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硬核快穿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曲凭意忽然近前, 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你似乎很关心本座的脸?”

    谭昭向旁边一靠,倚在廊柱上道:“自信点, 把似乎去掉, 我老早就告诉你我是个画师了。”

    “你可真是不怕死。”

    “承让承让。”谭昭抱拳敷衍地摆了摆,“你此番下山,应该不止是找我办事这么简单吧?”说真的, 要不是因为原主的心愿, 就算是给他十万八千两黄金,他也绝不会掺和落凰山的事。

    曲凭意此人身处局中,跟人形麻烦也没差多少了。

    再者说, 这位主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 未到后面, 谁知道结果如何呢。

    曲凭意抬眸看了一眼人,轻轻地坐下,他的伤还未好, 又强行离开落凰山,自然不太好受:“所以,你是在等本座来找你。”

    “话没那么绝对, 我在想如果你下山来找我, 我就同你交个朋友,就这么简单。”谭昭真诚地开口。

    “朋友?”曲凭意忽然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内力翻涌,一口血飙了出来。

    这也太夸张了吧?

    “我说的笑话, 很好笑吗?”

    “好笑,太好笑了!你没听他们说吗?我是天道孽子,天煞孤星,接近我的人,没一个能有好下场的,就这样,你还想做本座的朋友吗?”这声音冷得出奇,也带着十足的嘲讽,嘲讽自己,也嘲讽别人。

    谭昭对曲凭意称不上了解,这也才不过第二面,但他自问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力的,曲凭意的命格如何他算不出来,但人嘛:“我觉得这一点儿也不好笑。”

    “哦,是吗?”

    气氛忽然变得凝灼起来,谭昭忽然一笑,点头道:“当然,再说了,做天道孽子有什么不好的?”他都做了好几个世界了。

    系统:是哦,你天道爸爸还经常给你劈雷玩~

    [打是亲,骂是爱嘛。]

    曲凭意闻言呼吸一窒,差点又咳出血来。

    谭昭的歪理,说起来那绝对是一套一套的:“就算是孽子,那也是亲生的,生而不同,并非你之过,倘若下次有人再这么说你,你就说他们连天道孽子还不如。”

    “……”不知为何,曲凭意觉得和此人聊天真累,还有点费血。

    于是他果断转移了话题:“本座不需要朋友,你走吧。”

    谭昭忽然拍手起来,一副如梦惊醒状:“对了,说了这么久的话,我还没做自我介绍呢,我叫余温书,主业风水,副业画师,偶尔还兼职做点小生意,请多指教。”他自己说完,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这职业简直时髦度点满啊。

    “余温书?”

    谭昭非常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就非常自来熟地拉着人去吃饭了:“来来来,你受伤了,多喝点鸡汤,这家野店的风味虽然粗犷了一些,但胜在食材新鲜,滋味甚是不错的。”

    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曲阁主莫名其妙跟人同桌吃饭,灌了一碗真鸡汤,味道就像人说的,风味简朴,但大概是冬日里,这碗鸡汤足够滚烫,稍稍温润了一下内府。

    他放下碗,道:“今日是冬至日。”

    “咦?我居然忘了,那今日应该吃饺子才是。”说着,谭昭就招呼小二去煮两份汤饺来,要的三鲜素饺子,显然是体谅病号。

    “……”

    谭昭见人不说话,还道:“怎么不说话?”

    饺子很快上来,圆肚白,一只只浮在碗中,氤氲的热气将它们渲染得格外柔和,这与他过往二十五年的人生完全无关,甚至与他格格不入,曲凭意伸手碰了一下碗壁,灼热几乎能将他的指间烫伤。

    他掩下某种情绪,伸手将饺子碗推开,站起来道:“本座没有时间陪你玩交朋友的游戏,告辞。”

    然后直接用轻功离开,半点儿没给余温书反应的机会。

    谭昭咬着半颗饺子:“……”

    系统:宿主,醒醒吧,人家不想跟你做朋友。

    [谁说的?]

    谭昭的眼神落在被人推到桌子中央的饺子碗上,默默将另外半个饺子吞下。

    也不知是不是冬至的关系,外面的天气越来越冷了,甚至等谭昭提着食盒出去,外头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冷雨。

    而越靠近落凰山,雨势就越大,谭昭抬头看了一下天,稍稍压低了一下油纸伞,辩认了一下方向,才一脚踏入了落凰山的范围内。

    山内山外,两个世界,谭昭将油纸伞收起,轻轻掸落上头的雨水,便往山腹方向而去。

    [你看,他并未阻我入山。]

    系统:……

    然而,打脸来得非常之快,谭昭有猜到冬至对于曲凭意来说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但他没想到会这般特殊。

    “那个

章节目录

硬核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小狐昔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狐昔里并收藏硬核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