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星期日的晚上六点,谢兰生到山釜餐厅参加《圆满》的庆功宴。其实聚餐是在七点, 但兰生想提前过去迎接《圆满》的老友们。他是自己坐公交去的, 没让莘野来东四接,他一路上攥着金熊, 一次都不敢撒手, 就担心丢了。

    自《生根》后每回电影在国际上卖出版权他都会请主创主演到山釜来吃上一顿。谢兰生想, 作为导演他给不了别的东西, 那至少让主创主演可以吹吹“三刀一斧”。

    莘影帝是第二个到的, 时间大约是六点半。

    到了以后, 莘野站在包间门口对谢兰生轻轻一笑,谢兰生则几步过去, 拉着莘野手腕进屋,还把包间门关上了, 自己靠在门板上,另一只手捉住莘野另个手腕,扬着脖子问:“昨天晚上睡好了吗?”

    莘野嗓子有点儿哑, 对谢兰生垂下眸子:“没睡着。”

    谢兰生眼一眨不眨, 道:“我也没睡着。”他总觉得刺激、兴奋,确确实实是睡不着。

    莘野听了, 抬手扶住他腰, 准确捉住他的嘴唇,谢兰生则指尖一滑,一路搭上对方宽厚的肩。

    他们又是互相轻抿,啧啧地, 接着舌尖开始交缠,蔓藤一般。两人力道越来越重,范围越来越大,渐渐变得呼吸粗重。

    谢兰生的舌系带长,甚至能舔到鼻尖,他上中学学英语时有些同学发不好“l”音,谢兰生就总欠欠儿地张着嘴巴、勾着舌尖,对好朋友“llll”一顿表演。而莘野呢也绝不短,两条舌头摩擦面积比别人大,还更灵活,于是疯狂互相搅动,无论如何也索取不够,山釜餐厅的包间里全是急促的呼吸声。谢兰生昨晚比较被动,这会儿胆子却是大了。

    谢兰生又来感觉了。

    然而这次他强忍着,没有一把推开莘野。

    莘野扶着谢兰生腰,把对方按在门板上。他想走近对方一些,努力向前了一小点,却没想到两人……隔着裤子贴上了一点。

    莘野明显僵了一下。

    谢兰生也僵了一下,不过,仅仅隔了一两秒钟他就决定不退反进。

    莘野一下被刺激着了,他的手指极用力地掐住对方的两侧,把人钉在门板上,更深入地探索口腔,更大力地汲取味道。

    两人舌尖交缠的同时,也胡乱地撞击彼此,难分难舍,室内温度骤然升高,全是旖旎,全是缠绵。

    失控持续了十分钟,莘野方才后退一步,双手按着谢兰生肩,眸子垂下看向地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平复心情。

    谢兰生则向上望着布置精致的天花板,握着莘野两只手腕,也让自己平复下来。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其他人就快要来了。

    片刻后,见差不多了,兰生把门重新打开,与莘野到桌前坐下。他自己在主位上,莘野在他右手边,他们两人在桌布下十指相扣,轻轻说话。

    莘野拿出他在德国给兰生的其他礼物,有吃的,有喝的,还有用来当摆设的。他还扯出一本十分精致美观的相册来,相册里边都是他在影展期间拍的相片。

    莘野指着那些相片,一张张讲,他第一天做了什么,第二天做了什么,第三天……各对应着哪些照片,谢兰生就凑过头去,一点点看,一点点想。相册里,他看到了场刊广告,看到了展映现场,看到了记者会场、也看到了各个媒体登的报道、大影评人写的文章,还看到了闭幕式兼颁奖晚会……莘野说,场刊、报道他也带来了,等下拿给谢兰生看。

    他们两人讲着讲着就会自然接一个吻。抻着脖子,努力靠近,同时因为包间的门有一道缝并未关死,不敢太过投入。

    …………

    6点55时,于千子到了。拥抱以后,他坐在了谢兰生的左手边,仅次于主位。

    接着,副导贾婷和华国光、剧组助理小红小绿、录音师岑晨、还有饰演才宽父母的那两个老牌演员也陆陆续续都到了。祁勇还有焦点师则早在两个月前就回美国了。

    7点15时,谢兰生说:“好了,点菜吧,人到齐了。”

    “人到齐了”这四个字让所有人都有些伤感。谁都知道,这部片子的女主角不能来了。柳摇的事在她走后次日就被告知给大家了,不过,于千子也只是说了“因为失恋还有离婚”,谢兰生对于千子都没有说出李贤的名字。

    谢兰生给莘野边上的空位也要了一套空碗、空筷和空酒杯,还端端正正地摆上了柏林影后的银熊奖杯。他打算在庆功宴后把她放在柳摇墓里。

    没大忍住,几个主创谈论起了柳摇的死,都不明白,也不理解,其中小红最为难过。莘野认为她有抑郁,说了说这类人的心理状态,还有柳摇“知道自己天赋有限,只能演好李芳芳”“在生活里没追求了,在工作里也没追求了”的绝笔书。众人叹息。

    但紧接着,于千子就建议大家不要谈论女主角了,因为只会徒增伤感,大家点头表示赞同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