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瓦窑夫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文夫人和儿媳妇柳氏,在人市被富商买走,坐在富商的车上,往济延城去的时候,婆媳两个人心中皆是惴惴不安。等待自己的,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命运?是成为打扫圊厕的脏乱婆子,还是成为浆洗衣物的低等下人?不管怎么样,以后大约是免不了被呼来喝去的日子了。

    不过,这还不是文夫人最担心的,丈夫和儿子、孙子,都命赴阴曹,自己一大把年纪,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做些粗活累活也算不得什么。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儿媳。破旧的衣衫,凌乱的发髻,并没能遮掩住她的细腻肌肤,娇媚姿容。

    虽然,柳氏已经三十岁了,但因为一直养尊处优,故而保养的非常好,看上去,最多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且有一股脱尘超俗的高雅气质。文夫人最担心的,是儿媳妇被人欺辱。虽然柳氏看起来柔弱,却性子刚烈。她若是有个好歹,自己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儿子和孙子?

    买她们的富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胖胖的圆脸,看起来很和善;长长的几绺胡须,倒显出几分儒雅来。可能是因为天气热,他手里总是摇着一把鹅毛扇。

    在寒城的时候,这位富商对文夫人婆媳俩一点都不客气,常常大呼小叫的;出了寒城之后,这富商一改前两天高高在上的姿态,对两人礼遇有加。他让这对婆媳坐在一辆红顶翠帷的车子里,住什么样的店,吃什么样的饭,都要提前来到车边,用颇有些恭敬的口气,和文夫人商议。

    有了富商做榜样,他身边的几个跟随,对文夫人婆媳,则更是恭敬。

    走到离寒城一百多里地的一个市集,一行人吃饭的时候,刚好看到路边有人在卖一个丫头,这富商便买了这个丫头,命她服侍文夫人婆媳。

    文夫人和柳氏相互对视一眼,脸上满满的都是诧异,这是买了自己去做奴仆的,还是买了自己去做主子的?但两个人谁也不敢多问。

    带着满腹的疑问,婆媳两个跟着富商,来到了济延城。

    车子停在一所非常庞大的府邸的后角门,富商引着这对婆媳,穿宅越院,来到一间华丽的书房。书房前的院子里,陈列着兵器架子,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应有尽有,擦得锃明瓦亮,寒气森森。

    文夫人心内猜度,这无论如何,也不像是商人之家,而是与自己家中那栋将军府,颇有几分相似。恍惚之间,她甚至觉得,可能是自己的丈夫根本就没有死,派人来救自己了。

    富商请文夫人和柳氏,在书房内坐了,又命人拿了茶来,便转身出去了。

    不一时,一位身高八尺,褐色脸膛,穿着盔甲的将军,走了进来,看他的打扮,应该是刚巡查回来。

    这将军一见文夫人,竟倒身下拜,口内称道:“嫂夫人,让你受惊了!”

    文夫人真的受惊了,她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直到将军施礼完毕,又站起身来,她细细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这是丈夫昔日的好友李遂。

    李遂和姚典,当年同样都是随在先帝身边,打下了许国江山的功臣。战场上的出生入死的友谊,比任何友谊都更珍贵。

    前些年,李遂进京面圣的时候,文夫人自然也是见过他的。

    文夫人哆嗦着嘴唇,拉过旁边的儿媳,道:“这是你李叔父,快些拜见了!”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柳氏,只得慌忙按照婆婆的话,对着李遂道了个万福。

    文夫人摇头道:“不够!不够!孩子,给你叔父磕头!他救了咱们娘俩儿的命了!你这个头,也是替为娘磕的。”

    柳氏忙要磕头的时候,已被李遂一把拦住,道:“嫂夫人,我不敢当!都是我去晚了!听说还有个孙女,已是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提起孙女,文夫人不由得泪眼婆娑,又勉强笑道:“兄弟,你对我们已经是天大的恩了——”一语未毕,已泪如雨下。

    李遂也忍不住掉了泪来,叹道:“七八年前,和姚兄在京城一别,不想再也不能相见。姚兄一生,赤胆忠心,为许国立下了汗马功劳,竟落得如此下场,实在令人痛心伤情!”

    文夫人咬牙骂道:“都是昏君无道!我夫君何尝有谋逆之事?只因他原先交好祯王,被昏君忌恨在心罢了。”

    李遂叹道:“不用嫂夫人说明,我又怎能不明白?姚兄的为人,我是最清楚的。嫂夫人如今面临这样的处境,说不得还要在我家中委屈些日子。在这济延城中,我总还可以保护得了你们二人。只是嫂夫人的身份,也不好亮明的,只得请嫂夫人和侄媳妇暂时以……以……”

    文夫人心内明白,忙道:“我都明白,以后我们就是府中的下人。还请老爷不要刻意对我们好,免得被人看出来,我们婆媳,倒是也不在乎什么了,只恐连累了将军。这济延城虽说离京城甚远,军中也难免可能会有昏君的耳目。”

    李遂忙又深深一躬,道:“多有得罪,嫂夫人见谅!”

    便转身唤人进来,命往内宅中请出

章节目录

瓦窑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梁嬷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嬷嬷并收藏瓦窑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