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硬核快穿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吴王世子是个什么混账货, 京城上到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儿童, 少有人不知的, 可那又如何?人是皇亲,吴王就这一颗独苗苗,吴王世子还没个儿子, 平头百姓又不是没去告过, 可那又如何?

    吴王世子还不是照样过他那混账日子。

    这不,又有人状告吴王世子了,明面上大家怕得罪吴王, 不敢高声言论, 但背地里早中晚三遍祷告吴王世子暴毙, 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一位书生匿名发表了一篇策论。

    其实说策论也不对,这更像是一篇檄文, 檄文的内容也不是讨伐吴王及其世子十宗罪,而是论法的威严。

    众所周知,书生手中的笔杆, 用到深处, 未尝做不成一柄杀人不见血的刀。

    这适逢会试,举子齐聚京城之时,这篇文章写得又实在精辟而高绝,它甚至都没有讨论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也没有旁征博引, 说一些以前的案例来影射当下,但看过的人却都会莫名联想到吴王世子一案。

    书生意气这四个字,能被放在一起,自然是有其道理的。

    这有了第一篇文章,书生们自然不会让其专美于前,甚至有些心机深的,且想以此在大人物面前亮个相,反正再过不久就是春节了,书生们也不急于温书,反倒是写起了文章。

    而这文章写得多了,即便没人正大光明地提吴王世子,那也已成舆论之势。

    舆论一起,还有唐侍郎推波助澜,要想堵住,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京城天子脚下,消息最灵通的自然是天子,这马上就要春节封玺,天子听完,便召了吴王入宫。

    吴王当然也听说了,但他丝毫不怕,因为就在日前他已将儿子送出了京城,如今风声紧,再过个两三年接回来便是了。

    吴王的小算盘打得紧,但奈何吴王世子太不讲究,办的事儿一桩桩一件件全是证据,大理寺早两日便将折子递了上来,只是碍于吴王世子不见踪影,这才未下判决。

    这事儿闹到了这个地步,便是天子有心想要替吴王父子兜着,都有些困难,更何况他本就厌烦了这对贪得无厌的叔侄,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名声去填呢。

    吴王听完脸都白了,他还想哭诉,可天子已经厌恶他们了。

    没有哪一刻比他现在更清楚天子对他们的无情,吴王当即哭着说自己会写悔过信,甚至愿意削爵,只求天子放过儿子一命。

    天子答应了。

    第二天,吴王就宣布了吴王世子已经病逝的死讯,大理寺查探过“吴王世子的尸体”后,便迅速结案,给了岳姑娘的姐姐一个公道。

    同一天,吴王发了忏悔录,说自己教子不严,自愿紧闭府门,罚俸三年,还派了人给岳姑娘送了银钱。

    但很显然,岳姑娘本人并不满意。

    “他没死!那根本不是吴王世子!”

    谭昭轻轻压了压手,示意对方冷静一下:“我当然知道,但现在,‘吴王世子’已经死了,不是吗?你的仇人,他已经不是皇亲贵胄了。”

    岳姑娘一楞,她也不傻,迅速就回味过来了。她对付不了权势彪炳之人,那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普通人吗?不,当然对付得了。

    谭昭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装有追踪蝶的小罐子,搁在桌上:“找些吴王世子的旧物,它闻到,自会带你找到他。”

    “多谢。”

    岳姑娘深深地鞠了一躬,带着小罐子离开了知鱼楼。

    唐雍若来的时候,手里带着不少邸报,全是这段时间书生们的口舌战,其实也有下场,但大家写了这么多,却都没有第一篇文那么令人惊艳。

    其实也有人在找作者,但从文风到笔触,翻遍了京城都没人知晓,这样一位大才,若是今科的举子,必定是状元的热门人选了,传闻不少大人物都在派人找。

    而作为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唐雍若觉得大概是不会有人能找到真相了,因为即便有人找到了,恐怕也不会相信一名风水先生,居然能写出这么鞭辟入里的文章。

    事实上,最初拿到那篇文章时,他也不太能够相信,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做什么都那么成功,他从小也有天才之名,可跟人相比,就……唐举子难得的有些自闭。

    但他很快调整了心态,并且开始积极劝人学法,今日自然不例外,他带着文章来跟人讨论搞套路来了。

    谭昭:……小伙子,你或许没听过这样一句话,劝人学法,天打雷劈?

    然后谭某人就准备反套路,搁这儿跟他玩套路,小伙子你还嫩了点,学法?他可以免费传授的哦。

    唐举子带着一大叠资料晕晕乎乎来,又晕晕乎乎地走,等他回到白玉楼的厢房坐下,才发觉自己怎么从劝人变成了学法的那个人?

    余先生有毒。

    但他也看出来了,余先生并不愿走仕途

章节目录

硬核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小狐昔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狐昔里并收藏硬核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