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与电影局约好以后,莘野说带谢兰生到金山岭去赏赏杏花, 放松放松、平静平静, 谢兰生也自然应了,他一向听莘野的。

    此时已是4月17号, 金山岭的杏花开了。

    金山岭的这段长城比较冷门, 人烟稀少, 但它却是万里长城精华地段, 非常漂亮。

    天蓝蓝的, 是深蓝色, 万里无云。

    谢兰生与莘野两人用半小时爬上长城,肩并肩, 吹着风,缓缓地走。

    两侧杏花全都开了。两人踏着千年灰砖, 一边说话一边散步,他们头顶是蓝的天,两边是白的花, 长城壮丽而又庄严, 蜿蜿蜒蜒宛如巨-龙,在尽头处游向天空, 杏花娇美而又纯洁, 一点一点宛如初雪,无边无际,影影绰绰,二者形成鲜明反差。

    “莘野, ”谢兰生说,“花儿真好看。”

    “嗯。”

    “下周可以去玉渊潭。”谢兰生说,“能看樱花,还能划船。莘野,你会划船不会?”谢兰生还挺厉害的,控制方向游刃有余。

    莘野一顿,说:“不会。”

    “咦,”谢兰生问,“在美国,在洛杉矶,你们不到水里玩儿吗?”

    “去。”莘野含笑,“经常去。”

    “那?”

    “乘爸妈的游艇出海。”莘野说,“有时一家三个人去,有时一群朋友们去,有时散心,有时开party,不一定。继父会开,我也会开。”他那继父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有,还不少,因为是做酒店生意手里还有一大堆岛。

    谢兰生:“…………”

    不想说了。

    “明年吧。等闲下来,回一趟la,咱们两个也出出海。”

    谢兰生没大当回事,笑笑,说:“行!”

    金山岭长城很特别。它有“障墙”横于道中,宽度是马道一半,上面遍布望孔、射孔,这样,万一敌人攻上长城,守城士兵可以反抗。它还有“挡马石”,可以拦住敌人马匹,也有“文字砖”。此外,因为敌楼非常多,形态各异功能各异,也都值得一看,比如“将军楼”上就全都是浮雕,有虎狮,有龙凤。

    这里游人实在太少。走出去了一段路后,兰生莘野就落单了,他们四周空荡荡的。

    可两个人一直继续。

    到远处的“拐角楼”时,谢兰生发现,这是一个120级台阶,60度的陡坡,他手脚并用地爬上去,终于走进拐角楼了。

    这里很高。从射孔俯望出去,只见长城蜿蜒不绝,又见杏花无边无际,兰生莘野看了会儿外头,又望向了彼此。

    谢兰生的心中一动,拉过莘野,吻上他唇。

    莘野的手搂住他腰。

    在无人处亲吻莘野,兰生喜欢这样。他深爱着这个男人,他叛逆,他想说,可他不能,不可以。于是,这宛如是一种宣告,给天看,给地看,给一切看,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只等某天给众人看。

    这像一幅电影画面。谯楼斑斑驳驳,岌岌可危,又沧桑,又深沉,它见证着几千年的铁马金戈、腥风血雨。窗前,一对恋人细细拥吻,窗外,千年巨龙游向远方,上面是永恒的蓝天,两边是美丽的白花,随风摇曳,清香阵阵。

    从金山岭最远处的“望京楼”再折返回来时,太阳有些要落山了。

    金黄爬上断壁残垣,也染上初开的花,兰生、莘野眯着眼睛,只觉别有一番味道。

    谢兰生想起许多诗来,比如“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比如“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比如“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谢兰生的紧张心情一点一点被放下来,觉得,莘野的的确确很了解他。

    此前,被梳理了思路之后,他不绝望了,可还是紧张。

    他准备了一个半月,希望有好的结果。

    昨天一天过于忧虑,对四月天都有些厌了。他会觉得,冬天一过,阳光亮到有些虚假,大水似的,白茫茫的,把北京城全淹没了。金的箭头、银的箭头,带着堂皇万箭齐发,在天地间破空而去,把他们都穿的透透,一如“解禁”后的状况。

    可今天呢,看看天,看看地,看看历史,好多了。

    一个半月只是一瞬。

    …………

    就这么着,回来以后,谢兰生就静静等待一周后的“审判会”了。

    还算平和。

    不过,谢兰生完全没想到,他自己还没“上刑场”呢,莘野那边竟然先出问题了!!!

    本来说好会为深蓝影业提供5000万贷款的那家民营银行,反悔了。

    双方还在修改协议,银行可以全身而退。

    严格地说,民营银行的不厚道其实也是事出有因。

    在某金属的领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