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回到酒店,谢兰生在小酒吧里再次遇到森田小姐, 又是打了一个招呼。

    森田小姐指手画脚:“sold?sold?”

    谢兰生则沉默摇头。

    这回那个日本翻译也在现场一同喝酒。谢兰生请莘野说了刚才拿到的坏结果, 森田小姐听完翻译,叹息道:“这是经常会发生的……与他们谈版权销售最后只有10%能成呢, 不用过于放在心上了。”

    谢兰生很感激森田对自己的宽慰鼓励。

    森田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谢兰生说:“如果不能卖掉版权以后路就很难走了, 也许只能向电影节官方申请扶持基金。森田小姐, 您能不能帮忙引见几个好的销售公司?会对亚洲感兴趣的?”这里兰生在回来路上想出的一个办法——森田肯定也要卖片, 她的资源肯定靠谱。

    一旁莘野瞥他一眼。

    这就是谢兰生, 但凡还有一线生机他必然要力劈混沌, 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于大千世界之渺渺一隅。

    难道真的无需自己为他搜寻国际买家?

    森田小姐想了想,与其他的人商量了下, 又回过头对谢兰生说:“我们明天晚上有个party,为日本几部电影宣传。你可以来。我到时候会比较忙, 可能不能帮着引见,但你可以自己认识一些好的销售主管。明天会来这个party的应该喜欢亚洲电影,至少喜欢日本电影。”

    谢兰生大喜, 说:“谢谢!谢谢森田!i love you!”

    森田已经四十岁了, 听到这话大笑起来:“明天party上,每位导演都会上台介绍自己带来的片子。所以, 在这环节的最后, 我们会说还有一位中国朋友也想讲讲,你那时候就走上台说说《生根》这部电影。”

    “太好了!”谢兰生手扒着桌沿,“太好了!这是真的救了我了!”

    “加油!”告知party的时间地点后,森田握拳示意了下, 是典型的日本动作,“我们都去看了《生根》,我很喜欢。”同桌几个日本来的电影人也都看着他,说“がんばれ!”

    “谢谢!谢谢!那明晚见!”谢兰生也略略点头,笑着挥手,离开了。

    森田小姐是制片人,果然是有一些资源。她的电影同样入围了主竞赛单元“都灵19”,不过,森田电影入围的是“纪录片”,《生根》入围的是“国际剧情片”,并无直接竞争关系。那天认识的六人中,樱野先生是森田电影的导演,另几人是其他片子的制片人,其中一人入围了“onde”单元,其余的则并未入选而只是来出售版权。

    他本来只希望能让森田小姐帮忙引见,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叫他去参加他们的party了,谢兰生有点儿感动。他这一路走过来,虽遇到过池中鹤、关厂长、罗大经、张继先、澳洲海关那样的,可也遇到了王先进、张富贵、nathan、hunter、森田小姐这样的人,更不要说还有莘野、欧阳囡囡、祁勇、岑晨……

    他是幸福的。

    与森田等告别以后,莘野轻瞥谢兰生,说:“明天去买一身正装。”

    “啊?”

    “这白衬衫够邋遢的。”莘野又道,“白天出门买身西装,应付应付,现在定制来不及了。”

    谢兰生问:“不贵吧?”

    “不贵,贵什么。”谢兰生的大脑里面现在只有钱钱钱钱,莘野简直要无语了:“就当是个新年礼物,刷我那张visa卡就行了。”

    听说莘野要付账单谢兰生略一犹豫:“这……”

    莘野按着他的后脑一把推到电梯里:“还想不想卖片子了?”

    “想……”谢兰生并不觉得穿的好看非常重要,不过莘野既然让穿那他就去买一套好了。他扑棱着自己头发,心想穿的能贵哪去,它又不是冰箱彩电,顶多回去打打苦工再给莘野买份礼物。

    …………

    于是,第二天的一大早上,莘野带着兰生到了十分有名的罗马街。谢兰生发现,这些店铺不似商场,一家家的竟然都单独占了一个门面,还挺新鲜的。

    莘野走进了一家店,让谢兰生不要乱跑,而后一路目不斜视走上二楼服装区域。他们俩在走进店时有西装男帮着拉门,谢兰生又长见识了,感觉自己像大老爷。

    服装全都没有价签,谢兰生也无从知晓,但感觉到不会便宜了,只希望不要上千,最高不要上两千。

    两千人民币是400美元,谢兰生想:算西装200,鞋子200,应该足够打住了的。

    莘野扯出一套西装,垂眸看看,us的38号,应该正好。他又看中一双皮鞋,让sa去拿兰生的号,回来再开一间fitting room带谢兰生进去换上。他想了想,又嘱咐sa不用告诉谢兰生这东西的价,谢兰生要开口问了就说自己已经知道了。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