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谢兰生点头以后,莘野同意复制样片了。莘野英文比中文好, 沟通以后毫无障碍。

    接着, nathan一边按谢兰生的剪辑版本粗剪样片,一边把最后一本电脑素材寄给兰生, 谢兰生则在北京的“电脑室”里完成操作, 再给abc lab在悉尼的总部公司发回过去。虽然北电开电脑课, 但也只教他们打字, 谢兰生对操作电脑其实感觉非常陌生, 只觉那个“画图”工具玩儿起来很有意思。一开始, 若非莘野手把手教,谢兰生是剪不出来的。当然, 也多亏了新出的windows 95了。素材不是用软盘装的,而是用别的装的, 叫闪存卡,容量颇大。

    去年,美国公司sprint在中国开了两条64k的“道路”, 中国也有互联网了, 有网页了,谢兰生还打算拍完《圆满》也去中关村学呢。中关村那立着一块“瀛海威”的广告牌, 写着“中国人离信息高速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 听说,在那能学网络知识,看网页、上论坛……谢兰生还蠢蠢欲动的。

    nathan用两周做完粗剪,给莘野在机器上放。

    结果, 这一看下,问题大了!

    有些画面明显不对!

    这时,电脑屏幕很小很小,画面又要切成四格,而中国的“电脑室”里设备还要更加落后,屏幕还要更加袖珍,分辨率也更加不行,人的脸是看不清的,谢兰生也没意识到。结果,被投在了大屏幕后,莘野发现,有些画面焦点错了,有些画面焦距错了,有些画面……而谢兰生在剪辑时对这一切毫无察觉。因为早被官方禁了,谢兰生也不好再去北影厂等看样片了,这四年来全是由nathan在海另边给他把关的。这回,因为能看扫描片了,谢兰生还非常笃定不会有问题出现了呢。

    “谢导,”在电话里,莘野说,“第30场第3镜,第60场第6镜,焦点错了,第45场第1镜,还有第90场第1镜,焦距错了。”莘野当时在现场听谢兰生的调度过。他总跟着谢兰生走,知道这些该什么样。

    “……啊???”谢兰生说,“不可能吧?!”

    “真的,”莘野说,“祁勇请的那焦点员在洛杉矶出生长大的,我能感到他受不了北京冬天的气温。出问题的几个场次全都是在室外拍的,手抖了吧,或者僵了。”

    “原来如此……”

    莘野又是继续补充:“nathan剪辑时也没想到,他以为就该这样,糊里糊涂跟着您的剪辑版本剪样片了。”

    谢兰生长长地吐气:“莘野,幸亏你去看了。”

    莘野低笑一声:“应该的。”

    “那这几镜,另外几条能不能用?拍没拍对?”

    “我看过了,”莘野说,“第30场第3镜,第60场第6镜,前面那些是正确的,后边一条也是正确的,只有选的是不对的,第45场第1镜,第90场第1镜……两个都是一条过的。”

    “我想起来了。”谢兰生说,“第30场第3镜,第60场第6镜,祁勇说了焦点不对,我本子上也记上了,但剪辑时在电脑上没看出来有问题,就选了前面的,感觉感情更饱满些。嗯,这两镜用后来拍的,就好。”如果不是有电脑了,还真未必有这问题,他当时把两只眼睛都几乎要盯瞎了。

    “差的很少。”莘野说,“但,用大屏幕能看出来,脸的边缘有些模糊。”

    “嗯。至于第45场第1镜,祁勇可能也没发现……”谢兰生翻分镜头本,沉吟半晌,“具体哪个画面不对?”一般来说,每拍一本,导演都要看看样片、决定是否补拍,可谢兰生要送电影到悉尼去制作后期,同时自己没有护照不能出国不能盯着,就只能靠nathan他们了,可nathan毕竟不是导演,过去片子冲洗完后大小错误也经常有,除了《生根》,谢兰生也只有忍了。可他这回希望拿奖,对于瑕疵不想将就,把莘野给派过去了,事实证明,太厉害了。如果没有莘野过去,他就只能再将就了,哎,本来以为有电脑了,可以亲自把控一切了,谁知因为屏幕太小还是会有“漏网之鱼”。

    对问题,莘野回答了,谢兰生用他的铅笔在分镜上戳戳戳戳,有了主意,道,“咱们换个叙事方式。这个画面直接拿掉,然后……”

    莘野记住了,说:“好。”

    “嗯,第45镜里有郎英,只能这样做弥补了,问题不大。至于第90镜……我想补拍。于千子和柳摇都在,祁勇他们也还没走,赶紧拍了,然后寄过去。”

    莘野算算时间,颔首:“行,那尽快。”

    “嗯,明天就拍。”

    “另外,”莘野又道,“也是因为屏幕问题,还选错了一些画面。《圆满》里的不少镜头咱们拍了好几个版本,您用电脑做了选择,然而实际放大以后有些地方有些变味,比如表情,我不确定,您听听看。”

    “……你说。”

    “好。”莘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