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瓦窑夫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

    天慢慢地黑了,出去盘查杨家的几个兵丁,也回来了。

    不出意料,他们告诉唐继和寇越,根本没有符合条件的人家,虽有一家姓杨的,只有一个寡母和儿子,但这位老太太,却并没有姐妹,更没有外甥女,且也从未做过贩卖杂物的生意,原先家里的老头子活着的时候,就是兵丁,如今儿子继承父业,也是守城的兵丁。

    查找户籍的小吏们也结束了工作,并未找到别的姓杨的人家。

    寇越看看唐继,唐继若有所思地摇着手里的鹅毛扇,眉毛也拧了起来。

    李遂听了两人的汇报,沉思了半日,对寇越道:“你觉得这女子有可能是奸细吗?”

    寇越犹豫了一下,他很想改口,说姚姑娘不是奸细,可是说出去的话,怎么收得回来?

    李遂见他不说话,道:“这样吧,你明日将这个女子带来,我看一看,问她几句话,总能问出些什么来。”

    对于李遂的这个要求,寇越没法拒绝,毕竟这件事是自己引出来的,疑虑也是自己提出来了的,他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了。

    当姚黑儿听寇越说,明日镇边大将军要亲自问自己话的时候,心内也是突突直跳。镇边大将军李遂,许国为数不多的大将军之一,战功卓著的大将军之一。往年间,李遂的名讳,自己也不止一次地听到过。依稀记得,七八岁的时候,自己还见过他一次。十几岁的时候,李遂也进过一次京,父亲还请他来家里吃了酒,不过那一次,因为自己已经及笄,并没有去拜见他。

    拒绝是不可能的。

    只怪自己昨日不小心,随口就将自己的真实姓氏说出来了,早知道会闹到镇边大将军那里,应该随便编个姓氏的。

    好在七八岁时的姚黑儿,和如今二十多岁的姚黑儿,相貌已迥然相异。明日只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或是咬定牙关,说自己记错了;或是暗示对方,当年母亲告诉自己错了;或是认为姨妈家可能搬走了。

    次日早起,天气阴沉沉的,一阵狂风打着旋儿冲进院子里,撕扯着树枝,摇撼着窗棂,最后卷起了木架上的花盆,然后狠狠地将其摔在地上。花盆落在地上的瞬间,发出令人心颤的巨响。

    寇越不漏声色地道:“姚姑娘,你在家乡没见过这么大的风吧?哦,对了,你原籍是哪里的?”

    姚黑儿轻盈地微微弯腰施礼,浅笑道:“将军,我家里是安顺府的。倒确是从来没刮过这么大的风呢。”

    寇越点点头,温和地道:“已给你备好了轿子,就在后角门,我骑马在后面跟着。你不用怕,李将军虽在疆场征战多年,但其实是最和善不过的。他问什么,你如实回答就是了。他也是想早点帮你找到亲人。”

    姚黑儿唇边又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低声道:“将军吩咐,我记下了。”

    姚黑儿的轿子,刚进了镇边大将军府邸,一阵巨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街道上瞬时成了一道汪洋的河流。天色阴沉的像黑夜一样。

    大花厅内,李遂穿着便服,走到窗前,默默看着窗外瓢泼一般的雨柱,命人掌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嬷嬷,手里拿着一根红色的蜡烛走来,点燃了厅堂旁的莲花陶制九枝灯。

    窗前的李遂,看见寇越带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沿着画廊走来,便忙要回位坐下,一转身,看到了正拿着蜡烛要走开的嬷嬷,忙道:“文——文嬷嬷,怎么是你?你只管在房里陪着夫人说笑就是了,跑到外面做什么?”

    文嬷嬷垂下头,低声道:“老爷,因朝中陈司马的寿辰要到了,你方才吩咐夫人准备一份寿礼的,因夫人不知道那几匹玄色织金蟒缎在哪里,让我来问问老爷。”

    李遂叹道:“即便如此,随便打发了小丫头来问一声就是了,又让你跑什么?她还真拿你当——”

    文嬷嬷飞快地打断了李遂的话,道:“老爷,因大家都忙着,是我自己要来的。我如今已经是府中的人来,自然还替夫人做事。”

    李遂又看一眼窗外,寇越已越走越近了,忙道:“你告诉夫人,我等会儿命人给她拿过去就是了。有人来了,你赶紧进去吧。”

    文嬷嬷低眉顺眼地答应了,忙又从后门往内院去了。

    寇越已带着姚黑儿走了进来。

    看到姚黑儿的第一眼,李遂就心中一动,这女子,眉眼之间,为何有几分熟悉?

    这女子,已盈盈下拜,口内称道:“见过镇边大将军。”

    李遂只管沉默,这女子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也不敢起身。

    寇越低声提醒道:“将军!将军!”

    李遂仿佛这才清醒过来,轻轻“哦”了一声,温和地道:“姑娘,你站起身,将你和寇将军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可使得?”

    姚黑儿低声道一个“是”字,从地上起来,便将关于自己身世和进济延城的原由

章节目录

瓦窑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梁嬷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嬷嬷并收藏瓦窑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