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穹之厄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

    薇恩再一次被绑在柱子上,眼神空洞,心如死灰,整个人宛如行尸走肉。

    眼前的青湖村,四五十个幸存者,在独腿村长卢瑟尔的指挥下,清理着交战双方的遗体,他们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用仇恨的目光盯着眼前被分别绑在两根柱子上的少男少女。

    跟着父亲参加这次成年礼“狩猎”,作为冰之国部落战士,她早就有了杀人的觉悟,却在第一次杀人后心绪烦乱,并被父亲训斥。无意间发现潜伏者后,急于证明自己的她,拉上小伙伴就追了上去,而当小伙伴们倒下之后,她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万幸的是,她在树林里碰到了警戒的碎骨叔,那可是阿爸最信任的左膀右臂,最优秀的哨兵,她本以为逃出生天,可是那个恶魔轻而易举的带走了碎骨叔的生命。

    直到此时,碎骨叔死不瞑目的脸仍然时不时在她记忆中闪现。“在我的家乡,未成年人犯罪,会给他们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本以为会‘荣耀的战死’的薇恩听见那个恶魔低沉的声音,随即被打晕了过去锁在树上。随后,她被后面赶来寻人的小战士雅克发现,得知是迟迟得不到消息的父亲派人过来搜寻他们,顾不上被绑了几个小时后的手脚酸麻,她强撑着想赶回去告诉父亲他们,有个极度危险的潜伏者在附近。只是当他们回到刚刚攻占的村落时,一切都结束了。她的阿爸,那个强大的战士,冰之国度黑熊督军手下的雷槌统领,倒在地上,虎目怒睁,胸膛却无半点起伏。

    两番大起大落之下,已经完精神崩溃的少女完放弃了生还的希望,只希望她与仅剩的小伙伴死前少受点折磨。

    。。。。。。

    老村长卢瑟尔坐在村口的石墩上,手捧烟斗,一口一口地吸着旱烟,膝盖上是刚包扎的伤口,小亚历克斯那一箭虽然准头奇差,力道倒是蛮足,伤口虽然上过药,不过修养恢复还是要挺久的。与伤口的疼痛相比,丧妻之痛,以及突然少了近半的村子,让这个中年汉子更显憔悴。若是平时,苏蔓大婶绝对会冲过来一把夺过自家汉子手中的土制烟斗,揪着丈夫的耳朵一阵数落,毕竟,美女爱英雄,少女心未泯,常常把亲儿子打扮的过于妖娆的苏蔓大婶,最讨厌自己男人颓丧的样子,当初敢爱敢恨的她选择卢瑟尔这个失败者,不过是因为卢瑟尔为了救她失去了一条腿。可是现在,小亚历克斯匍匐在再也醒不过来的苏蔓大婶旁边,对着逝去母亲的遗体嚎啕大哭。

    侧前方的湖边,刚满十五岁的崔斯特就着湖水清洗着自己的匕首,以及缴获自薇恩的约莫手臂长的短刀。

    ‘真是个优秀的战士!’卢瑟尔对刚刚拯救青湖村的少年,露出一丝欣赏的目光,接着他又忍不住的想,‘我当年十五岁的时候......e唉唉唉,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提了不提了!’

    看着自家十四岁儿子不成器的样子,卢瑟尔就是一阵揪心,膝盖上的伤口更是隐隐作痛。卢瑟尔一边看看自家十四五岁的儿子,一边又转过头看着湖畔十四五岁的年轻流浪者,无力的捂住额头。亚历克斯停止了抽噎,他注意到自家老爹用审视的目光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新认下来的‘大哥’崔斯特,目光来回数次,最终刻意对自己视而不见般,只盯着崔斯特,与此同时,自家独腿老爹长叹了一口气。

    亚历克斯先是恍然大悟,接着又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抹去眼角的泪痕,部落的战士,保卫亲人,对抗强敌,搏击自然,平时也见惯了生死,懂得如何收敛情绪。

    “嘿,小子!接着!”

    崔斯特闻声伸出没受伤的右手,接过村长抛过来的物件。

    这是一块菱形的玻璃片,打磨光滑,上有绳孔,一条细绳从中穿过,上面隐约可见丝丝血迹。

    这是一块单面反光玻璃。

    它在崔斯特八岁那年作为手工课第一的奖品,由艾比老师奖励给崔斯特,并成为了熊孩子墨菲八岁的生日礼物。同年墨菲把它送给了雪莉,作为友谊的象征被雪莉贴身收藏,雪莉遇难后,这个作为遗物回到了墨菲身边,熊孩子墨菲搞事之前,自以为一去不复返的铁憨憨又把它留在双胞胎哥哥床头。

    七天前,崔斯特从冰之国哨兵手中救下了亚历克斯,身着鹿皮夹克,系着狼牙纽扣的金发少年,理所当然的被青湖村当成了部落的流浪者。时值冰之国与红枫部落冲突升级,老盟友光湖部落因为前年的银月湾旧怨选择袖手旁观,生性谨慎的老村长拒绝任何陌生人进入村庄,不过在独子亚历克斯的一再请求下,勉强同意崔斯特在村庄旁边搭帐篷暂住,并在白天用猎物同村里交易物资。

    当崔斯特在村里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从林间拖出两只黑豹的尸体后,亚历克斯和小伙伴们就成了崔斯特的铁杆迷弟,拗不住熊孩子们的纠缠,崔斯特默认了这个长相有些秀气的(比崔斯特帅)弟弟。注意到亚历克斯对他胸前的菱形玻璃饰品念念不忘,福至心灵的,崔斯特把这个小纪念品送给了新认的小弟。

    “这次谢谢你了”,卢瑟尔有

章节目录

苍穹之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卡尔十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卡尔十二并收藏苍穹之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