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圆满》中,一夜过后, 才宽终对郎英坦白。他们两个坐在床沿, 才宽手里拿着支烟,十分苦涩地对爱人说, 他必须跟他的同学李芳芳去领个红本, 但是他们互不干涉, 两年以后分道扬镳。他说爸妈还有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 他二人会一人一间, 作为室友和平共处。他帮对方分在北京, 李芳芳则帮他暂时把他父母应付过去。郎英听了十分痛苦,作为爱人, 他自然是并不希望才宽跟人一起住的,也不希望才、李被人认作夫妻, 可郎英也没办法。他想,才宽爸妈要他立即跟女朋友恋爱结婚,否则就死, 才宽为了缓和现状拿李芳芳当权宜之计, 可是,等才宽跟李芳芳分开, 他们俩的地下关系会不会又再次曝光?难道只要小心一些他爸妈就会忘记了吗?

    可才宽刚交出自己, 郎英无法拒绝对方,半晌以后,他只有也点了支烟,与才宽一起沉默。

    才宽爸妈非常着急, 第一次见李芳芳时就在催着二人结婚。才宽还有李芳芳装作恩爱的样子,互相对视,柔情满满。当天,才宽送李芳芳走后,两个老人心满意足,对彼此道:“看吧,儿子就是不懂事,做父母的必须干预!父母还能害他们吗?父母会给自己孩子找最合适的出路呀。咱们才宽这不是又走回到了正路上吗?我看欧美讲究什么‘子女婚姻自己做主’,这怎么行?”

    终于,两个人在毕业以后举办了场“盛大”婚礼。才宽爸妈把能叫的同学同事全叫去了,他们俩还在致辞中再一次地老生常谈:“只要真心想过日子,一切矛盾都能解决……”最后,在亲吻的这一环节,才宽用背遮住目光,两个人把嘴唇收回,十分生硬地碰了碰。最后,婚礼进入流水席,才宽郎英在酒店的洗手间里偷偷见面,才宽为对方戴上戒指。

    这些剧情拍了一周。

    …………

    这天,剧组移到新的外景。

    婚后,才宽夫妻一路沉默地要走去爸妈的家,参加“聚餐”。在那里,他们会被第一次催生。

    因为天气非常寒冷,一开始就不大顺利。

    摄影机被冻关机了。

    “呃,”于千子说,“谢导,今儿这天太冷了,嚯……能不能改拍拍内景?”

    “不行,”谢兰生说,“北京冬天越来越冷,咱们不能冒这个险。”说罢转眸,“小红小绿,会拾柴吗?在三脚架前生堆火,让祁大摄在后面拍。我看酒店的服务生天天拎着一个铁桶,借一个来。”今天天气凉飕飕的,风却没有,适合生火。不过,谢兰生还挺担心会突然来风刮走树枝的,放在桶里比较安全。

    小红小绿说:“不会……”

    《圆满》的现场副导演正好是从乡里来的,她闻言喊:“我能帮忙!!!”这是一个泼辣女生,叫贾婷,刚刚从北广毕业,也是一个学导演的,想过来攒攒经验。高三毕业后,因为数学太差劲了她打算考美术院校,而后,在美术的高考班里她认识了一个同学,那个男生要学导演还说贾婷考不上的,于是贾婷一怒之下也说要上广播学院,反正美术还是导演对她来说全都一样,最后她还真考上了,对方却没考上,这个性子可见一斑。

    “等等。”谢兰生又想了想:“还是烧点热水来吧,用酒店的暖瓶装着。再买两个大热水袋,到时候用毛巾捂着在摄影机两边按着,试试看。”如果有用就好了,这样总比生火容易。

    小红小绿:“行!”

    祁勇把手揣在袖子里,说:“咝……那咱们就等等他们。”

    “不等,”谢兰生说,“他们回来都哪一年了?他们要先回酒店去,再烧热水壶、灌热水袋,太费劲了。”

    祁勇懵了:“那现在……?”摄影机都冻关机了!

    “……”谢兰生把摄影机的遮光罩儿给拆下来,接着,他跪坐在地上,拉开自己的羽绒服,一手搂着摄影机,一手掀起毛衣,把摄影机往里头塞。

    他的毛衣十分宽大,是他妈妈亲手织的。

    勉勉强强塞了大半,谢兰生又合上羽绒服,几根细瘦的手指头用力拢着两边拉链。

    冰冰凉凉的摄影机贴着肉,让他差点大叫出来。

    “喂!谢导!”祁勇还有于千子等看着兰生全都惊呆了。

    谢兰生他跪在地上,低头看地,棕色毛衣被撑起来,有些滑稽,但众人却只觉震撼。

    “一上午呢,能不耽误就不耽误。”谢兰生还捂着设备,说,“有干等着的时间,还不如把几个比较难的场景多拍几次,或者再给后期剪辑还有配光多点时间,电影永远还能更好。于千子,你也是个当导演的,记着,不管是赶电影展览,还是赶电影公映,千万不要遇到困难就停机了,就歇着了。想要办法克服克服,不要总是干等着,能多一天就是一天,能好一点就是一点。拍电影啊,就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如果干等着,你到最后必定发现你的电影拍不完了。”

    于千子:“……啊,我明白。谢谢谢导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