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谢兰生与新的团队按照进度拍摄下去。怀孕、产女、被踢进河等等内容结束以后,中期剧情开始了。兰生喜欢尽量按照播放顺序安排场次,他觉得用这种方式演员更易递进情感、进入状态。此前,片中的大女儿、二女儿、公公、婆婆也进组了,全部都是业余演员。

    女主“彩凤”的三女儿在一岁时被送人了。她被公婆告知说,长辈病弱,家中贫困,已经无力迎接新丁,年龄最轻的三女儿必须要被扫地出门,她不能因她的无能给周围人增添悲苦。公婆还说,他们这个三女儿的新“父母”是大城市人,不能生育,喜欢女孩,而且竟然愿意支付250块当作“送女”酬劳。

    彩凤也没什么办法。她失去了一个女儿,可还有两个女儿,日子只能一天天过。她没办法自己养大她最爱的两个女儿,况且,与其他的人们一样,她也认为孩子必须拥有“完整”的家庭才能不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与女儿们的幸福比,她自己又算什么呢。

    丈夫愈发肆无忌惮,他会当着闺女的面直接扒掉妻子裤子,还让两个女儿“祈祷”“招弟”。

    他也开始勾搭寡妇。彩凤开始不能接受,可亲戚都劝她“懂事”,认为这样“也挺好的”,说,只要丈夫心在家里,不离婚也不什么的,以后能带男丁回家是两全其美的好事。这些亲戚包括公婆,包括父母,也包括兄弟姐妹,他们最常说的话是“你们总归是一家人,他肯定是这世界上对你们仨最好的人了。”

    可是彩凤时常低喃:“活着太苦,也太累,等着死的日子好长。”

    这天剧组要拍的是丈夫带着唇印回家,彩凤内心十分痛苦可实在是无能为力。

    小红小绿拿着口红,用手抹掉顶端一点,看看莘野,然后在他两边脸上一点点画口红印儿。他们先把一个唇印印在一张红稿纸上,再照着画,十分努力。

    谢兰生见了,觉得他们两个呆子简直画的惨不忍睹,说:“这……也太大了……他被恐龙给亲了吗?咱们是拍《生根》还是《恐龙特急克塞号》呢?”

    小红小绿并不知道《恐龙特急克塞号》,问:“什么什么什么号?”

    谢兰生奇了:“咦,你们两个不知道吗?前两年播的日本片。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人间大炮二级准备!人间大炮发射!轰!”发射完,坏人就“呃”地嗝屁了。

    小红小绿十分茫然,齐刷刷地摇了摇头。

    莘野:“…………”他也不知道,但他大概能猜出来。

    小红小绿还是不知,但听明白负-面-评价了,转过身子看看莘野,用袖子把口红印抹了,重新画。

    谢兰生就插着胳膊看。

    小红小绿画好一个,谢兰生说:“不行,太假。小是小了,形状不对啊。”

    小红小绿只得又擦了,再画。

    左上一道,右上一道,底下再来上一道儿。

    谢兰生“啧”了一声:“还是太假,没比刚才好上多少。”

    第四次后,谢兰生仍不太满意:“就特别假,一看就是画上去的。红啊,你得培养艺术细胞。”

    小红刚要再擦,莘野一把把她手打掉了:“你俩不能蘸点水吗?再擦脸都要擦破皮了。”

    “哦……哦。”小红跑着去打水了。她一直都最怕莘野。

    谢兰生的眉头皱着,对俩助理能画出来好的唇印不抱希望了。不过想想也是,口红印儿这个东西不是抹抹就能像的。它轮廓特殊,纹理特殊,柔软度也特殊。

    等俩助理用蘸水的毛巾擦掉“唇印”以后,见他们又把手指尖涂满经典的口红色但却一直犹犹豫豫明显不知从何下手,谢兰生也不逼他们了:“算了,先别画了。”

    小红小绿:“啊??”

    “这样不成。”

    小红小绿:“那怎么办?”

    谢兰生把手掌一翻:“我想一想。口红给我。”

    小红小绿一直听话,将口红给谢兰生了。

    谢兰生把嘴唇舔湿,拿起口红就往嘴上抹——往他自己的嘴上抹。

    小红小绿:“…………”

    抹了两下,谢兰生觉得不对,似乎是少了点什么,问:“镜子呢?小红小绿,拿镜子来。”

    小红小绿从一边的木凳子上拿起镜子。谢兰生接过来,一手拿镜子,一手抹口红,到最后还抿了抿,又用指尖涂满轮廓,用另一只还干净的手指擦掉抹多出来的。

    接着他就印了一个唇印在自己的左胳膊上,又学着小红小绿刚才的样子,把食指尖涂满口红,在手背上照着样子画——他总觉得稿纸上的口红印儿抹的不好,有缺口。谢兰生是学导演的,有美术功底,他觉得这个活儿他必须要自己上了,先在手上画明白了,再往脸上画,省着真给擦掉皮了,那样莘野这柏林影帝非得宰了他们三个不可。

    谁知这比想的要难。连谢兰生都没办法画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