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魔尊是我徒弟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劲风席卷而来,白珞的衣袍在烈烈风中翻飞,她伸出手一掌扣住宗烨的手腕。

    宗烨低头看着自己被扣住的手腕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就想挣脱。

    白珞回头看了看宗烨:“你是想去找他们宗主么?”

    宗烨躲过白珞的目光微微垂下眼眸。少年人看着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心里竟然涌出了丝丝恨意。

    白珞冷道:“你要是放出煞气,这里还有个活人?小秃驴你是念佛念傻了吧,那么有善心?”

    宗烨没有说话。他只是想来问个究竟而已。正如白珞在碧泉山庄说的话一样,若是没有心魔,那朱雀翎羽拿在手里就是一根鸟毛。所以究其根本,害死自己几位师父还是自己。

    何况这一身害死了自己师父的煞气,他恨还来不及,怎么会想到要用它。

    “你要去找他们宗主我们就进去。”白珞轻轻一笑,牵着宗烨的手腕抬脚就往沐云天宫走去。

    红隼见白珞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心中羞恼,但这劲风吹得人站立不稳,若不是红隼灵力强劲还能抵抗,早就与沐云天宫旁的两个守卫一样,被吹到山下去了。

    白珞微微抬头,看了看红隼,语气里满是不耐:“怎么,不让?”

    红隼还未说话,头顶便传来几声叫喊:“白姑娘!手下留情!”

    红隼一愣,一抬头看见谢瞻宁、谢谨言御剑在空中。陆玉宝还挂在谢谨言的剑上。

    白珞引得这山上狂风大作,谢瞻宁与谢谨言一时无法从空中下来,只能悬在空中。

    红隼与谢谨言一般年纪,正是心浮气躁的时候。骤然听见谢瞻宁说“手下留情”,还是让一个女人对他手下留情的时候,心中如有火烧。

    手下留情?

    是看不起他红隼么?

    红隼原本方才面对白珞时已是忍了又忍,被谢谨言的“手下留情”四字一激,竟是想要与白珞一较高下。

    红隼手上红光闪过,倏地自红隼背后化出一只火红的鹰隼振翅向白珞扑去。霎时间尖利的鹰唳惊空遏云般传来,震得人耳膜生疼。

    鹰隼逆着狂风飞到空中,红火翅膀一扇动,丝丝红光参入狂风之中。鹰隼锐利的鹰眼紧盯着白珞,仿佛看到了猎物一般,骤然从空中俯冲而下。

    白珞冷道:“灵力不弱,就是这野鸡丑了点。”

    说罢白珞手腕翻转,虎魄闪着金光向鹰隼劈了过去。

    金光似一柄利刃直往火红鹰隼的翅膀上削去。那鹰隼一惊之下扶摇直上,那道金光却是紧追鹰隼而去。那鹰隼凄厉一叫眼见就要被虎魄劈成两半,凌空飞出一柄剑来挡在虎魄与鹰隼之间。虎魄击中那飞来之剑,发出一声惊天动的尖啸,连同整座沂山都震了一震。

    那飞来之剑“锵”地一声差入石阶寸许。白珞看了眼那柄插在地上的剑,看样子也是一把神武,上面刻着“天狼”二字。

    白珞从来不会去关心人界的事,更不会去记得人界有哪些神武,又是哪些人在用。不过能用上神武的人,一定都是宗师级别的人。

    看来沐云天宫总算是出来了个话事的人。

    来人站在风中面色不改,嗓音浑厚:“在下沐云天宫宫主萧明镜,请问来者何人?”

    白珞将手里的风字决一收,淡道:“白燃犀。”

    萧明镜神色一动:“原来是仓绫君?失敬失敬!”

    萧明镜嘴里说着失敬,神色却透着疑惑。若不是方才白珞露了神武,萧明镜恐怕会觉得仓绫君的名声徒有虚名,恐怕是小儿胡闹了。

    现在萧明镜却是心中惊骇万分。

    毕竟白珞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但方才天狼与虎魄对上时,分明是势均力敌。方才为了救下红隼的幻灵,萧明镜也是用了七八成的实力,没想到接下自己天狼一剑的竟然就是这么个小姑娘。

    更心惊的是,以萧明镜的实力竟然探不到白珞的虚实,除了心惊,或许更多的是忌惮。

    谢瞻宁与谢谨言从空中缓缓落下。谢瞻宁上前一步站在白珞身前,对萧明镜行礼道:“萧伯父。”

    萧明镜客气道:“原来是谢贤侄。”

    “萧伯父,瞻宁特来为伯父贺寿。”

    “你爹呢?”

    “萧伯父应当也听说了,庄里出了事。尾宿长老与我父亲相识多年,如今遭此大难,我父亲得留在庄里处理长老的后事。特命我与谨言到此来为萧伯父贺寿。”

    白珞心中冷笑,谢瞻宁这番话真是说得半分漏洞也没有。只不过尾宿长老是在一个月前遇难的,莫说头七,七七都过了。

    如果不清楚尾宿长老事情经过的,还道谢柏年与萧明镜有多深的情谊,庄中有事来不了还特意让两个公子带礼来。

    四大世家分管中原,以碧泉山庄为首,其他两个家主心里怎么想不知

章节目录

魔尊是我徒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沈半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半闲并收藏魔尊是我徒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