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随后,《圆满》进入整部电影最压抑的收尾部分。

    在收尾的剧情当中, 只有才宽那对父母觉得一切都很美好。他们“孙子”可爱好看, 才宽父母拿着照片在院子里逢人便讲。90年代,单位的房常带院子, 里面有假河、假山, 还有凉亭, 他们总在院里溜达, 向邻居们展示幸福。

    才宽郎英则关系微妙。郎英觉得, 才宽以后即使离婚也摆不脱这个家庭——李芳芳的那个婴儿在身份上是才宽儿子, 大概也会一辈子是。郎英不知还在做戏的三个人何去何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先珍惜着眼前时光。他常留宿在才宽家,他们显得非常荒谬。郎英讨厌李芳芳, 也不喜欢那个孩子。

    而李芳芳对她的孩子态度复杂又爱又恨。

    婴儿非常似他生父,它时不时大声啼哭李芳芳都置若罔闻,甚至还会大声喝止。婴儿几次哭到吐奶, 胸前襁褓洇湿一片。有一次, 李芳芳还想用枕头蒙他的头让他安静,幸亏才宽给拉住了。可又有的时候, 芳芳也会生出母爱, 照顾他、教育他,虽然随后她又非常厌恶自己痛恨自己。

    李芳芳也痛恨才宽——房子里的另一个人。她意识到她有孕时才宽希望她生下来。如果不是想要留京,如果没有这假结婚,她根本就不可能跟龙应仁有丝毫牵扯, 更不可能给龙应仁生一个孩子。

    柳摇还是演到极致了。

    在白天的亮光里面,李芳芳会整日发呆。她不想吃也不想喝,随随便便嚼点饼干一整天就过去了。有时,李芳芳会走到阳台,对着楼下看上很久。

    谢兰生发现,柳摇在拍这些内容时连说话都变弱了。对着才宽,对着郎英,李芳芳的声音小了。这是兰生没注意的,多亏柳摇的表演了。

    而在夜晚的黑暗当中,李芳芳会满眼空茫。

    祁勇拍摄大特写时,突然,柳摇眼角落下泪来。

    谢兰生没示意停止,摄影机在继续运作。

    泪分别从两边滑下,柳摇的手捞过枕巾,偏过头,擦掉了,再次盯着天花板看,也再次涌出两行眼泪。最后,她“意识”到四下无人,渐渐哭出声音来了,一声儿接一声儿地,十分放肆,又悲又伤,在寂静的黑夜当中像个无助的小孩子。

    摄影机在默默运作,众人又被震撼到了。

    “谢导谢导,”于千子说,“这个表演太厉害了。”

    谢兰生:“……嗯。”

    谢兰生知道,柳摇实际是演自己。李芳芳恨两个男人。才宽父母以死相逼才宽于是娶了自己,而龙应仁因妻子不在把她当作了替代品,两个都有前夫影子。谢兰生能想象出来,李贤虽然不爱柳摇夫妻生活也没少了,一边……一边享受。

    说实在的,他没想到。

    因为柳摇,《圆满》效果比预期的好太多了。

    世上最好的女演员也未必有这个能量。

    她真的已投入一切,也真的在燃尽生命,不管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柳摇完全不在意会伤害到她自己似的,伤心、绝望、压抑、痛苦,一丝希望一丝光明都没留给她自己,少有演员可以这样,谢兰生还挺担心的。演员不管如何投入,都应该有避风港的。同时呢,演浸水的那些内容时柳摇也是全不在意,透支生命、探及极限,实在有些太拼命了。

    还有,为了演出女主的伤,柳摇她在“崩溃”那场后几乎没吃过东西!她不吃饭,只吃吃菜,甚至只喝煮菜的水,还每天都出门跑步,一个星期掉了10斤!谢兰生没要求这个,柳摇却是注意到了,主动表示李芳芳在最后这段应该很瘦。谢兰生也曾听说过演员为戏减重的事,但那都是在开拍前,他没见过这么狠的,对健康太不好了。

    柳摇甚至把在场的其他演员也带动了。龙应仁的演员、龙应仁妻子的演员还有“才宽的父母亲”个个都有超常发挥,不仅仅是演出来了谢兰生他要的感觉,甚至还能升华升华,让一切更触目惊心。

    谢兰生觉得,前半段有莘野压着,后半段有柳摇压着,《圆满》这部独立电影从头到尾都挺炸的。而他自己也还不错。剧本是他本人写的,他最知道自己要的,本来还有点放不开,可在拍摄的过程中一个“爱人”一个“妻子”却迅速地让他入戏了。

    谢兰生是真没想到《圆满》可以拍成这样。莘影帝是一个意外,柳摇更是一个意外,他相信在展映之时它能震住所有观众。

    他本来对拿奖这事也并没有太大信心,可现在,莘野、柳摇演完之后,谢兰生的把握大增。

    …………

    拍完夜戏都凌晨了,可谢兰生有些烦闷,抽出根烟叼在嘴里,拍拍裤兜,却没发现火机。

    莘野见了,向于千子借了火柴,走到谢兰生的面前,三根手指轻轻捏着,往回一划,点着了,红色火苗蹿升、跳动。

    1995年,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在用打火机了,可有些人还是在用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