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穹之厄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

    “不!”眼前的女孩绝望地把剑从我胸口拔出。

    似乎察觉到我体内生机的流失,那个恶魔没有再控制我的心智,我再次获得对身体的掌控,可是,我,快要死了......我伸出手,摩挲着女孩的脸庞,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想安慰她,想要说很多很多,可是我清楚的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话到嘴边,汇成一句话,“露娜......我爱你!”

    “露娜,露娜,别打了,快停下!”,埃里克气喘吁吁地冲进来,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激动,“他成功了,崔斯特,崔斯特那小子成功了!恶魔被消灭了......德里克马上就可以回来了!”,可是,埃里克,我愚蠢的兄弟兼情敌,我回不来了啊!

    猛然间看到屋内的情景后,埃里克愣住了。

    死亡是什么感觉?正在经历的我一时间也说不出来,只是最大的感觉是,冷!就像落入海中,浑身被冰凉的海水所包围,就像冰天雪地的旷野,凌冽的寒风一点点带走浑身的温度,事实上,此刻的我,更多的感觉是,从指尖开始,从四肢向身躯蔓延,我一点点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或者更准确的说,失去了感觉。

    这和被那个恶魔控制住时不一样,之前我虽然也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但是我的意识能清楚的感受身周的一切,只是被禁锢在身躯里罢了,但是现在,我感觉我的意识在抽离。虽然还是有些嫉妒,有些不甘,但我还是挣扎着抬起逐渐僵硬的手,把露娜的手放在了埃里克的手心,因为我知道埃里克是这个世界上除我之外,最爱露娜的人。我死之后,露娜就只能由埃里克来照顾了,他喵的,好气啊,八年前埃里克退出后,我花了足足五年才取代了露娜心中他的位置,可是现在,唉,算了不提了!英勇地战死是战士的荣耀,露娜,我的露娜也有了托付,死就死吧,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只是这莫名的心酸是怎么回事?

    视线有些模糊,我能感受到滚烫的泪水滴落到我逐渐失去触觉的脸庞旁上,露娜,别哭,宝贝,别哭,我的露娜,我的爱.......用崔斯特那个腹黑的小子的话说,y we et again,愿我们来生能再次相见。

    崔斯特那个家伙还说,人死之前,他的一生会快速地从他的眼前浮现......

    我叫德里克,是个流浪者。

    我没有父母,或者说,从我出生起,我就从来没有见到过我的父母。

    我是个弃婴,据说有一天鱼骨老爹喝多了没打得过竞争对手,被从老相好的帐篷里赶了出来,他在河边的草丛中,发现了顺流而下的摇篮,以及,襁褓中的我。

    作为流浪者,很难娶到妻子,因此鱼骨老爹只能去一些特定的帐篷,用自己的劳作所得的生活物资进行交换,解决一下旺盛的精力。直到那天,被流浪者同伴嘲笑无儿无女,老无所依的鱼骨老爹,在同伴们惊诧的目光中,把我带回了流浪者营地。

    “我有儿子了!”,听后来那些大叔们说,老爹一整天都傻笑着,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这件事甚至惊动了暴风部落首领,仅仅是因为怀疑,他们把鱼骨老爹绑起来严刑拷打,不过在仔细清点过部落人口,确定我不是鱼骨老爹偷来的之后,作为歉疚,也是对鱼骨老爹的补偿,老首领给我取了个名字,德里克。

    后来那些大叔们告诉我,鱼骨老爹被打的遍体鳞伤,却拒绝了老首领的物资补偿,只央求老首领给我取个好听点的名字。

    流浪者的营地相对大部落村庄而言,是特殊的存在,他们与大部落保持着依附的状态,享受大部落的保护,却要缴纳高额的保护费,平日里为部落人打打下手,修复武器以及生产生活工具,交换来来往往的流浪者带来的其他部落的情报,以及提供一些廉价的特殊服务........

    也有一些强壮的流浪者残余到部落的狩猎队伍里,甚至得到部落的承认,成为部落的一员。

    我的童年在流浪者营地长大。

    随着长大,从来只养活一个人的鱼骨老爹,承担了更多的压力,直到我十岁的那年秋天,他浑身是血地被一起狩猎的同伴抬回来......

    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之后,鱼骨老爹终究没能挺过去。

    我又成了孤儿。

    在大叔们的帮助下把鱼骨老爹下葬后,天阴沉沉地下着雨,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就这么沉默地坐在土丘前,土丘里埋着鱼骨老爹,埋着我心中的所有阳光。

    “你是......德里克吗?”我一直忘不了那道声音,转过身的我与一双天蓝色的眼睛相对,这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有着紫色的卷发,柔和的面部线条,带着纯真与友善,让人忍不住心生亲近,最重要的是,她冲我笑了!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有同龄女孩冲我笑,刹那间,我感觉自己心跳慢了半拍,我的空荡荡的心里似乎又有了阳光。

    到底是亲自为我取过名,暴风部落老首

章节目录

苍穹之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卡尔十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卡尔十二并收藏苍穹之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