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四福晋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哥哥,你从哪里来?”

    “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胤祥?你的名字就是吉祥如意吧?”

    ……

    那时候的海月,天真无邪地问站在阿玛身边的那个偏偏少年。他笑得那么美好,好像在他的世界里没有霜雪,只有和煦的春风。

    “月儿,不得无礼!”

    阿玛说,这是十三爷。

    ……

    十三爷,那么洒脱的皇子,跟四爷形影不离的兄弟。

    现在,海月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不在大殿上为罗察求情。此刻他们是太子党,顾大局,他和四爷只能舍弃罗察这枚棋子。

    多么冰冷可怕的紫禁城啊,多么漫长的夜啊,仿佛天亮永远不会到来。

    “海月,你昨夜又没睡吗?”紫芙的话把发呆一夜的海月拉回现实。

    紫芙昨晚值夜,忍冬刚刚去替她,让她回来休息片刻。这才发现躺在床上的海月愣出神。

    豆蔻精神饱满地伸了个懒腰,利落叠好床铺,嗔怪道:“估计有人还在做梦想偷懒。”

    “你少说几句。”紫芙递了个眼神警告豆蔻,又靠着海月坐下来,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于是拍拍她道:“起来吧,小主唤你过去。”

    海月瞳孔微张,不相信地看了一眼紫芙:“找我?我不是只要在殿外伺候吗?”

    “主子心善,知道你心里委屈,传你说话。”紫芙温和地笑着,又催促她快些梳洗,别耽搁了。

    通贵人的屋子十分素净,并没有繁杂摆设,符合她人淡如菊的人设,海月心里不住地感叹着。

    “奴婢叩见主子,主子吉祥。”海月被带到通贵人面前跪下磕头,通贵人刚用过一盏茶,唤她起身说话。

    三十多岁的通贵人,气质依旧淡雅,好似这宫里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只是听闻她进宫十多年来都未曾再晋封,生下的二子一女只剩下纯悫公主还活着。

    可不能养在自己膝下,终究摆脱不了不得宠的标签。

    要论现在的东西六宫哪个宫最平静,估计延禧宫要排第一。

    荣妃、通贵人都是一脉的与世无争。

    “海月,我听说过你。”通贵人笑容浅浅,并不热烈,如同与外人筑起一道墙,把自己隔绝了。

    海月低着头不敢多话:“多谢小主青睐。”

    通贵人也不想多客套,开门见山道:“豆蔻跟我多年,她嘴不饶人,你受的委屈我晓得。”

    “小主误会了,奴婢粗手笨脚的,豆蔻姐姐是为了奴婢好,多提点了几句,并没有不睦。”海月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但现在人微言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通贵人笑道:“这宫里真是愈发无趣了。”

    海月在现代当记者多年,很懂得察觉话里有话,知道通贵人的意思,只道:“奴婢有罪,扰了小主清净,请小主责罚。”

    说着便噗通跪了下来。

    “好了,也没怪你。”通贵人使了个眼神,让忍冬扶起她,又说道:“你阿玛是礼部侍郎,你必是识得字。今日起,你便帮我抄抄书籍吧。”

    “主子?”

    不等海月发问,忍冬就笑吟吟地让她赶紧谢恩:“主子的恩典你还不快叩谢?主子这是要教你读书呢。”

    “奴婢谢主子大恩!”海月心中大喜,抄书可比做粗活轻松多了。

    通贵人是个有才华的女子,屋子里最多的摆设就是书。

    她的藏品,必定本本都是精品。

    海月还在现代生活的时候,自幼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在老一辈艺术家的熏陶和威逼下,琴棋书画都略有沾染。

    她来古代最大的心愿就是瞧一眼那些失传了中华瑰宝!

    这下子可真算得上是得偿所愿了。

章节目录

十四福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嬅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嬅妍并收藏十四福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