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从陶然亭回来以后,谢兰生、华国光、摄影师和莘野继续面谈别人。在陶然亭, 面对莘野, 谢兰生本能地有些逃避,只说了句“我们可以先做朋友”, 并在莘野点头以后扭身匆匆走进慈悲庵。然而, 对话虽然没有继续, 谢兰生却还是觉得, 他看到了如电影般、甚至比电影还要更深沉的爱, 是对他的。

    两天面了22个人, 最后,兰生认为一个明星最为适合“才宽”一角。他叫史严, 主要是演电视剧的,在好几部台湾作家的爱情剧里当男二, 颇受欢迎。因为总演一类角色,觉得导演带着偏见,他有点儿想大胆突破, 于是同意演一个gay, 希望自己能拿大奖,一飞冲天。谢兰生的能力很强, 史严认为是好机会。

    心里有了倾向以后, 谢兰生问莘野态度:“对于感觉史严如何?能对戏吗?”才宽郎英在《圆满》中会是一对同性恋人。

    莘野看看他,想说什么,然而终究是忍住了。他心里说要专业、要职业,这个史严确实不错, 于是紧紧绷着下颌,回答:“可以。都一样的。”

    谢兰生笑:“行。”

    于是“才宽”定下来了,是史严。

    再接下来的两天里谢兰生都在挑选女主。李芳芳是关键角色,谢兰生又无比认真。他让莘野等人离开,自己单独面谈演员,问对方对爱的理解以及对婚姻的理解,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会有**出现。

    这些东西没有对错,可谢兰生觉得,演员能否“懂”李芳芳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对方在说真话假话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如果真的有过思考,说出来的通常会有很多枝节、亮点、论据,而敷衍的则比较笼统、比较模糊。他觉得自己像个法官,能感知到真心假意,还能发现“经历”“想法”二者之间在逻辑上的不自洽。

    副导演华国光力推的几个人都不太行,反倒是最后,一个叫作“柳摇”的女演员引起他的注意了。

    这个女人温柔、熨帖,让谢兰生挺矫情地便想起了“岁月静好”这个词来。

    他是人艺的女演员,34岁,以前演的都是配角,看到《圆满》非常喜欢,还说,如果人艺不让她演,她愿意辞职。这是一部地下电影,虽说演员不会被禁,然而人艺这些单位却未必会给予许可。

    谢兰生点点头,也能理解一个演员想当主角的心情。为当主角,大概,是可以辞职的。只要别跟莘野一样大放厥词,官方都不会管,不少明星都喜欢跟被禁了的导演合作,觉得可以拿奖,打算以后拍电视剧,或者去拍民营电影。

    谢兰生总觉得“柳摇”这个名字在哪听过,想半天却想不起来。这也正常,他是一个电影导演,曾听过的演员名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能个个都对上号。

    “柳摇,”谢兰生也对对方说,“能不能简单讲讲自己对爱情的理解以及对婚姻的理解?还有,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听到兰生这个问题柳摇明显地犹豫了。

    谢兰生又温和地道:“放心,我不会与任何人讲。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我没有让别人在场。我比较喜欢演员、角色的内在有一些重叠——有的时候光靠想象是做不出正确反应的。”莘野可能比较特别,他是去看,而后模仿,而且本身就是天才。

    柳摇:“……”

    看到对方难以开口谢兰生也不想勉强:“不想说就不说,没事,经历只是一个辅助。那就说说为什么会对李芳芳感兴趣吧。”

    “不,没事,都是真实发生的事,也没那么不能承认。我非常想要拿到角色……非常想。”柳摇缓缓摇了摇头,说,“我对爱情没有期待。或者说,以前有,现在没了。”她的声音又哀又伤,可嘴角仍挂着微笑,很知性,很有气质。

    谢兰生问:“可以说说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吗?”

    柳摇沉默了一会儿,又抬头,说:“7月31号,我离婚了。”

    “……抱歉。”

    “没事。”柳摇眸子轻轻眨眨,“我三岁时母亲去世,我四岁时父亲续弦。他们不久有了孩子,我在家里非常……多余。我努力地讨好大家,却没用处。天生缺爱。”她还记得有回过年弟弟突然说回不来,于是,继母便把一桌子菜一样一样放回冰箱,只留下了两个素菜。

    谢兰生也比较明白她为什么如此温柔了。

    柳摇声音又轻又飘,有点儿细:“90年吧,我认识了我的丈夫,他是一个……文艺工作者,性格细腻,文笔很好。他那时候每天都写一封长信,是情书,里面充满了炙热的文字,于是,91年7月1号,在相识了整半年时我们两个举行婚礼了。”

    “……然后呢?”

    “然后?今年7月1号,我们结婚五周年时,我发现,一切都是一场骗局,他从来没喜欢过我。”

    谢兰生呆了。

    柳摇继续道:“他的母亲6月30去世,他次日就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