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穹之厄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

    我是谁?

    这是哪?

    我在做什么?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崔斯特行走在一片黑色的迷雾中,他感觉自己忘了很多事,又感觉自己想起来很多事。

    “有请下一位同学上来自我介绍”

    “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我叫徐子悠,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子悠,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我的父母的感情”。

    循着迷雾中忽然响起的稚嫩童音,崔斯特发现了一扇透明的窗户。恍如快溺死之际突然发现一根稻草,崔斯特贪婪地趴在窗檐,只为贴近那一丝丝光明。

    透过窗户,眼前是一间普通的小学教室,讲台前,那个朝气蓬勃的小男孩,自信的扬着头,眉飞色舞的背诵着外公启蒙他的诗句,“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周遭的人影逐渐模糊,平头,黑发,黑眸的三年级男孩转过头来看着窗外,眼中闪烁着朝阳的色彩,他相信自己的一生并不平凡。

    似乎被这视线中燃烧着的梦想灼伤,崔斯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他挣扎着起身,后退。

    忽然,手上传来陌生而熟悉的触感,低头可见一片潮湿而泥泞的草地,四周的黑暗褪去,崔斯特若有所思的抬起头,灰蒙蒙的天空中,淅淅沥沥的雨慢慢滴下。

    眼前是一尊矮矮的坟墓,墓碑前的照片上,依旧是一个模糊的容颜。

    可崔斯特偏偏就是知道,照片里,那是一个面容清癯,不怒自威的老人。

    他知道这个老人的一生,知道这个老人上过私塾,爬过火车,说服过旧资本家投资办学,担任过中学校长,戴过高帽子游行,住过牛棚,被沉冤昭雪,晚年作为大队里最有学问的人被聘为合作社总经理......

    他知道这个老人爱读三国,喜欢《短歌行》,老来得女,给宝贝女儿起名“子衿”,给外孙起名“子悠”。

    崔斯特怅然若失的站起身,对着墓碑,缓缓地理了理自己的仪容。

    似乎无视崔斯特的存在,一个矮小的身影跪在墓碑前。

    “外公......外公我考了市47名,我考上一中了......我,我和您说过,说过,我一定能考到市前100,一定能考上你当过校长的一中的,嘿......嘿嘿......呜呜呜......我没吹牛吧!”

    雨,有点咸,风中,流连。

    刚考完高中的少年咧着嘴,努力的想展开笑容,然而他早已泪流满面。

    “你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孩子哭起来,很丑”。

    一站一跪的两个少年异口同声。

    崔斯特伸出手,莫名的想拍身前跪着的少年的肩膀,他的手却穿过男孩的身躯,轻抚上墓碑。

    男孩身影逐渐变淡,乃至消失。

    一同的,男孩絮絮叨叨的话,也在雨中消散。

    “爸妈吵得很厉害,爸爸要改户口本,要我跟他姓陈......妈妈不同意......您在世的时候,爸爸从来没提我为什么跟妈妈和你姓......”

    浓云,细雨,土丘,墓碑,草地,恍如画卷般褪色,身周的一切,归于虚无,只剩下一片空白。

    在这片空白中,崔斯特感觉莫名的一阵天旋地转。

    走马观花般,一个个似乎想刻意抑制在脑海深处的画面,打翻的墨水瓶般涌出,在崔斯特身周染出黑色和灰色。

    “——这次数学怎么没考好?老子给你买辅导书白买了?”坐在书桌前的男人,带着几分醉意怒吼。

    “——可你这学期只买了物理辅导书。而且这次试卷难,平均分只有77分,我109分是班第2。”站着的少年平静回答,他慢慢学会掩盖自己的失望。

    “——你是嫌我买的辅导书少?嫌我没钱让你去补习班?吃老子的用老子的,还学会顶嘴了?说!跟谁学的顶嘴?”男人眼中涌起血丝,曾经带着书卷气的脸显得狰狞而扭曲,厚重的字典猛地飞出,将少年的额头磕出血印,紧随其后的,是铺天盖地的皮带。

    “打得好,反正是你的种,赶快打死,死了最好”。一脸死寂的女人出现在门口,扬着下巴,鄙夷的看着曾经敦厚朴实,现在却逐渐陌生的枕边人。

    “是跟这个女人学的顶嘴吧?是不是!”男人脸上呈现出病态的潮红,“快承认,承认我就不打!承认吧,你们徐家就是这种家教,目无尊长,没教养!”

    “陈卫!你算什么东西!”似乎触及了女人的逆鳞,女人再也维持不住娇生惯养出的傲慢,“当初没我爸栽培你,招你入赘,你能有今天,你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

    “培养?老头子宁可把总经理给外人也不给我!”说起这个男人更来气,皮带重重的在亲生儿子身上挥舞了两

章节目录

苍穹之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卡尔十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卡尔十二并收藏苍穹之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