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独立电影人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八月中的时候,终于, 《一见钟情》要开机了。

    周景走后, 谢兰生又请了一个演员副导。此人只能说不过不失,谢兰生也只好认了, 他带着这演员副导艰难完成了后续选角。同时, 这半个月, 深蓝影业今年投的两部电影也开拍了, 要开影院那个商厦的改造也正式动工了, 莘野同样工作很多。

    开机地点是在南方, 不在北京。谢兰生觉得,电影内容还是敏-感, 最好发生在小城市,这样, 到时候,他可以跟电影局说,这是地方个别现象, 不是中国普遍现象。

    原定开机的那一天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第二天也是,第三天也是, 内景场地又没起租, 谢兰生便只好等待。拍电影最害怕这些,每一天都空耗资金。不过,剧组里的香港人说,“下雨”说明片会大卖, 而宾馆的服务生也说,今年大旱,因为他们片会大卖,当地竟然下起雨来了,农民庄稼又有救了,让谢兰生这不迷信的也莫名地开心起来。

    幸好,原定开机的第四天,阳光普照,万里无云。

    剧组办了开机仪式。兰生自己不信这些,可组里有人信,尤其是,很多香港人信,于是兰生还是认真地准备了开机仪式,在桌子上蒙了红布,摆了香烛、猪头、水果,带领剧组的主创们挺虔诚地烧香、祈祷,希望神仙让演员们安安全全,让拍摄顺顺利利。

    …………

    开机仪式举行过后大家分头吃了早饭,而后,工作人员布置场地,准备开拍,谢兰生跟几个主演却还在餐厅讨论剧情,谢兰生手舞足蹈地讲,杜授田、孙芊芊则坐在他左右。

    今天要拍的这段是,片中女主角路一停对男主角刘牧在酒吧里一见钟情,从咖啡厅出来以后,路一停装右脚扭到,需要扶着男主角走。而后,又装眼睛迷到,让男主角帮她吹吹,捧着脸。此外还有其他内容。

    他说:“这里……”

    结果,没想,还没说完,小红小绿就大喘着跑到兰生的面前来,说:“谢导谢导!”

    知道肯定有出事了,谢兰生问:“嗯?”

    “谢导谢导,”小红一急就爱跺脚,“香港团队、内地团队在那边儿打起来了!!!”

    “!!!”

    香港团队内地团队产生矛盾打起来了?

    这才是开机第一天!

    谢兰生也知道,香港、内地背景不同,在文化上也有差异,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才第一天就出问题。

    他“腾”一下站起身来,说了一句“走”,就大步地走出餐厅,跟着小红去现场了。

    到片场,果然,香港团队、内地团队正面对着互相指责。两边都是义愤填膺,手指指着,破口大骂,而两边儿领头的人则分别是两个老大,香港团队是美术指导,内地团队则是录音师,一个叫瞿大年的——当时岑晨不能加入,这瞿大年便被请来。

    谢兰生走过去,问:“怎么回事儿?”

    美术指导与录音师争着抢着开始描述,谢兰生也听不清楚,说“停停停,停停停,一个一个来。瞿大年,你先来。”

    把两边的话都听过,谢兰生也大致了解了。美术指导和录音师因为技术出现矛盾,录音师瞿大年认为这样布景影响收音,美术指导却说自己这个方法用过多次,是录音师水平不够,该录音师自己解决,他们两个吵着吵着,美术指导一句说过了,类似于“你都能进组?”,瞿大年则当场跳脚,认为对方是在鄙视内地人的摄制水平,一招呼,其他内地工作人员呼啦啦地都围上来,接着,香港工作人员一看对方这个架势,也围上来,双方越吵越凶,越吵越上头了。

    美术指导与录音师一个一个地说完后,都叫着道:“谢导!您给评评这个理儿!!!”

    “……”

    谢兰生知道,美术指导与录音师两人都是核心主创,各带一支队伍,各负责一个重要部分,一个是画面,一个是声音,与此同时,两人身份又很敏感,在这样的一个场合各自代表所属区域,一个是香港,一个是内地,他不可以评出理来,不能赞同任何一方,也不能反对任何一方,否则以后,美术组、录音组,甚至香港团队、内地团队必有一方怨气横生。同时,现在剧组工作人员呼啦啦地围在这里,几十双眼睛在盯着,几十个人在等结果,他也不能当“手下”面批评任何一个老大,这样会损老大面子,也会削老大权威,于是,想了想,谢兰生走上前去,对着四道愤怒的眉,和等他评理的人,小声地,用后面人不会听到的音量说:“你们确定要‘评理’吗?”

    而后,没等他们开口,谢兰生又望着他们,道:“佑宁,大年,是这样的:片场不是公堂,导演不是青天老爷。片场就像公司,导演就像boss。你们两个对于电影都是最最重要的,听到了吗,最最重要。你们要是无法合作,无法共存,那就只能走一个了。boss呢,不会关心谁对谁错,他只关心谁更有用,或者,谁比较难被替换掉

章节目录

独立电影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superpand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uperpanda并收藏独立电影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