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硬核快穿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跟苏老师熟悉起来之前,冯修岚一直是个独行侠。

    而他的手机通讯录也是一片贫瘠,贫瘠到什么地步呢,一个电话号码都没有,这就导致冯同学在听到是自己的手机响时,表情楞了一下。

    悦耳的钢琴声还在响,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是香圳本地的。

    冯修岚在看到屏幕上的那串数字后,半点儿犹豫都没有,直接原将手机揣回了兜里,不挂断,但也没拒听,就任凭它喧嚣着。

    谭昭的记忆力甚好,他只瞄了一眼电话号码,就明白过来冯少年为何不接电话了。

    这是那位何秘书的电话号码。

    刚拆了石膏,冯修岚的走路姿势还有些笨拙,等他俩一前一后走出医院,电话已经响过五遍了,并且锲而不舍,很快又打了过来。

    冯修岚终于脸带不耐地接起了电话。

    那头,却并非何秘书的声音,而是一个中年男子略显低沉的急促声:“冯修岚,你在哪里!”

    冯少年握着手机的手陡然一僵,整个人瞬间绷了起来,就像一张瞬间被拉紧的弓一样,但他的声音却很平静,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我以为,您不会关心这种事情。”

    “我不管你在哪里,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老宅一趟。”

    那头话音撂下,电话就被挂断了。

    这哪里像是一对父子该有的对话,但这确实就是一对父子,何其讽刺。

    冯修岚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其实他心里早已不期待那些所谓亲情了,但……终究还是不甘。

    外婆让他不要恨,苏老师说他温柔,其实他心里……充满了恨。

    他恨冯家人,所有人。

    “走吧,不想去的话,老师带你去散散心。”

    冯修岚当然不想去,也不会去,等“穷游香圳半日行”回到小区门口时,却还是被何秘书堵了个正着。

    何秘书依旧是那副精英模样,对着冯修岚道:“修岚少爷,请。”说着,恭敬地给冯修岚开了车后座的门。

    冯修岚径直往小区里走,鸟都没鸟何秘书一下。

    “修岚少爷,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今天拆石膏的好心情终于全部殆尽了,冯修岚的拳头捏得死紧,很想出手跟人打一架,但他知道这跟何秘书没有多大关系,下命令的另有其人。

    “需要老师陪你一起去吗?”

    何秘书刚要拒绝,冯修岚已经率先开口:“不用,我能应付的,苏老师不用担心。”

    谭昭站在小区门口看着车子远远驶过街道口,随后汇入车流,消失不见。

    系统:宿主,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谭昭什么作风?这事儿要搁江湖上,他肯定早就出手了,他惯来恣意妄为,像这种没有良心的父母,见一个修理一个,见两个修理一双。

    但怎么说呢?

    [冯少年心高气傲,这是他的家事,你别看他准备偷偷离开香圳,心里头憋着坏呢。]

    系统:所以呢?

    [他不希望任何人插手,包括我。]

    系统:……那常h父母,你就插手?

    [那不一样,而且你以为我说的那番话能顶多少用?]

    系统:啊?你们人类的心思,可真复杂。

    在系统的数据分析看来,常h的情况确实同他家宿主所说,既然是事实,为什么常h的父母不认同?承认自己的女儿优秀很困难吗?在系统看来,品德的优秀,远比成绩的优秀重要很多。

    系统表示不懂。

    复杂吗?确实挺复杂的,爱是真的,责骂也是真的,或许当场的时候,常h父母听进去了一些,但倘若下次常h的考试名次再往后跌,说不定还会背地里怪他多管闲事,说他难怪带的班级这么差云云。

    所以,他大概只能期盼下次常h同学给力一些,才能让他那番话的效力再长久一些。

    谭昭望了一眼月色,随后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进了小区。

    而另一边,冯修岚已经站到了冯家老宅的门口。

    冯家在香圳本地很有名气,老宅造得气势磅礴,夜色中就像一只巍峨的巨兽一般,冯修岚虽然姓冯,对这里却没有丝毫的熟悉感。

    作为这座宅子主人的儿子,他在这里没有房间,来过的次数一只手也数得过来,比冯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还要像个外人。

    “修岚少爷,请。”

    冯修岚穿着一身三中的深蓝色校服,站在老宅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一天到晚,没个正行!就知道打架,长辈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你外婆就是这么教你的吗?”冯父从环形的楼梯上下来,他穿着一身精致的高定西装,明明已经年近五十,却仍然身姿挺拔

章节目录

硬核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小狐昔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狐昔里并收藏硬核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