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瓦窑夫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话说众人到了济延城前,这将军便问道:“这位女子,你要投的亲戚住在哪里?”

    姚黑儿一时语塞,想了一想,只得道:“将军,我是来投靠我姨母的,因多年不联系了,我也并不知道她家住在哪里,只知道大约在城西。”

    这将军瞅了姚黑儿一眼,道:“已经这个时候了,你又不知道你姨母家住在哪里,可怎么去找寻?”

    姚黑儿忙赔笑道:“不妨事,将军既是已带了我进城,我找家客栈暂时住下,等明日再去寻找。”

    将军皱了皱眉,道:“你的钱财,不是都被匪徒抢了去么?没有钱,怎么住客栈?”

    姚黑儿再一次语塞,她不好说出自己的内衣中,还有一些碎金子的话来,只得低了头。

    将军以为她是犯了难,便道:“若你不嫌弃,我家中还有几间空房,与你暂时安身,等你找到了你姨母,再搬过去不迟。”

    姚黑儿心里踌躇起来,看着将军的年纪,也不过三十上下,自己一个女人,且已被人看出来了,又怎么能到一个男子的家中借宿?

    这将军也心内明白,道:“你放心,我并无他意,我家中有妻子女儿,拙荆的年龄和你也差不多,只因你受了伤,恐你一个人住店不便宜的,家中拙荆虽是女流,却因我常在战场中受伤,故而略懂一些治疗外伤的手段。你在我家中,也便于拙荆照拂,且我见你虽是女子,却有些胆识,也可陪着拙荆说说话,省得她常抱怨闺阁寂寞。”

    姚黑儿此时听他如此坦率,竟也不好拒绝的,只得拱手道:“多谢将军。”这一拱手,竟忘了胳膊上的伤,不由得咧了一下嘴。

    这将军反而笑了:“想是你一路扮惯了男子,这施礼的动作,和男子倒是一模一样。”

    说话之间,一行人已来到城门下。城门早已关闭。一个士卒便对城头高声叫道:“游骑将军寇越,奉李将军之命巡视城边,如今返城!快开城门!”

    城头上登时亮起灯笼火把,有人验看无误,亦高声回话:“寇将军稍待!”不一时,厚重的城门“嘎吱吱”两边洞开。

    寇越带着众人进了城,又交代守城士卒几句话,遣散了部下,对姚黑儿点点头。姚黑儿便跟在寇越马后,迤逦前行。

    大约走了三四里路,寇越便在一座府邸面前停住马,门口早有两个穿着青衣的仆人,走上来笑道:“老爷,今日回来的晚了些。”忽又看见寇越身边的姚黑儿,竟是个女子,两人对视一下,眼中都显出一丝疑惑。

    寇越点点头,跳下马,将缰绳交在一个仆人手中,道:“正因方才在郊外救了这名女子,故而耽误了时间,只因她受了伤,故而请她到家里来,让夫人帮着诊治一下,你们不必疑惑,去通知厨房,给她做碗饭,等会儿就送到夫人房里。”

    姚黑儿抬头看这座府邸,黑漆大门,青石院墙,门口悬挂着两盏硕大的灯笼,灯笼上各有一个“寇”字,门两边又各有一个下马石,便也赶紧下了马,听见寇越向仆人介绍自己,也忙赔上一个谦卑的笑容。

    寇越将姚黑儿骑的马和那匹受了伤的马,也都交在仆人手里,道:“牵到马厩里,好好喂一下,另外将那匹受伤的马,单独拴在一处,免得再被别的马踢伤了。”

    仆人们忙答应了,寇越便对姚黑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姚黑儿也不多话,随了寇越,往宅内走去。

    穿过一道垂花门,又越过一条雕花游廊,便来至一所小巧精致的院落,早有下人通知了寇夫人,她带着女儿和丫头,已秉烛接了出来,看到姚黑儿身上的男装,先是停顿了一下。姚黑儿心内明白,忙道了个万福:“夫人万福,小女子姓姚,是来济延城投亲的,在郊外遇到强人,被寇将军所救,因我受了伤,寇将军收留我来府中,打扰夫人小姐,有罪!有罪!”

    穿着男装,却行了女子的礼数,不得不说,有几分古怪。寇夫人听姚黑儿的声音,果然是个女子,忙走近来,见姚黑儿果然是个极标致的女子,遂笑道:“不妨事,先时家人已和我说了,只因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怠慢了姑娘。快随我到房中来。”

    寇越见两人初见,便极其亲热,也放下心来,对妻子道:“夫人,这女子就交与你了,你将她的伤口好好清洗一下,再包扎了,方才在郊外,只是草草上了点药,只恐效果不大好。今夜我就在书房安歇了,有什么事,你只管打发人来找我。”说着,便转身大踏步走了。

    寇夫人房内布置的非常简洁,一张普通的硬木床帐,简单地镌刻着一些福寿图案,上面悬挂着一顶青纱帐子,另有一张宽阔的书案,上面有几本薄薄的书和笔墨,笔墨旁边,有一个土定瓶,里面摆着几枝新鲜花卉,墙上悬挂的,是一柄宝剑和一张硬弓,另有一个箭囊,里面是几支羽翎箭。

    寇夫人一边吩咐丫头去打盆热水来,一边指着身边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子笑道:“这是息女,今年九岁了,小名羽娘。”

    女孩子听见母亲

章节目录

瓦窑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梁嬷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嬷嬷并收藏瓦窑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