哭喊声。

    姚黑儿又急又痛,正不知如何是好,忽见天空一片祥云飘来,五彩莲花座上,正是观音娘娘,她手托杨柳瓶,叹道:“爱恨情仇,人间最难。孝慈不并,无所适从。姚女黑儿,好自为之!”

    姚黑儿一手扶着母亲,对着空中哭道:“观音娘娘,你是最大慈大悲的,求你救我母亲、女儿!”

章节目录

瓦窑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梁嬷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嬷嬷并收藏瓦窑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