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硬核快穿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戏精, 这绝对是个戏精!

    庄老你儿子这么能演,你造吗?!

    谭昭现在合理怀疑, 庄老每次提起儿子都狂叹气, 是因为庄呈言这神一样的戏精性格!这搁谁家都很闹心吧。

    “顾同学,你看咱们实验室人际关系简单,只要你来, 你就是二把手!”庄呈言说着, 已经换上了白大褂,配上他斯文俊秀的小辫子,活生生一个骗砸!

    “告辞告辞。”惹不起惹不起。

    谭昭转身就要跑, 庄呈言哪舍得人走啊, 他泡了这么多天图书馆, 就逮着这么一只能入眼的兔子,就算是撒泼打滚,他也要把人留下来:“这位大爷, 你行行好吧!我没有你不行啊!”

    如果是漫画里,谭昭觉得自己的额头肯定被画满了井字格,这还带强买强卖的啊?他后悔了, 他今天就不该来图书馆!

    “你先放开我, 咱们萍水相逢,好好说话不行吗?”

    “不行,你会跑的!”

    行吧,还挺有理有据,谭昭无奈了:“我不跑, 你这实验室既然缺人,跟系主任说一声,应该多的是人来加入吧?”所以真没必要逮着一个就硬上啊。

    说起起来,小庄先生他很有话说:“你以为我不想啊,他们都不想来!说我吹毛求疵,事儿逼,事贼多还课题乱跳,明明是他们跟不上节奏!不过我看你骨骼清奇,一看就是学化学的好料子。”

    “……我学生物的。”

    庄呈言满不在乎地甩了甩手:“生化不分家嘛,都是一个东西。”

    “我不!我对生物爱得深沉。”谭昭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

    “哎呀,咱们成年人,爱一个多无趣啊,是成年人就都要啊!”庄呈言试图挽留。

    谭昭发出了最后的声音:“不,我还是个孩子!”

    小庄先生一楞,觉得自己终于遇上了可遇不可求的对手,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啊:“朋友,别挣扎了,咱们可以一起做孩子呀~”

    庄教授,你为什么不管好你家儿子!

    谭昭是被庄呈言软磨硬泡拐去实验室的,当然,他绝不会说是因为小庄先生拿出了他感兴趣的资料,才“被迫”屈服的。

    实验室的魏师兄听到顾玺上了庄呈言的贼船,当场就惊讶地开口:“师弟,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谭昭当场就给人表演了一个疯狂眨眼睛。

    “行吧,你保重,师兄没什么能给你的,你要是猝死了,师兄会替你打电话叫救护车的。”魏师兄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然后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谭昭:……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庄呈言堪称神出鬼没:“来不及了哦~来吧,阿玺,到你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踏上这搜小破船后,谭昭才知道庄呈言虽然只比他大两岁,却早早直博成功,现在没有毕业,纯粹是这人自己没想毕业。

    “毕业?不要!我对q大爱得深沉,还想多待几年呢!”

    一听,就不是正常人能说出来的话,庄呈言在化学系人称“庄疯子”,当然这个名声只在极小的圈子里传播,谭昭还是偶然遇上前一个被小庄先生“逼走”的学长才知道的。

    “你就装疯卖傻吧,上一个被你高强度作业逼走的学长,发际线都倒退三厘米了,他说要去系主任那里告你工伤。”谭昭打开电脑,边操作边道。

    庄呈言表示也很无辜:“可是我的发际线还好好的啊,我爹都还好好的呢,再说,咱们实验室没有五险一金的。”

    ……更像贼船了。

    虽然这座小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经实验室,但庄呈言这个年纪就读博,还是非常有真材实料的。不过谭昭也算是发现了,实验室的数据是真的乱,大概除了庄呈言本人,没有人能看懂了。

    “你这也太天马行空了吧?说出去还以为你是学艺术的呢。”谭昭皱着眉道。

    庄呈言将数据记录下来,自有一番自己的逻辑:“四舍五入咱们也是搞创造的,没有点儿想象力,怎么搞!咱们也是搞艺术的,只是科学艺术罢了。”

    “……行吧,你开心就好,这个数据,不对!”谭昭忽然正经道。

    “不可能……哎,是有点问题,你等我五分钟!”

    五分钟后,庄呈言仍旧陷在自己的思路循环之中。

    才三天不到,谭昭就习惯了,他将手里的数据放下,开始整理下一册,什么鬼的江湖救急,就是来整理实验数据的,难怪学生物的也可以了。

    不过这庞大的数据量,确实很能折磨人,难怪学生化这么容易秃了。

    裴念发现弟弟已经两天没到他这里来了,聊微信也只是匆匆两条,难不成是在学校遇上困难了?

    “说起来,最近怎么没看到小顾啊?”

章节目录

硬核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小狐昔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狐昔里并收藏硬核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