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苍穹之厄 > 第二卷 部落冲突 第21章 部落冲突之十面埋伏(上)
    最新网址:.

    “总感觉有哪儿不对”。

    四十公里外的青湖村里,崔斯特和卢瑟尔同样感觉有些不安。

    “你是说,一个月前,你在北面三十公里外,圣湖森林,红枫峡谷还有澄光冰川交界处,发现了我们族人的遗体?”

    卢瑟尔深吸了一口旱烟,左手搭着桌面,手指不安的敲击着,似乎想排解心中的不安。

    圣湖森林即崔斯特降落的地方,在森林的东边,山脉走势陡然降低,形成大片的平原与丘陵区,在这平原与丘陵上,冰之国与红枫部落毗邻交界,冰之国在北,红枫部落在南,再往东,则是红枫部落去年初,在光湖部落与冰之国摩擦时,趁火打劫抢占的银月湾。

    银月湾东靠大海。

    高山上的雪水融化,汇聚成溪流,沿着起伏的山势流过圣湖森林,汇聚成圣湖森林中星罗棋布的堰塞湖,又去势不止的流过冰之国与红枫部落交界的平原与丘陵,经由银月湾,东出入海。澄光冰川作为支系河流中最大的一支,成为了红枫部落与冰之国的分界线。

    作为残酷,野蛮,好战的冰之国的邻居,沿着圣湖森林,澄光冰川,红枫峡谷,红枫部落陆陆续续建立了几个前沿哨点。而从崔斯特的描述看,最前端的哨点,尚未来得及示警,就被冰之国一锅端了。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红枫部落的族人,不过我在他尸体旁边,看见了被拆毁的树顶哨塔。”崔斯特若有所思。

    紧接着,少年从背包里取出一块鹿皮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的勾勒了着陆后崔斯特探明的地方,展开地图后,崔斯特冲着地图上一处河流,峡谷,森林交界的地方,用食指重重一点,随即扬起了下巴,“喏,就是这儿”。

    卢瑟尔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一个星期前,我杀......唔......我解决了的那个绑架亚历克斯的斥候”,崔斯特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他第一次屠戮同类的事实,紧接着,他掩耳盗铃般用不那么血腥的词继续讲解,“后来我审问过俘虏,并带着他们看过,虽然从战纹和服饰上能看出来,那个斥候也是冰之国的,但他们却不认识那个人。”

    “换句话说,他不从属于红枫部落的老熟人黑熊督军”崔斯特直视着卢瑟尔的眼睛,推测出一个危险的事实,“换句话说,除了黑熊督军外,冰之国还派了别的军队,除非边境黑熊督军打了败仗需要援助,不然黑熊督军一支军团足够用来监视红枫部落了”。

    “而日常边境冲突,黑熊督军都是压着弗鲁斯那个废物打,今年年初,部落还被越境的冰之国巡逻队屠了商队,烧了货物”,卢瑟尔有些迟疑的接话,毕竟提到弗鲁斯这个曾经打败卢瑟尔,赢下首领宝座的家伙,总会让卢瑟尔来气。

    “好,那么排除这支额外的军团是过来帮忙的可能”,崔斯特清了清嗓子,“我听亚历克斯说......”

    瞥了眼睡崔斯特身后小木床上,睡如死猪的某个熊孩子,卢瑟尔听见眼前的男孩说道,“半个月前,弗鲁斯首领召集了战士,去驱逐入侵的黑熊督军的军队“。

    崔斯特拧了拧眉心,缓缓继续,“结合俩俘虏的供词,以及刚刚您的估算,黑熊督军手下一共就两千人出头,再算上冰之国的战斗力,黑熊督军甩脱甚至暴打弗鲁斯的三千人是完没问题的”。

    ‘打人不打脸啊’,卢瑟尔额头青筋暴起,虽然没听过遥远的古赛里斯‘说人不揭短’的谚语,但是此刻独腿老村长有了类似的憋屈的感觉。

    他的郁闷没存在多久,就听到少年接下来的分析而转为惊恐。

    “可是,无论是森林那边,还是弗鲁斯首领那边,如今诡异的没有一点消息,那么问题来了,其一,弗鲁斯首领三千多人,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即使被黑熊一顿暴打,也得有败兵回来报信啊;其二,那支绕过森林,悄无声息拔出所有岗哨,能跑到离边境三十多公里的青湖村这么远的队伍,居然还没袭击青湖村,他们有多少人?目的是什么?”

    ‘以弗鲁斯那个脑子里装满肌肉的蠢货好大喜功的个性,如果成功逐出入侵者,肯定会派人到各个村子里报喜,巩固他随着近年来一败涂地的威望’,熟知前对手兼前情敌的独腿老村长卢瑟尔默默在心里补充。

    “其三......”短发少年站起身,手按地图。

    夕阳的晕光照耀在少年暗金色的碎发上,微风拂过,村长感觉眼前少年的身影似乎朦朦胧胧不真切起来。

    ‘还来?’卢瑟尔心脏剧烈跳动,几乎无法呼吸。

    “雷槌统领的小队,可是从东南过来的!”

    东南是哪?

    红枫部落刚从光湖部落抢来的银月湾!

    从东南有敌人过来,敌人还没有像往常一样一击即走,反而是肆无忌惮在青湖村烧杀掳掠,甚至有将青湖村剩下的人们都掳走作为奴隶的行动。

    而且一直没消息过来,这说明,银月湾恐怕也凶多吉少了。

    这还不算,银月湾对面是冰之国克列督军的驻地,可从银月湾过来的却是黑熊督军的手下,这也意味着,不论黑熊督军有什么行动,克列督军肯定参与其中了!

    ‘雷克萨大统领在上!荣耀之火在上!’卢瑟尔已经是浑身冷汗。

    独腿村长的视线有如着魔一般,一动不动的看着少年的左手从西边圣湖森林起,沿着图上的丘陵地,猛地折向东北,划出一道危险的行军路线。

    不待村长喘气,少年的右手,从地图上东边----刚刚补充画上去的克列督军驻地作为起始,沿着银月湾向西南方向,勾出一条让老村长浑身冒汗的行军路线。

    再加上原本就有的,黑熊督军从正北方向,由北向南的入侵路线。

    三条线交汇于地图上新增的,墨迹未干的红枫大峡谷。

    那里也是红枫部落弗鲁斯首领和他带着的战士们的驻地。

    独腿老村长卢瑟尔感觉头昏眼花,耳鸣目眩,隐隐约约,宛若金鼓之声。

    十面埋伏。

    十!面!埋!伏!

    日头落下,夕阳下血红色的余晖照进小木屋,照过窗台,越过床上沉睡的清秀少年,拂过坐在桌子边的一老一少,光辉晕染着桌上摊开的鹿皮地图,给地图镀上了一层宛如红叶枫落的凄美。

    “不会的。”

    卢瑟尔干笑了两声,“弗鲁斯虽然满脑子肌肉,又蠢又笨,但是他还是有点常识的,打不过会跑的......呵......呵呵......”

    “那是常规情况,要是非正常伏击呢?要是前后包夹呢?要是冰之国的目的,不是为了抢掠,就是为了冲弗鲁斯去的呢?”

    崔斯特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卢瑟尔的虚妄。

    对着窗外的天色叹了口气,崔斯特说出了最坏的可能,

    “根据您对弗鲁斯首领的描述,他是个冲动好战,有点鲁莽,武艺,嗯,咳咳,比您略高的的战士,那么万一......”

    “十五天了,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连个报信的都没有......”

    “那么万一,我是说万一,弗鲁斯首领,连同他带去的三千多战士们,被包围,甚至,甚至......甚至军覆没了呢?”

    “啪嗒”,

    独腿村长卢瑟尔的心爱的烟斗掉到了地上,而老人恍若未觉......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