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12月1号,电影开机六周以后, 谢兰生拍最终场了。

    才宽儿子的周岁宴——李芳芳与才宽儿子家人欢聚一堂共同庆祝, 人人眼神充满艳羡,两家父母笑声连连。

    周岁宴的欢声笑语前是才宽家的寂若死灰。李芳芳的双目空茫, 她的儿子安静睡着。才宽郎英刚交合完, 仰面躺着, 各怀心事。

    作为导演的谢兰生到这终于松了口气。拍电影是西天取经, 需要经历八十一难, 如今他可终于站在塔克西拉的大门口了。只要今天拍完、寄出, abc lab那边说没问题,他第六部电影《圆满》就能正式杀青了。

    总算没有超出时间。

    谢兰生共留了7天用来处理各种意外, 结果,因柳摇被混混骚扰他蹲监了整整四天, 另外一些杂七杂八把耗尽了最后三天,到这进度正正好好,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可以说是幸运的了, 并没有被耽误什么。

    “周岁宴”的拍摄场地是北京的一家酒店。谢兰生已订好餐位,群演会在11点就位。他到时候会讲讲戏, 12点钟正式开拍, 并在饭店三点收工前把这场全部拍完。

    群众演员自然也是副导演华国光负责。他通过当地群头招募到了60个人。

    兰生指挥小红小绿把现场全布置好了。墙上贴着“生日快乐”以及可爱的小装饰,还张贴着今天“寿星”一张一张的照片。蛋糕也是准备好了,在一旁桌上。

    “行了!”谢兰生见小红小绿爬上爬下也很辛苦,“就这样儿吧。”

    小红小绿:“好咧!”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 谢兰生去厕所换衣服。在儿子的周岁宴上才宽需要身着正装,但谢兰生布置片场不大方便领带西装的。

    谢兰生就一套西装——四年之前在都灵时莘野带他去店里买的,也是莘野送他的,2000来块。不过,白衬衫他后来穿过,穿旧了,现在搭的是后来买的。

    谢兰生把衬衫穿上,而后拎着领带顿住了。

    并没多想,他就走到莘野面前,跟莘野说:“来,帮帮忙。”他很清楚莘野会系,当年就是莘野系的,这个时候让莘野帮忙是最方便的。

    莘野垂眸看看领带,显然认出它的来历了,手指细细滑过真丝,像回到了四年以前,回到了都灵的冬天。

    夜蓝色的真丝领带,斜条纹的,看着还是崭新如初。

    莘野调整好了领带,开始打圈,说:“才宽只是一个老师,用最简单的系法儿吧。”其实西装也太贵了,谢兰生不知道而已,以为是2000。

    谢兰生是头回知道领带还有不同系法,完全任由对方摆布,点头说:“好。”

    莘野眼眸向下一扫,挺明显地顿了顿,而后再次看着领带,云淡风轻地随口道:“这白衬衫也太透了。”

    “啊?”谢兰生垂头看看,感觉真是有一点儿。

    他买衣服并不在意,随便拿随便买,他今天才发现这个白衬衫有点透了。

    莘野觉得,这谢兰生真的还跟当年一样,想让自己死他身上。拿着自己送的领带来让自己给他系上,完全不觉让人穿脱这种事儿是暧昧的,而且,领带需要系在胸前,他把自己搞这么透,挺可爱的粉红色的两颗……隔着衬衫若隐若现,让人想用……洇湿,一窥究竟,再把衬衫给撩起来,吮-吸、拨-弄,让它站立,也战栗,同时感受手里细腰随着节奏轻轻发抖。

    然而只是想想罢了,不能宣之于口,不能示之于人。

    莘野知道,谢兰生是没感觉的。四年前,他对着自己嘬,对着自己亲,故意舔着他的鼻尖再转悠到自己面前,问“牛不牛逼”。

    这个家伙只爱电影,根本注意不到别人,若非自己侵略性强他永远都看不见自己。剧组上周曾聊天说各自的兴趣爱好,祁勇喜欢喝酒蹦迪,喜欢high,岑晨喜欢足球,柳摇喜欢做小手工,而谢大导却笑着说:“喜欢电影。”当时一大圈人围着他问:“除了电影呢?”谢兰生想了想,回答:“没了。”电影占据全部生命,他没时间去干别的,也不想要去干别的,他很投入也很快乐,从没腻过也没累过,这些年来从未有过一分一秒觉得其他事情比电影更有趣,这个事实让剧组的所有人都唏嘘许久。

    莘野又用细长的手指灵活地打领带了,最后,在收结时,莘野又说:“看我眼睛。”他比兰生高12厘米,这样一来角度正好。

    谢兰生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要被吸进去了。莘野眸子又黑又深,让人可以溺毙其中,当那眸子当中只有自己的时候……很惊人。

    谢兰生就移开眼神,看旁边,莘野把结滑上颈窝,而后突然捏着那结把谢兰生往他自己胸前一扯!

    谢兰生猛跌了一步,二人胸膛几乎挨着。谢兰生在一跌之后自然而然抬头看莘野。

    莘野又把谢兰生的后颈领子理了理,挺正常似的,但谢兰生就是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