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221.平阳府,铁尉
    进入衙门后,有官差举着火把握着刀列队巡逻,王七麟躲开他们贴近二堂,站在阴影中静候良机。

    为了保护高官们的安全,窦大春亲自带队值守,他们将二堂围了个水泄不通,想要避开他们所有人的耳目进入刘博下榻的房间着实太难。

    还好他跟窦大春关系很硬,徐大上去跟窦大春低语了几句,窦大春为难的挠挠头,最终还是带走一队看门的捕快。

    八喵悄无声息的回来,给王七麟比划了一把阔剑的形状。

    二堂卧房都是内外两间,内间住官员、外间住护卫或者仆人。

    刘博自然睡在内间,纯阳宫弟子柳笙则睡在外间。

    王七麟对谢蛤蟆点了点头,谢蛤蟆借着官差离开的空当走到刘博房间的窗口,抽出一道符箓扔了进去。

    窗户洞开,柳笙持剑杀了出来。

    皎洁的月光下,大剑透露着冰冷清澈的寒意。

    谢蛤蟆带走了柳笙,王七麟顺着窗户跳了进去。

    到了这一刻他已经明白刘博和赵霖叮嘱他的用意,两人没有馋他身子,否则不会在二堂内外安插上这么多人手。

    那么为什么非得要他避开所有人耳目自己进去呢?

    刘博要考验的身手。

    王七麟翻身跳进去双手撑地落下,悄无声息。

    内屋的房门紧闭,他上前打开门,看到刘博在一张书桌后冲他微笑:

    “王大人果然如赵大人所言,年纪轻轻,却心思缜密、身手高超。”

    王七麟进屋,关上门后行礼道:“下官深夜冒昧来访,还望刘大人恕罪。”

    刘博摆摆手道:“这怎么会是冒昧来访?是我要你来的,你做的不错,先以关系调走人多眼杂的护卫,又安排下属高手引走身手高超但江湖经验不足的柳笙,很好,有脑子。”

    王七麟再度抱拳。

    他不知道刘博今晚叫他来是为了什么,所以就紧紧闭上了嘴巴。

    刘博站起来在房间里负手慢走,忽然吟起了《中秋月夜赠刘曹二君》: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好诗!”

    他扭头冲王七麟笑了笑,问道:“这首诗果真是王大人所作吗?”

    王七麟诚恳的说道:“是我梦中见一老翁所做,但下官敢以全家性命发誓,此诗并未在世间任何地方出现过。今夜之所以拿出来,是因为孟大人……”

    “孟忠贤想在夜宴上给你难堪,他知道你没有念过学,便想击鼓传花逼你作诗,让你在我与赵大人面前丢脸。”刘博笑道。

    王七麟沉默的点点头。

    这知府的消息很灵通。

    刘博挥手示意他坐下,然后他继续负手转圈圈,一边转一边盯着他看。

    王七麟脸上没有表情,看起来平静无波,但暗地里却一个劲提肛,小心谨慎的防备意外发生。

    足足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刘博忽然开口道:“八月初一,本郡秋闱开试,历时三日于八月初三正式终止。全郡考生两千八百零四人,最终将出举人六十四人。”

    “但是!”

    “八月初五到八月初八,应试学生有六十四人失踪!后来找到了一个书生的尸体,这书生很怪,嗯,具体的后面说,其他六十三人消失不见!”

    王七麟猛的抬起头来。

    “在此期间曾经发生过一件事,”刘博说道:“八月初四的时候,平阳府烂陀寺邀请海外佛国高僧莅临讲经,有传言说高僧能赐福与人,更改人的福运。”

    “考生们都想中举,而平阳府与郡城相邻,八月初三秋闱结束,几乎所有考生当即就成群结队去寺里寻求高僧赐福。”

    “高僧和蔼可亲、慈悲为怀,他开了个道场给考生们赐福。平阳府铁尉杨左深入调查高僧与烂陀寺,结果失踪不见。”

    “两件事发生,朝野震动,圣上龙颜大怒,已经罢黜了郡城的知府与府尉,而本郡父母官刺史大人恰好身体欠安,借着此事告老还乡。朝廷需要一个人去查处此案,于是在三日前下圣旨于我……”

    说到这里,他深深的凝视王七麟:“现在我已经不是云州府的知府,而是郡城太上府的知府并代行本郡刺史职责!”

    新汉朝沿袭了部分大汉朝的行政划分,汉朝除京师附近七郡外,把全国分为十三州,而新汉朝则将天下分为九洲,每一洲内有两到四个郡,郡下是多个府城,府城下是多个县城,县城下是多个乡村。

    像王七麟现在所在的吉祥县归云州府管辖,而云州府则归于并郡所属,并郡分属中洲。

    并郡的郡城就是它的首府城市,叫做上原府,它的行政地位比其他府城要更高半级。

    刘博从云州府知府升为上原府知府属于升官,而且他还要代行并郡刺史职务,这可是高升,已经算是一方诸侯了。

    但是刘博脸上并没有高兴表情,他皱眉问道:“王大人,你应该知道本官现在的处境吧?”

    王七麟叹气道:“朝廷看重大人能力,要大人去稳定并郡军政大局,而大人入主郡城之后当务之急便是破除六十三书生失踪、一书生死亡案!”

    刘博缓缓的点头,说道:“这些可不是普通书生,他们都是秀才,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即将出炉的举人。你须知道,圣上治国靠百官,如果这六十四个人就是本郡秋闱的举人,那这代表失踪的是六十四位官员!”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王七麟道:“这是动摇本朝根基的大事!”

    刘博说道:“一点不错!相比之下一个贪官李英被妖邪所害什么都不算、你们县的岁考试题泄露也什么都不算!”

    “破除此案乃是本官也是咱们全郡的当务之急,我曾经求助于你们歌帅,但歌帅还有要务在身,我请他举荐人才来辅佐我,本来我以为他会举荐一位金将,再不济也是举荐一位银将,可是没有。”

    “他举荐了你,区区一位大印!”

    王七麟能说什么?李长歌真是看得起自己!

    刘博道:“我与歌帅是至交好友,他绝不会坑我,既然他举荐你来帮我,那我就重用你!所以你以为我这次来吉祥县是为了李英被害和岁考试题泄露案件而来,对吗?”

    “不,这两件事归曹大人管辖,本官是为了你而来!赵大人也是为了你而来!”

    王七麟默默的点头。

    刘博又说道:“平阳府铁尉杨左已经失踪,如果你愿意,你明日开始就是平阳府铁尉了。”

    王七麟内心大震,道:“下官刚进入听天监不足一年……”

    “这些你不必跟我说,我都知道,歌帅介绍你的时候说过了,但你手下百案百破,事涉妖魔的案子,你每件案子都查的清清楚楚,是吗?”刘博凝视着他问道。

    王七麟说不是高兴还是紧张,他觉得一切有点缥缈,道:“或许是卑职运气好。”

    刘博摇头道:“人不轻狂枉少年,王大人年纪轻轻,为何却如此老道圆滑?为何毫无锐气?”

    王七麟吞了口唾沫,突然改口问道:“出事的六十四个秀才,才华如何?他们胸有才气,有没有人看过他们才气如何?”

    刘博道:“这些我还不知道。”

    王七麟说道:“也就是说,这六十四人是不是要出榜的六十四位举人,现在还不清楚?”

    刘博道:“自然,审阅考卷哪有那么简单?到目前为止他们的考卷还没有正式审阅呢。”

    王七麟又问道:“大人要我协助你破解此案,却将我安排去平阳府做铁尉,是这六十四位书生在平阳府出事的?”

    刘博脸上露出几分笑意,道:“你为何不猜测他们都是平阳府人士?”

    王七麟摇头道:“这案子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我们不知道这六十四人是否就是以后的六十四位举人,如果他们都属于平阳府,那这个担忧就可以免除了,平阳府书生不可能包揽全郡举人。”

    刘博点点头道:“不错,他们都是在平阳府失踪的,当然有一位的尸体已经发现了,但另外六十三位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须得去将他们找出来,并挖掘出内情!”

    王七麟道:“可是卑职不明白,如此重案怎么能指望区区一位铁尉?歌帅有事,还有金将、银将等诸位大人。朝廷一定还会安排其他人来调查此事,卑职想这事怎么着也轮不到卑职来主导吧?”

    刘博叹了口气,道:“有些事你不能知道,我只能告诉你,现在边疆不稳、有人作乱,朝廷将大批高手调去了四境。另外九洲之上好像有什么大法宝或者大能入世了,朝廷前些日子恰好又调集了一批高手负责查询此事。”

    “现在本郡仕子出事,其他郡风声鹤唳,他们也需要调集高手去保护自家仕子。不过你放心,调查此案的确实不止有你一方力量,明里暗里还有许多人手在负责查案。”

    “但是,”刘博目光炯炯的说道,“我希望最终查清案情的是你!”

    王七麟沉思了一下,重新抬头说道:“可是本县知县被妖魔所害卑职终归有责任,岁考试题泄露,卑职同样有责任。”

    刘博笑道:“李英这人,庸官而已,他平日里贪得无厌、逞性妄为,毫无政绩,只有奸弊。早就有人状告他,说他在在衙门里藏污纳垢,将光明正大之处变成鲍鱼之肆,哼!这种人没了龙气庇佑,自然会被奸邪所害,也算是天道筛选,为朝廷除恶!”

    “岁考试题泄露此事与你更无关系,本地教谕与李英此贼勾搭,连群结党,将你排挤出官政权力之外,你都不知道岁考试题保存于何处,又何谈去保护试题?所以此事就是李英此人咎由自取,与你毫无关联!”

    王七麟忧愁很久的事,上官几句话就将责任全给推走了。

    兵字两只手,官字两个口,亘古如此。

    话已至此,他不能拒绝了,就抱拳行礼道:“多谢大人拔擢,卑职一定竭尽全力查破案情,以报答大人赏识之恩。”

    刘博笑着摆摆手道:“话不能这么说,是朝廷拔擢你、是圣上赏识你,我等只是代天牧狩罢了。还有,平阳府城官场关系混乱、人情复杂,你去了得小心。”

    “不过你是本官的人,只管做事就好,只要是为了破案、为了效劳天子,那不管做什么都无需顾忌,但请放手一搏。”

    叮嘱他几句之后,刘博亲自开门送他出行。

    王七麟推开窗户要跳出去,外面响起一个闷闷的声音:“走正门吧。”

    柳笙已经回来了,抱着他那把大剑倚在墙头发呆。

    徐大和谢蛤蟆等在衙门外,看见王七麟出来两人凑上去问道:“怎么样?”

    王七麟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升官了。”

    徐大面露不忍,安慰他道:“七爷没事,男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为了生计不得不向狗日的现实妥协。唉,遇到这种事也没办法,其实没什么,前些日子我肠道不舒服,去百草堂问诊,那大夫也曾经给我做过开肠看诊的事……”

    “等等,你说什么呢?”王七麟怒视他,“刘大人要高升,恰好平阳府碰到一件大案,平阳府城的铁尉又失踪了,于是让我去代行铁尉职权,帮他破案!”

    徐大失望:“就这些?”

    “你以为呢?”

    “我以为,”徐大嘿嘿笑了笑,又觉得不对,“你什么都没做,刘大人为什么那么看好你?要知道章如晦可是在咱们吉祥县出的事啊,恨屋及乌,他怎么着也不能提拔你吧?”

    王七麟语重心长的说道:“刘大人乃是清官、好官,他知道我能力强、有才华,所以提拔我,而且歌帅还为我说了好话,将我举荐给他,这样来看有什么问题?”

    徐大不再怀疑,配合的说道:“七爷言之有理,而且今天七爷还弄了一首好诗拍他马屁,嗯,没看出来啊七爷,原来你是个马屁好手,大爷一直以为自己会拍马屁,现在来看我比起七爷来差不少。”

    王七麟严肃的说道:“七爷我从不拍马屁,我都是靠真本事。”

    谢蛤蟆道:“不管是拍马屁也好真本事也好,刘大人究竟是遇到什么事了,竟然要靠你来破案?”

    王七麟将案情告诉两人,听完之后两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徐大失声道:“果然是大案!”

    谢蛤蟆想了想说道:“难怪刘大人要拔擢你,恐怕并非是歌帅举荐你,而是平阳府成了个烂摊子,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听天监有能力处理这烂摊子的人不肯将自己置身其中,刘大人只能选你。”

    一听这话徐大敏感的叫道:“那七爷又被坑了?干!”

    王七麟摇头道:“给我升官算什么坑我?而且他也给了我拒绝的机会。所以我想,他并不是要坑我,而是给我一个有风险的机会。”

    说着他面朝明月感叹一声:“人生在世总是这样,没有纯粹的好事,要有所得必有付出。”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谢蛤蟆跟着说道:“王大人所言甚是,不过我总感觉这事还不是咱们讨论的这么简单,里面是不是还有我什么们现在不知道的猫腻?”

    王七麟说道:“没关系,刘大人九月初一才会去郡城上任,我得等他上任后才能就职,所以咱们还有时间,可以慢慢调查,明天你去打听一下平阳府什么情况,咱们提早做准备。”

    徐大道:“我也把我手下那群泼皮派出去,他们厮混在市井之间,一定也能查到些消息。还有窦大春,这厮最好八卦,官场里的事他知道的比咱们都要多,也得问问他。”

    “嗯,这些都不着急,徐爷你给我说说你在百草堂被人开肠问诊的事。”

    “其实妹油这回事……”

    “还妹油呢,咋了,嘴瓢了?”王七麟嘲笑他,然后伸出双手摁住他双肩,道,“我听人说开肠问诊都得这个姿势,是吗?”

    谢蛤蟆问道:“这样两只手都在肩膀上,怎么开……嘿嘿!”

    徐大恼怒:“滚!”

    “你说说感觉,让我们开开眼界!”

    三人一边说笑一边回到驿所,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了。

    驿所里头还没有歇息,金大爷、木兮和王家人坐在池塘边上一边吃点心一边聊天,欢声笑语一片。

    王七麟一看,绥绥娘子、包大和胡涂也在,这样倒是人多热闹。

    看见他进门,金大爷笑道:“七爷你回来的晚了点,先前绥绥娘子抚琴、木兮姑娘在水塘上舞动了一曲,真是太棒了。”

    黑豆兴冲冲的跑来说道:“姥爷还说你小时候的事来着,舅舅,原来你小时候很蠢。”

    王七麟笑道:“是吗?”

    黑豆郑重其事的点头。

    “那你听的开心吗?”王七麟再问。

    黑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开心!而且今晚不用睡觉,可以一直玩,非常开心!”

    “那你功课做完了吗?孟老夫子给你中秋节留下了功课的,我听见了。”

    黑豆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说道:“不开心。”

    王七麟问道:“什么?”

    黑豆可怜的说道:“刚才我听姥爷说你的时候,一点不开心。”

    王七麟亲热的摸摸他的翘天辫说道:“但是舅舅知道你有功课没完成的时候,很开心啊。”

    黑豆瘪瘪嘴,想哭。

    徐大安慰他道:“没事,黑豆,今夜大家要通宵,都不睡觉,所以你有做功课的时间,去吧。”

    王七麟补充道:“不过你没有很多时间了,现在已经是四更天快五更天了,天要亮了。”

    黑豆抬头看看天色,哇的一声哭了。

    于是屋子里一张桌子上点燃了蜡烛,一个小孩握着毛笔在艰难的描字,屋子外一群人围着桌子吃着点心喝着茶,时不时还要唱一支歌,简直太开心了。

    黑豆挤挤眼睛想要酝酿一点睡意,结果刚才太亢奋,这会睡不着。

    他放下毛笔哀愁的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八喵用尾巴卷起毛笔扔给他,又用尾巴抽了抽桌子。

    就像先生用教鞭抽桌子一样。

    黑豆忍不住,又留下了悲怆的泪水。

    他有预感,自己那无忧无虑、开心快乐的童年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看他还不写字,八喵一下子跳了起来,挥舞着长长的尾巴在他身上比划,口中‘喵喵’连叫:再不写,鞭子抽你身!

    它用毛茸茸的小胖手挠醒九六,九六茫然的叫了起来:“六六六!”

    八喵继续挥舞尾巴在黑豆面前摇晃,抽打着空气发出‘啪啪’声。

    有了狗腿子,它甩鞭子甩的更起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