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 第七十八章 休 息
    5:20  p\阴\能见度  7公里\龙门

    一名近卫局干员给整合运动出口的大门贴上了封条,厚重的手掌拍在因为低温有些变形的贴门上,发出仿佛钟鸣般的声响,为龙门战役的落幕收了尾。他身上的近卫局制式防刺服沾满了污垢,有些地方还被划开了露出里面白色的内衬,腰间挂着的手弩也因为战斗耗空了弹药,只能从紧绷的弦上点点泛红的地方看出刚刚战斗的惨烈。但是他的身体和精神已经不用再像这把手弩一样紧绷着了,因为入侵者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一些残兵败将还流窜在龙门街头,很快就会被罗德岛和近卫局所消灭,也许过了今晚,龙门将会彻底回归宁静。

    与这位留守在出口处的近卫局干员不同,大部分罗德岛干员仍然处在战斗之中,他们和龙门的合约仍在生效,收拾舞台的工作自然也少不了罗德岛。梅菲斯特在离开前留下了一堆垃圾,战役结束后瓦伦丁没有脱离战场仍然跟着其他的罗德岛小队扫除垃圾,这让他有些焦躁,同时心中对床铺的渴望越来越深。

    昨晚,瓦伦丁还在夜烟的小楼里睡沙发,像往常那么多个龙门的日夜一样,似乎这样的日子还长。但是今天,他就能回到宿舍里好好地洗个澡换身干燥的衣服睡觉了,住宿环境瞬间上了一个档次,还有罗德岛的食堂和大排档,这怎么能让他冷静下来

    所以此时罗德岛少了一名医疗干员,多了一名近卫干员。

    邢一凰没有武器,如果跟牧群肉搏很容易受伤,毕竟是一群没有意识已经疯了的丧尸。而瓦伦丁的强悍体质和医疗法术正好可以让他在与牧群的战斗中占据优势,永生者之血浸养的武器对付它们跟切黄油一样简单,所以在回基地的路上牧群就交给瓦伦丁来对付,那些普通的士兵就由其他人收拾。暗锁看着瓦伦丁在牧群里挥舞着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莱塔尼亚双手剑,心中对他的印象再一次刷新了。

    莱塔尼亚双手剑,在地球名为德国双手剑,中世纪末与文艺复兴时期欧洲雇佣兵所使用的最著名的剑,特点是其弯曲的剑格和剑格上方20厘米处的格挡钩。德双整体上看就是长剑的加长版本,长度在15米至17米之间,所以重量也多了一些。但跟其巨大的外表所带来的震撼不同的是,德双的重量一般为3到4公斤,比长剑重不了太多,双手持握使用并不算难,毕竟是在战场上实战过的武器。

    说到实战,德双的剑术跟长剑完不同,因为其使用场景一般是一对多,使用者很容易受到前后夹击,所以双手大剑挥舞起来时会波及到自己周围360度的空间没有死角,除非遇到保护任务才会将背后除去攻击范围。正因如此,德双的剑术可以用一个很形象的词语来概括:

    大风车。

    当然了,简单的双手握住剑柄乱挥是没有用的,还要配合上走位等技巧来实现一对多的目的,而且当你能系统熟练地使用出来双手大剑的剑术时,虽然你没有盾牌但防御力也是有的,因为剑的长度和挥舞的速度在哪摆着,想要近身就得考虑考虑自己手中的家伙快不快够不够结实了

    弓和弩就当我没说。

    如果放在前世,瓦伦丁那沉迷电子世界的小瘦胳膊绝对挥不起来德双这种体量的剑。但是现在他成为了一名瓦伊凡人,基础就比地球人要好上不少,虽然看起来瘦但挥舞起来这种剑绝对没问题,毕竟是永生者用地球标准做的剑,而且还附上了锋利五的属性,再加上对面也只是一群没脑子的牧群,瓦伦丁没怎么练习过破绽百出的剑术就能撂倒一大群,唯一担心的恐怕就是因为过于迷你的身高容易打到地面上弹剑了。

    不过也无所谓,这把德双的耐久根本就不会掉,他本身也是个医疗术士受伤了马上就能治好,这种割草的战斗方式是最适合他的了,两分钟就撂倒了十多名牧群就是最好的证明。

    战斗嘛,就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既然角徵羽赐予了他坦克的体质就没必要学刺客玩技术,效果可能不如直接碾过去好还容易受伤,怪累人的。

    “呼。”

    将街道上最后一名牧群解脱之后瓦伦丁松手擦了下脑门上的汗,右手握住德双立在自己的身侧长呼一口气。刚刚那一套操作用了他不少力气,也该歇歇了。

    牧群这种没有脑子的敌人是最好对付的了,只需要浪费力气就行,前提是数量不多。如果碰见仍在反抗的整合运动还是有些麻烦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已经疯了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来,关键是他们还活着跟牧群不一样下死手就行了,顾虑太多,所以遇到这种人瓦伦丁就会交给邢一凰来对付。

    一拳一个小朋友,跟当初塞雷娅锤瓦伦丁似的,直接打晕捆绑扔路边通知近卫局来领人。

    “快到罗德岛了吧”

    瓦伦丁扛起大剑走到一条小巷里,把剑收回。在巷子口,邢一凰和暗锁正拿着绳子将晕倒的整合运动士兵一一打包好,夜烟依然是那副摸鱼形态趴在一个人的背上,看着远处的龙门停泊区打了个哈欠。

    “我看到你们公司的基地了喵。”

    她的尾巴晃了晃,指向某个地方。瓦伦丁拍拍手走到路边看过去,远处某幢大厦上的国际象棋标志映入眼帘。

    “现在是我们的公司了。”

    瓦伦丁弹了一下夜烟的女巫帽,往前小跳一步躲过对方袭来的爪子。

    “现在罗德岛已经知道你和暗锁的事了,等会到了基地就会有人领你们去办入职手续。虽然跟龙门比罗德岛很小,但里面基础设置一应俱,绿化也很不错,干员宿舍就不用说了,标配双人间,一人一间卧室附带厨卫阳台的那种。”

    现在回想起当初入职时的场景瓦伦丁还有些感慨,仿佛是昨天才发生的事一样,但实际上两个多月已经过去了。他参与了一场战争,杀了几十名人渣和一个大人渣,被陈赶着去近卫局报道,看着红色的火种在龙门种下,还出乎意料地碰见了夜烟

    事情发生了很多,但给他的感觉却很短。

    “双人间。”

    夜烟抓住了里面的重点。

    “那你的舍友是谁呢邢小姐还是那位闪耀着光芒的萨科塔人”

    不仅仅是暗锁,在拉斐尔抱住瓦伦丁的时候夜烟也对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名瓦伊凡人是不可能会有萨科塔人亲戚的,他们表现得如此亲密除了情侣关系外没有任何的可能性。

    夜烟金色的猫眼瞟了一眼旁边的邢一凰,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到任何的感情流露。

    “嘶”

    瓦伦丁倒吸一口凉气,他在考虑要不要说实话。

    “我住的是三卧两厅的宿舍。”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既然以后她们要进入罗德岛工作,自己那些事肯定瞒不住。

    而且为什么要隐瞒

    “所以你也觉得我是个渣男”

    不远处有一队近卫局巡逻队路过,瓦伦丁抬起手示意他们过来把这些整合运动的俘虏带走。

    渣男什么的

    哪个世界的渣男还是处啊。

    “不。”

    夜烟没有解释原因,也没有用调侃的语气回答。

    “关于住宿,其实我希望可以自己住的这样就不会有人打扰我做试验了。”

    在瓦伦丁没有来到龙门之前她就已经跟暗锁一起住过好久了,所以对这个姑娘的性格很熟悉,也明白自己的生物钟跟别人的有所不同,一个人住不会麻烦别人也不会麻烦自己,挺好。

    但是这话在暗锁的耳朵里就不是这个意思了,也许跟夜烟的语气有关。不过她们这样吵架也是常事,瓦伦丁早已见怪不怪了。

    “我也希望自己一个人,这样就不用被你那些奇怪的实验吵醒了。”

    暗锁听到了夜烟的话后还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气哼哼地回了一句,还踢了一个倒霉蛋一下,表现的跟小女孩闹别扭没什么两样。

    “单人间就别想了,需要花钱的。如果想做试验可以向医疗部申请,他们也许会给你一间实验室。毕竟是制药公司,医疗部可是最大的部门了。”

    虽然这么说瓦伦丁自己都觉得奇怪,但罗德岛确实是制药公司,嗯。

    “而且两个人住多好啊,还能说说话,一个人不会太无聊吗”

    原本在游戏里夜烟跟暗锁没有任何关联,在这个世界这俩人突然就成了损友,瓦伦丁还是很希望看到一对盗圣cp的。

    “喵。”

    “哼。”

    回应他的只是两句带有满满情感的语气词。

    “行了,这是最后的敌人了,再往前走就真的到罗德岛了,任务也该结束了。”

    瓦伦丁看着闹别扭的一兔一猫笑了笑,转身对着罗德岛的方向伸了个懒腰。

    “我好想回床上睡一觉啊”

    睡了两个月沙发是真的难受。虽然中途邢一凰表示过她去睡沙发或者一起睡在床上也没事的,但是瓦伦丁还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毕竟作为一个男性,让妹子睡沙发算什么事嘛。

    后来他也尝试过睡地板,但是夜烟家毕竟在贫民窟,有个暖气片就很不错了,地暖这种高级东西自然是没有的,所以在冒了一晚上的电之后他又打了一天的喷嚏

    不过后面那个选项他还是有些心动的,但是考虑到后果还是拒绝了,因为很有可能会出现两个人躺床上睁着眼都睡不着的情况,到时候尴尬的恐怕还是自己。

    当然有不会尴尬的办法,不过现在他觉得还是为时尚早。

    至于邢一凰

    瓦伦丁只能肯定一件事,就是这姐姐不会有太大反应,自己也不会被踹到地板上,但这也不能算是理由。

    毕竟扛在肩上的责任还是挺重的,他做不到在自己没真正接受这股责任感之前就提前进入到二人世界,这相当于直接把自己肩上的责任给扔到地上,也是对邢一凰的不尊重。

    天渐渐黑了下来,龙门近卫局清理龙门的工作也进入了尾声。罗德岛的小队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基地,享受战斗后短暂的狂欢。至于明天如何,那是明天的事了,在半夜没有到来之前,干员们所需要做的就只有享受时间。

    快进到任务报告结束

    啪

    “啊”

    瓦伦丁倒在床上,双腿双臂撑开以一个大字趴在床垫上面,尽情享受着久违的柔软。这里是罗德岛干员宿舍,瓦伦丁三人目前的住所,也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切尔诺伯格的屋子太过空旷冷清,龙门的小楼带着生涩的石灰味道,而且有些过于拥挤了,只有罗德岛的宿舍最符合瓦伦丁心中家的定义。

    不大不小,空间足够,有喜欢的人,推开门就能见到朋友。

    就是还需要上班不过他就算不想上班也不行了,不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在回到罗德岛基地之后瓦伦丁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向行动部代理负责人汇报完了任务情况,同时还不忘记将自己在龙门开的发票给递交上去以求报销。在向进行入职测试的夜烟和暗锁两人挥手告别后他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拽着俩姑娘的手腕跑到了罗德岛食堂,希望能尽快把自己的味蕾给养回来。

    不是邢一凰做饭不好吃,而是在切城和龙门的最后这几天一直在吃罐头,他早就想再吃一次罗德岛食堂的饭了,渴望程度仅次于趴在自己的床上睡一觉。

    进食的过程很愉快,虽然瓦伦丁的周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围绕着带有敌意的目光但这也没影响到他的好食欲,唯一的遗憾就是蓝毒秘制小蛋糕没出现在食堂里,倒是看到了芙蓉健康营养餐

    最后他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去拿一份。

    半小时,他就完成了晚餐的任务,趴在了自己的床上发出了像猪一样快乐的哼哼。

    “不过我出去了这么久床单竟然也不潮啊”感受到不对劲的瓦伦丁撑起上半身摸了摸自己的床铺。

    “连被子也叠得好好的。”

    床尾处,一个巨大的豆腐块就摆在那里,正是他的被子。只不过在瓦伦丁的记忆中他出发前这个被子是以一滩烂泥的形态糊在床铺上的,现在他的床整整齐齐根本不像是一个普通男孩子的房间

    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你以为谁给你叠的啊”

    拉斐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瓦伦丁的身后,她弯下腰,对上瓦伦丁的视线。金色的瀑布从她的肩头洒下落在了床单上,给这个还没开灯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线。

    “嗯”

    她看着发呆的瓦伦丁,抬了抬眼皮,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呃谢谢。”

    不用说,肯定是这姐姐帮的忙。而且不止是床铺,他卧室的地面、桌子和衣柜上都没有一点灰尘,肯定是有人经常收拾,除了拉斐尔也没别人了

    当然雷蛇也有可能。

    “光谢谢就完了么”

    很明显拉斐尔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让她担心两个月的家伙。她抬起手放在瓦伦丁的脸颊上,刚抚上去就双手用力揉搓着小龙人的脸庞,来来回回跟捏橡皮泥似的。

    “啊呜出啦噜噜噜啊啊啊啊呜呜呜”

    瓦伦丁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只能发出几声听不出来是什么的哀嚎。很快,拉斐尔心中的小邪恶得到了满足,她松开手,坐在瓦伦丁的身旁。

    “当初你为什么离开的时候不跟我说一声啊。”

    但这并不代表她会把这一页掀过去。毕竟是走进自己心里的异性,拉斐尔还是很在意两人之间的信任问题的。

    “当初离开罗德岛的时候是凌晨,你还在睡觉,我不想打扰你就”

    瓦伦丁用手揉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声音支支吾吾的,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好歹留个纸条什么的吧,而且两个月你一个电话都没打啊。”

    她还是很生气。

    “啊这。”前面不辞而别瓦伦丁不占理,但这个电话他是真的没办法:“罗德岛的电话卡在龙门不能用啊,龙门本地的卡也打不通你的电话”

    罗德岛的电话卡仅用于企业内部使用,外地号打不进来,除了某些特殊的号码。那部装有切城电话卡的拉斐尔特制版手机在切城贫民窟时就已经被毁了,后来在罗德岛工作时她也没时间去办张新卡。

    “而且我进去龙门是要去搞事的,肯定要低调一些,打个电话被别人跟踪了怎么办”

    他想起了自己在贫民窟女装侦查时跟在自己身后的龙门探子。不是对方不专业,而是在某次跟角徵羽胡扯的时候从这个人工智能口中了解到的情报,他也对此没感到太惊讶。

    如果龙门放心他在贫民窟待着不派探子来才会让瓦伦丁觉得离谱。

    拉斐尔听完瓦伦丁的解释没有说话,就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蓝色的瞳孔清澈无比,倒映出了对面人的脸。瓦伦丁没有觉得羞涩,瞪着大眼睛看着拉斐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说的是实话姐姐您就算不信我也编不出来了

    把自己在龙门挨打的事说出来

    不不不。

    这会让拉斐尔担心的,他可不想看到这姐姐皱眉头的样子。

    “好吧。”

    两人的僵持以拉斐尔的退缩结束,她的真心注视**在此时没有发挥效果,但这影响不了她搞事的心。前一段时间她收拾瓦伦丁房间时灵魂听到的话现在还记在心里,而且永远都不会忘记。现在这个小龙人就坐在自己身边,拉斐尔想亲耳听见那两个字。

    “你能再叫我一声吗”

    “拉斐尔”

    瓦伦丁没明白这姐姐是啥意思,特意加重了语气有些不确定地叫了一遍她的名字,还改变了音调让人听起来有些奇怪,似乎是在问“是这么叫的吧”

    然后他就被天使姐姐掐了一下腰间的软肉。

    “嘶嗷疼。”

    瓦伦丁撅起嘴唇,一脸委屈,演技能打90分,扣的那10分是因为他眼角的泪花没流出来。

    “真是的你是不是在故意气我啊。”

    拉斐尔的语气带了点情绪,虽然看起来在生气但是表情似乎比瓦伦丁更委屈。

    这姐姐是不是在戏弄我啊

    “我真的不知道啊姐姐,你想让我说啥我说不就行了嘛”

    女人心海底针,这下瓦伦丁是真心明白这句话是啥意思了。

    猜得到吗猜得到才有鬼嘞

    “那天啊我在收拾你的房间,突然间我就感觉你在叫我的名字,然后我闭上眼就看见你了,结果刚抱住你两秒就中断连接了。”

    关于拉特兰圣人不仅能赐予灵魂还能跟灵魂共享视觉听觉这件事拉斐尔当初没有说明,也是为了希望能看到真实的瓦伦丁是什么样。

    结果她很满意,潜伏了那么久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跟个木头似的家伙突然就在心里叫了她一句

    “老婆。”

    当拉斐尔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瓦伦丁就已经明白了她想让自己喊得那两个字是什么了,那天自己小心翼翼说出的两个字又一次出现在了心中。

    不过那时瓦伦丁对拉斐尔的出现没报什么希望,自己也是因为周围什么人都没有才会红着脸说出这个称呼,真要是当着拉斐尔的面说出来

    瓦伦丁老脸一红。

    “原来你听得见啊。”

    他的声音也小了很多,磕磕巴巴的。

    说什么都行,就是一牵扯到爱情什么的,他就会变得跟小女孩差不多。

    “所以能再叫我一声吗”

    拉斐尔的脸庞靠近瓦伦丁,伸出手扶住他的下巴让对方看着自己的脸。瓦伦丁眼神躲躲闪闪的,最后还是没有逃避。

    气氛很暧昧,也很尴尬,就跟昨天夜晚瓦伦丁跟邢一凰之间的互动一样。只不过这一次主动的一方变成了拉斐尔,他变成了被动。

    说实话只是叫一声的话没啥,毕竟只是口头说说,实战还是不会开启的,瓦伦丁也不会感到不舒服。但是战胜这个害羞的感觉还是很难,尤其是在拉斐尔面前。

    在其他人眼里,瓦伦丁脸皮有时厚如城墙,有时薄如蝉翼。但是在拉斐尔面前,他的表现跟黄花大闺女没啥两样。

    就在瓦伦丁的心理斗争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一个意外把他从“火坑”里救了出来。邢一凰轻咳一声敲了下门,声音像往常一样冷漠。

    “有人通知我们去行动部办公室集合,就现在。”

    刚刚拉斐尔进入瓦伦丁房间时没关门,他们的交流邢一凰也听见了。只能说巧了,原本邢一凰只想看会书就睡觉好好休息的,结果上头突然来了个消息,不然她根本不会管这俩人。

    “有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