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全球游戏模式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教堂的大门缓缓打开,屋檐还在往下滴着雨水。

    大门中央,一个身穿斗篷,湿漉漉的身影从教堂中跨出。

    这身影与大门相比显得格外小,但是,教堂空地上的数道身影,此时都抬起了头,注视着从里面走出的人。

    这个人自然就是郑易,他穿着那件从棺木中捞出的斗篷,身都已经被鲜血浸湿。

    斗篷的帽子很大,将他的头完盖住,加上光线很暗,别人几乎不可能看到他的脸。

    在郑易跨出教堂时,空地上的一道身影便迎了上来,径直走向郑易。

    站在郑易跟前,这人微抬着头,斗篷下一片虚无。

    撇了眼这人的身体,郑易才发现这人不仅看不到脸,居然连手都隐藏在斗篷中。

    如果不是裤角下露出来的脚踝,郑易都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你是谁?”

    这人上下打量了几眼郑易,随后直视郑易问道。

    面对着眼前这个极度危险的人物,郑易轻呼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淡,“守棺人。”

    “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守棺人。”郑易的回答让面前的这人直接伸出了手,斗篷的袖口处露出了一截刀刃。

    其他的身影此时也动了,一步步逼近郑易,双手都握着短刀。

    一瞬间,气氛陷入了冰点,似乎随时都要爆发战斗。

    “我守着血色棺木无数年,我从未出现在世间。”

    郑易双手背在身后,淡然道,一副根本无惧他们的样子。

    “你穿着默兰德尔大帝的斗篷守棺?”

    对于郑易的回答,这人显然不信,抬起手,袖口中的刃尖直指郑易的眼睛。

    像是没看见即将刺穿自己眼球的刃尖,郑易自顾道“当寻回大帝的头颅时,我将以死来清洗自己。

    在此之前,我需要身穿这件衣服来寻找大帝。”

    听到郑易的话,眼前这人直接掀开帽子,露出斗篷下藏着的脸。

    棱角分明的脸上,左眼框中没有任何东西,但他的右眼却十分深邃。

    标准的西方脸……

    下巴上留着的胡子让他看上去更加成熟,但一道从额头延伸到脖子的丑陋刀疤,却破坏了这张脸的美感。

    “你说什么?!寻回大帝的头颅?”他微眯着眼,语气冰冷,给郑易一种更加危险的感觉。

    郑易轻轻点头,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哀伤,“我不知道大帝的头颅到底在哪,甚至我都不知道头颅为何会消失不见。”

    “那么……”这人沉吟一声,眼睛直视郑易,似乎想要透过斗篷下的黑暗看清郑易的脸,“我该怎么相信这一切不是你做的?”

    郑易转身,一指那已经被他重新放回棺材上方的书本,语气坚定

    “教堂里所有东西都一如当初的样子,包括我,而这一切也正是我要守护的东西,我比你们守夜人更加忠诚!”

    郑易坚定的样子让这个守夜人沉思了片刻,他随着郑易指着的方向看去,看了很久很久,眼神中满是崇敬。

    “你真的是守棺人?”这人收回视线,用仅有的一只眼睛盯着郑易。

    “当然。”郑易回答地很果断,没有一丝犹豫。

    靠近郑易,他贴着郑易的斗篷上,用力地闻了一下,随后皱起了眉,“那,刚刚进去的那个人是谁?我在这里闻到了一股生者的味道。”

    “是一个冒险者。”

    郑易回头瞟了眼教堂,不屑地嗤笑了一声,道“他擅自打扰大帝的安眠,并且还想拿走大帝的革新典。

    可惜他不知道在我的眼里,他弱小得可怜。”

    说完,郑易冷哼一声,看了眼面前守夜人的表情,缓缓摇了摇头,声音中带着一丝愤怒,“没有谁可以擅自打扰大帝的安眠!”

    守夜人眉头皱起,像是在思考着郑易回答的真实性,随后又认真地看了眼郑易,疑惑道“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强大?”

    郑易一怔,沉吟一声,淡然道“因为我本身就并不强大,我所依靠的,也只是大帝而已。”

    郑易一指教堂,声音中带着无比的骄傲和坚定,“在大帝的安眠之地,我无惧任何人!”

    郑易的坚定让守夜人一愣,最后看了一眼郑易,便转头走回身后另外几道身影的边上。

    郑易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的动作,心里却在思考自己是否有露出破绽。

    而在郑易思考的时候,唯一露出脸的守夜人也重新戴上帽子,随后,空地里的这几道身影猛的一矮。

    郑易一看,这些人居然都半跪在地,只是不知道是朝着教堂,还是朝着自己。

    跪在最前面的守夜人高举起右手,手中短刀指向漆黑

章节目录

全球游戏模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单挑史莱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单挑史莱姆并收藏全球游戏模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