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苍穹之厄 > 第三卷 地球百子 第65章 山雨欲来(上)
    红枫镇,议事厅。

    这里已经俨然是风暴的中心,嘈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会场。与小部落的木屋不同,红枫部落议事厅是一间宽敞的石屋,无声的诉说着大部落昔日的气派。只是前几天只坐着寥寥十余人,一片荒凉的坐席,又被新选出的或老或幼的心的头目们占据,然而与往日吵吵嚷嚷的百余人议事的场面相比,终究少了几分气派。那些座位原先的主人,有的跟随前首领弗鲁斯驱逐入侵者,从而葬身红枫大峡谷,有的跟随着商队护卫队殒身于100公里外的银月湾,一度只有留守的处理日常事务的几个长老幸免于难,更不用说,几天前冰之国莱亚女王亲自突袭红枫大平原,将大平原上的近两百村落一网打尽,造成了进一步的伤害。

    按部落的规矩,首领选举期间,由大长老负责,大长老是之前的弗鲁斯前首领的叔父,一直以来统筹局,处理部落日常事务。然而这位一向和卢瑟尔不对付的七十多岁的大长老,在接到红枫大峡谷惨败,侄儿身亡的消息后,犯了中风,卧床不起,不久前一命呜呼。因此,此次会议由兼任边境青湖村村长的卢瑟尔与成功将银月湾族人带回来的莱克长老主持。

    整个四万人的大部落遭受重创,伤亡人数还在进一步统计。卢瑟尔望着门口愣着神,十多分钟过去,仍旧一言不发的注视着门口,希望门外能再多出现几个身影,可惜注定徒劳,所有能到的,都已经赶到了。失去独子让这位不到五十的老人更显憔悴,宛如风中的枯叶。

    在前不久的袭击中,青湖村逃难的幸存者营地再遭重创,收拢下来的熟面孔又少了一大半,心如死灰的卢瑟尔一度想要一死了之,可是一想到亡妻苏蔓,一想到死去的村民,一想到自己不省心的幼子亚历克斯,一想到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的青湖村幸存的孩子们,他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对这惨淡的现实

    “我提议,由萨巴顿担任新的首领”,几个新选上来的长老首先发言。

    在莱克长老的独子,同时也是银月湾商队领队战死后,萨巴顿一度是银月湾商队残部的头领。

    “萨巴顿是最优秀的战士,他更能保护好我们部落”,另一边新挑选出来的狩猎队坐席边,许多战士叫嚷起来,他们大多数是红枫大峡谷被俘后被放回来的战士。然而奇怪的是,银月湾商队出逃的幸存者却没几个响应。

    ‘呵呵,因为比萨巴顿强的都战死了呗!’,听到这些人的话,卢瑟尔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况且,在之前的角逐中,萨巴顿虽然是最顶尖的那一批,可他在那批人中都是垫底的再说了,论优秀,他能比那个孩子,比崔斯特强?’,卢瑟尔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崔斯特战斗的场面。而他一旁的莱克,依旧一言不发,这让几个平时唯莱克马首是瞻的头目们有些心急,却也没有胡乱发言。

    “最优秀?不见得吧!”,角落里有些与萨巴顿不对付的人出声反对“听说有个叫崔斯特的少年”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打断,“崔斯特?那是谁?刚刚加入我们部落的流浪者罢了,部落收容他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怎么着,他还想当我们的首领?区区一个流浪者,他算个”,发言的是昔日弗鲁斯前首领的支持者,弗鲁斯战死后,他们在部落的地位已经由于红枫大峡谷的惨败趋于边缘化。失落之余,有新来者加入部落,还似乎有机会角逐部落权力中心,这无疑挑动了他们饱受打压之下脆弱敏感的神经。

    “碰!”,这是卢瑟尔长老挥出的拐杖,只怪发言者坐得离看台太近,正好在独腿长老的攻击范围。

    “咚!”,这是前方莱克长老砸出去的石碗,一时找不到别的东西,他抢过旁边负责倒水的小战士手里的石罐扔了过去。

    于此同时,青湖村等北方几个村子的人们,以及此次前去支援的两千人队伍领袖,甚至银月湾幸存的商队领袖,一个个对发言者怒目而视

    “刷”,狩猎队新的头目萨巴顿拔出佩刀,抵住了被砸倒在地的人的脖子。虽然渴望首领的地位与荣耀,但是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有自己的原则,他声音冷冽,“崔斯特,是我们银月湾被困战士的救星,他和光湖部落一起救回了我们的族人!谁敢说他不是我们部落的人,谁就是我萨巴顿的敌人!”

    被砸倒在地上的人没想到此举触犯了众怒,几个冲动的战士拔剑相向,而长老们居然视而不见,没有制止。甚至他回座位的路,也被愤怒的战士们挡住,他只能连滚带爬,匆匆带着自己的人灰溜溜地离开了议事厅,前首领弗鲁斯的嫡系,彻底被从权力的中心驱逐

    卢瑟尔长老抽回拐杖,他高举着手,接着萨巴顿的话,趁热打铁,“是谁从冰之国手里救出了我们青湖村?”

    “崔斯特!”,来自青湖村的新增选的狩猎队小头目举手高喊。

    “是谁冒险侦察敌情,让澄光冰川北面的村庄幸免于难?”

    “是崔斯特!”,这次北面几个村庄的人们也随声附和。

    “那么,二十天前,是谁在这里冷静地分析敌情,提出正确的应对措施?又是谁,在我们部落最危险的时刻,并与莱克长老一起带队,去拯救我们被困银月湾的族人?”

    “崔斯特!崔斯特!崔斯特!”,几个之前幸存的长老回忆起崔斯特在站台上侃侃而谈的一幕,缓缓点头。

    “银月湾回来的战士们,告诉我,那一晚,是谁与光湖部落的盟友一起,将你们从冰之国手里救回来的!”

    “是我们的崔斯特!”,萨巴顿目露挣扎之色,但随即又坚定地出声同意。虽然主要是光湖部落出力,但是那晚崔斯特无论是干净利落地清扫冰之国的哨兵,还是组织协调大家有条不紊地撤离险境,乃至于坚持最后一个撤离,抵挡冰之国的追兵,都赢得了银月湾被救战士们的尊重。一声又一声的高喊,逐步加深了部落人对崔斯特的认可

    “崔斯特这样的战士吗,是不是我们红枫部落的族人!”

    “是!”

    “崔斯特!崔斯特!崔斯特!”

    议事厅里本以为部落重创而有些低迷的情绪,在卢瑟尔丝长老的调动下,一点点高昂了起来,崔斯特在卢瑟尔的口中,一点点地被与红枫部落划上了等号,卢瑟尔毫不犹豫地抛出了最后的问题,他声嘶力竭的大吼,“红枫部落需要新的首领!他必须强大,睿智,无畏,能保护我们的族人!我提议,让崔斯特做我们的新首领!”

    “这”,一向了解卢瑟尔的人震惊了,会场上不少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毕竟是曾经的部落首领的有力竞争者,卢瑟尔清楚地知道如何调动大家的情绪。只是可惜,这次响应者只有三分之一,更多的人选择了观望。

    卢瑟尔心中急躁,面上却不显,他准备开口,进行下一步的劝说。

    “大家都静一静,听我说”,一旁的莱克长老不再沉默,慢慢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