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硬核快穿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类女局的事情, 谭昭回来翻阅余温书留下的资料后,也大致知晓了。

    一般来说, 类女局并不会出现唐明枫这种症状, 毕竟本身这个风水局诞生不是为了害人,顶多是应用于特殊小众的行业,为的是将男子身上的阳刚之力用风水局掩盖或者减弱, 吴王别院里那个类女局的风水阵残余, 显然更加阴毒狠辣。

    啧,京城果然是一个是非之地,谭昭决定吃够鱼宴后, 就包袱款款享受生活去。

    系统:你怕不是早已忘了美人图?

    [怎么可能呢, 这不是找不到曲阁主人嘛。]

    系统:这种话, 你自己信吗?

    谭昭嘿嘿一笑,琢磨着是不是趁着春节,酿一回春酿, 这个世界物产丰富许多,还有许多生长在风水之地的特殊食材,当然价格也并不便宜就是了。

    果然, 还是得挣钱啊, 没钱连点儿小爱好都满足不了了。

    这正所谓想啥来啥,谭某人正思考着怎么来钱快呢,就有人送钱上门了,而这位送钱童子姓易。

    “这怎么搞得灰头土脸的,唐家公子的事解决了?”

    易乾进了屋, 顿时摘了面具,猛灌了一杯茶水,这才凄凄惨惨地开口:“没有,那吴王世子太坑了,据说是去了外地,如今并不在京中。”

    “这话你也信?”

    “不信又能如何呢,人是皇亲国戚,唐侍郎都没法子,我一个小小的风水师能怎么办?”易乾满脸苦涩,配上他有些艳丽的容颜,谭昭突然拿起了画笔,笔锋几个游走,一个男子的轮廓跃然纸上。

    易乾抻头一看,忍不住赞了一句:“我果然长得很好看。”

    “……”小伙子,谦虚两字怎么写知道吗?不知道他可以教教你的。

    谭昭迅速搁下了画笔:“那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易乾闻言撇了撇嘴:“还不是唐举子运道好,我和他出门吃个阳春面,就碰上了在蹲哨的布局人。”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谭昭合理猜测:“所以,你们打起来了?”

    “没有,她被我们发现后就跑,然后我一时不察误入……就变成这样了。”易乾一脸残念,“那姑娘跑得是真快,我们两个大男人都追不上。”

    ……连个姑娘都追不上,你俩真的不反思一下吗?

    “我能问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吗?”

    易乾有种不祥的预感,但蚊子腿拧不过大象腿:“你问。”

    谭昭指着桌上的白色面具道:“你戴着它,怎么做到吃阳春面的?”

    “……”易乾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并且悄悄将面具藏在了身后。

    谭昭逗够了人,遂道:“你怎么确定那姑娘就是布局之人?”

    这个说来,确也实在是巧合,主要归功于唐雍若,他俩本来在面摊的拐角,那姑娘也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正好撞唐雍若身上了,也是极巧,那姑娘身上的香囊掉了,易乾想帮人捡起来,却察觉到了一股极阴之力。

    “那姑娘反应也是快,看到我手一顿,当即抄起锦囊就跑,后来余大哥你也知道的。”

    谭昭:这也可以.jpg。

    “既然如此,你不去找那姑娘,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易乾搓了搓手,道:“实不相瞒,我想请余大哥帮个忙。”

    “我还有事……”

    “给钱的。”

    谭昭立刻抬头:“什么事?”

    “……”余大哥真是越来越现实了。

    易乾当然不是想将手里唐侍郎家的事转交出去,他请谭昭帮忙,准备瓮中捉鳖,既然吴王世子不肯配合,那就造一个“吴王世子”来引蛇出洞。

    谭昭听完,当即夸赞道:“你很有想法。”

    “对吧,那姑娘徘徊在吴王府附近,必定是想查探自己的局有没有成功。说起来,唐侍郎消息封锁得这么好,怎么吴王世子突然就好端端出京去了呢?”

    谭昭露出一个笑容,随口道:“那指不定人家或许早就知道了,找的唐明枫这个代罪羔羊呢。”

    “……这不能够吧?”

    “你逮到那布局人,不就知晓了,摆这等阴损的类阴阵法,必定是有大仇的。”毕竟是给钱的雇主,谭昭多说了两句,“而且大概率应该是同吴王世子有仇,这做了风水师也没必要全用风水手段行事,你去找唐侍郎,找他查查最近吴王世子又干了什么阴损事,说不定都不用我帮忙,你就把人找到了呢。”

    “有道理。”

    而事实上,唐雍若已经在做这件事了。他虽然来了京城不过小半年,也一直非常倒霉,但他脾气好,才学也好,结交了不少朋友,此时此刻便显出大用处来了。

    待到易乾找过去时,唐雍若已经拿到了一

章节目录

硬核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小狐昔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狐昔里并收藏硬核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