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最强混搭 > 第八百一十五章世界第一巨鳄家族
    然后就是苏瑞玛方面,如今的沙漠,绿化的工作已经早就展开,迁移生活在守望之海内河流域的恕瑞玛人民一边安居乐业,一边并未就此遗忘真正的故土,真要说,现在的恕瑞玛人民生活的状态挺好的,不过对于故土的感情,这是骨子里的归属感,无论在那一片沙漠之地上发生过多少的灾难,始终是他们祖辈至今存在的土地,经历大爆炸后的恕瑞玛要重返往昔的繁荣,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而恕瑞玛人民也将这个伟大的事业当做是了一代又一代延续下去都要完成的使命,或许有朝一日,他们不仅仅能返回恕瑞玛,已经逐渐适应内和流域生活的地区,也将会被他们铭记,如今暂时没有了战乱的影响,人口也会增长起来的,到时候愿意回去的回去,不愿意回去的,继续留在内和流域生活下去也挺好g。

    诺克萨斯和艾欧尼亚,这原本是两个极端风格的国度,诺克萨斯早先是走极端的武力征战路线,而艾欧尼亚则是自由散漫无底线的追求和平之道,这些年的沧海桑田一般的剧变,也让这两个国度发生真翻天覆地的变化,诺克萨斯原本拥有符文之地军队人数最多,如今在保留了基本的常备军之外,大多都进行了遣散回乡,务农从商都好,远离战乱,远离四处奔波,诺克萨斯也有样学样的推行了面的发展政策,对于那些放下武器的军人来说,开始了新的生活,当安稳丰富完可以通过更和平的方式获得的时候,谁还愿意提着脑袋去血拼呢?艾欧尼亚从没有政府组织到如今的联合执政,效果也算喜人,如果按照原来的轨迹,艾欧尼亚将会陷入什么样的境地无法想象,也正是因为意外因素的涉入,让艾欧尼亚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宗派原本是艾欧尼亚最具劝慰的势力,均衡教派,无极剑派,影流派,疾风剑派等这些原本屹立在艾欧尼亚的宗派,最初是各自为战,对于艾欧尼亚的世俗几乎是放任不管的状态,各宗派之间的功法武艺,也都极为保守,如今在看到了华夏方面加入符文之地带来的各方巨变以后,各宗派的掌权者们都开始意识道,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原本死守的那些原则已经不能适应如今的艾欧尼亚,他们需要突破,蜕变,均衡教派牵头以后,各宗派首先第一次的开设了诸多的宗派学院,将各宗派的诸多武技秘法第一次面向艾欧尼亚公开招收门徒,进行面教学,这不得不说是艾欧尼亚意义重大的一次改革。艾欧尼亚本就是符文之地魔法的原初之地,这里的魔法能量无比充足和强大,这些宗派掌握着的各种强大秘法之前是一直处于封闭保守状态的情况下,依然是出现了众多战力彪悍的英雄,如今有了这样的改革,艾欧尼亚在未来的几年以后,势必会出现更多强大的后继强大战力,艾欧尼亚发生着变化,而一些看到艾欧尼亚的变革,原本隐藏避世的英雄们也按耐不住好奇心纷纷出来游历,观望天下,体验苍生,这其中最为有名气和战力彪悍的就输黑暗元首辛德拉。按照原本的轨迹,辛德拉和影流之主劫因为在艾欧尼亚背负叛逆之名遭遇面打压,从而被迫结成同盟反抗艾欧尼亚所谓的正统宗派的,因为华夏方面和符文之地正义联盟的加入,导致事情已经没有按照原来的轨迹去发展,辛德拉在避世期间,艾欧尼亚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蜕变,如今辛德拉出世,所谓的那些叛逆之名和打压也就消散了,如今的艾欧尼亚各宗派掌权者们看待问题,不再那么的死板和固守老旧的原则,这对于辛德拉和其他有过类似原本有些灰暗的往昔的英雄来说,绝对算是人生幸事。

    这其中错综复杂的牵连,也可谓是因果循环,当因果关系在开篇的时候就发生了变化,后续的结果就自然被影响,这其中,影流之主的劫也在这一段时间被艾欧尼亚诸多宗派接受,原因是,当年传遍艾欧尼亚的劫弑杀师尊一事,已经得到了澄清,背后的秘密说起来,还真是让人不胜唏嘘。原来当年劫和慎以及阿卡丽的师傅苦说大师带着劫和慎追杀杀人魔王卡达烬,当抓捕到烬以后,苦说大师已慈悲为怀感化烬为由,并没有立即处决掉烬。这让辛辛苦苦追杀七年之久的劫在内心里对师傅所坚持的均衡教义产生了质疑。如果均衡只是不分对错固执的坚持着维持所谓的平衡,那么是非对错都变得失去了意义,这不是劫所能接受的。而慎却对均衡的维持平衡始终一如既往的坚信不变,于是劫叛离了均衡教派。这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意思。说不上多叛离。

    当年的事情变得不可收拾是因为后来传出劫叛离师门以后,自己成立了影流门派,并且在几年以后带着门徒返回均衡教派杀了自己的师傅苦说大师,还抢走了均衡教派的一个神秘邪恶魔法的盒子,那个盒子中封存的黑暗魔法的能量,让劫一跃成为了艾欧尼亚都数一数二的强者。这是艾欧尼亚知道的事件面目,直到前不久,原本已经被劫杀死的苦说大师再次出现,彻底推翻了当年的劫叛离师门和弑杀师傅一事。原来,苦说大师早就对均衡教派和艾欧尼亚其他宗派的做法感到不满,特别是后续已经有了诺克萨斯要入侵艾欧尼亚的消息传来,艾欧尼亚将以什么来面对诺克萨斯?苦说大师虽然贵为均衡教派的当家人,可是面对诸多观念已经根深蒂固的这个宗派,他也感到无能为力去改变教宗的认知,于是,他以感化的名义释放了烬,在暗中成立了一个组织,招募刚武的人手,旨在破除艾欧尼亚保守古板的大环境,同时,也是为了后续对抗诺克萨斯的入侵做准备。后来劫返回均衡教派,本意只是为了想获取那个邪恶的黑色盒子里装载的魔法能量,苦说大师趁势做戏,在劫都不知真实内幕的情况下,死在了劫的忍刀之下,苦说大师借着徒弟的手,自己从此假死消失,隐没到了阴暗之中,因为当时诺克萨斯的大军,已经踏上了艾欧尼亚的土地,情势紧急,他需要更为便捷的组织有效的反抗,这一不算是上好的谋算,却是将劫这个徒弟置于面打压的地步,好在是劫也在错愕杀死师傅以后,拿到了他想要的黑恶魔法的能量盒子,最终变得更加强大,在艾欧尼亚面打压劫的日子里,他始终安然无恙。

    再后来的事情,变得超出了苦说大师的预想,华夏和符文之地正义联盟的加入,将处在生死边缘的艾欧尼亚人民拉向了另外一个轨迹上,天启者卡尔玛从沉睡中也及时的看到了蜕变的契机和需要,随后,艾欧尼亚面备战,反抗诺克萨斯入侵,在这浩浩荡荡的反抗入侵之中,反倒是一心想独自肩负拯救艾欧尼亚重任的苦说大师显得示弱,并未引起什么主意,苦说大师的组织发展时间实在太短,人手和情报等方面都不够充足,面对当年二十来万压境的诺克萨斯,面混战爆发,这个组织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是微乎其微。这让苦说大师满心愁苦。令他感到欣慰的是,艾欧尼亚发生蜕变,没有如苦说大师想象中的那样各自死板的守旧,无底线的避战祈求和平。最终,艾欧尼亚获得胜利,而苦说大师满心踌躇却不得不惨淡退场。

    艾欧尼亚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这让原本有些意兴阑珊而选择本就退隐在幕后的苦说大师再一次的按耐不住内心的狂热选择走了出来,坦诚将前后因故当着均衡教派如今的话事人卡尔玛做了交代,随后,天启者卡尔玛发布了清平令,对于劫这些年承受的弑杀师傅之名进行澄清,也同时号召艾欧尼亚更多的宗派开放教义,教化艾欧尼亚大众子民,放下保守,放弃固守的死板思想,将目光看到艾欧尼亚长远的未来发展上去。这一号召,在艾欧尼亚掀起了一番热潮,在均衡教派当先公布了诸多的秘法和开设学院教学以后,其他的宗派紧随步伐,跟上风潮,一时之间,艾欧尼亚涌现了一股学习各宗派武技秘法的潮流,那些原本只是存在于传说的强大技艺,神奇本领,如今只要你够天赋,肯求学,都将被各大宗派甄选以后纳入门徒行列,这对于艾欧尼亚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来说,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福音。

    苦说大师被卡尔玛留在了均衡教派任教,而如今已经是一代宗师级别的劫选择继续代领影流教派继续走自己的路,他已经不再适应均衡,他有了自己的道路要去走。影流之中,有属于他们自己的记忆和秘法也需要传承下去。所谓的黑暗魔法,如果用在正途,又何须非要纠结于功法的黑暗与否?在对抗诺克萨斯入侵的战局中,劫可谓是功勋卓著,最起码基于这一点,艾欧尼亚其他宗派就没有再去诋毁劫的理由。何况,如今弑杀师尊的罪名已经清洗,劫掌控的功法,没有做任何有违艾欧尼亚正义和利益的事情,何不放开格局去对待他呢?

    这个结局,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各种欺负的思绪,比如慎,比如阿卡丽,比如均衡教派的诸多教宗,想必是心里也颇为颠覆的,只是,这总算是一个相对美好的结果了,不是吗?那何须还去多想那些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的所谓意义呢?

    在北美洲,美国,纽约州的一栋重兵把守的秘密基地里,此时正在召开一个群雄齐聚的会议。当今美国总统的幕后财团和大家族的真正话事人都在场,长方形的会议室里,做满了人,头发花白的,步态蹒跚的,肥头大耳的,几乎打量一圈,形形色色的这些人的形象无不彰显着他们持有的能量和掌控的权势多么滔天。

    “死神还在继续,余波未散,我们都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损失,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商量对策,减少后续损失的同时,稳定局面,然后,我们要揪出这次阴谋的幕后主使者,面封杀和彻底消灭他们!”实力最为雄厚的约翰逊家族的当家人老约翰阴沉着脸发言道。

    “老约翰,别扯那些没用的,我们万星集团旗下的不少海外产业就是被你们家下的手,别跟我说你不知情,少在这里跟老子装聋作哑!要谈可以,把吞了老子的产业吐出来以后再谈。”坐在会议室中段的一个脾气明显很暴躁的肥胖老头挥舞肥胖打手怒拍桌子道。

    “就是,我们这会议室当中,有的人当着我们的面谈笑风生,想必是在这次的死神风暴中捞足了好处吧?我有理由怀疑我们本次会议的参与者中,就有人是知情者,甚至就是蓄谋者,我们在欧洲的市场部瘫痪,诸位在欧洲有产业的不多吧?趁机落井下石也好,浑水摸鱼也罢,可是你居然向我唐纳森家族下手之前,是不是扪心自问下,你的斤两够不够称?实不相瞒,此次来,我唐纳森家族也将获得情报以后的对象名下的产业进行了面控股,要玩是吧?那唐纳森家族奉陪到底。”另外一个脾气也不怎么好的偏瘦的老头将白色牛仔帽甩到会议室的桌子上,宣泄着自己怒气。

    “故意搅浑水池就显得自己无辜了?率先吐槽就表示你是好人了?哈哈哈哈,在座的各位都不是傻子,谁的手是干净的?我的确也有趁乱打压个别竞争者的产业,但是我得说,对比起各位,我还真是高估了各位的善良,低估了各位的心狠手辣,我在南非投资的矿产工业,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谁能告诉我,这是谁的手笔?”紧挨着刚刚发言的牛仔帽老头身边,气势十足但明显跟刚刚发言的老头不怎么对付的一位中年人也怒气开怼。

    “如今国内政局动荡,民意混乱,我们还是稳定大局的好。”有和事老试图挽救会谈气氛。

    “别啊,你损失少,你不肉疼,你可以有底气说这样的话,我不一样啊,跟各位比,我都快去蹲大街乞讨了,东南亚投资的旅游产业,国内我们家族的电子产业,几乎是遭遇面毁灭的打击,我肯尼迪家族今天就把话说明了吧,我不管别的国家有多少插手的,但是国内的各位大佬朝我们肯尼迪家下手的,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至于其他胆敢谋算我肯尼迪家族的,无论在什么国家,不死不休,肯尼迪家族一定讨还公道。”一个圈内被成为金融疯子的肯尼迪强尼直接是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来,排在了自己的会议室桌面上。

    “如果混乱就这么持续下去,各位,今天的会议完没必要召开。如果你们想先在这个会议室里自相残杀血流成河,我个人没意见,请便。什么时候你们想清楚了要一致对外了,我再进来开会。”约翰逊家族的当家人看着彻底陷入混乱的会议室,这才刚刚开始,就已经预示着无法淡定进行下去,淡然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哼,老约翰你能蹦跶几天?法克!这次我们家族在澳洲的产业遭遇损失,就有他们约翰家的影子。”会议室里响起毫不掩饰的咒骂声道。

    “想一家独大吞下大面包?老约翰真是老糊涂了。要不是我们家族的生意一直都是在东部,哪里有他老约翰牛气的份儿?”另外一人也愤愤不平道。

    “能搅动如此巨大的浪潮的,除了俄罗斯的那个庞大家族之外,欧洲的那些神秘骑士家族也有可能的,这一次,我们遭遇了一次史无前例的阴谋,或许你们觉得老约翰来意不善,但是我认为,不可能是他的手笔。最起码,他一个老约翰还没这样的胆色和财力。这些年来,我们在海外各国家和地区都有产业,树敌众多,具备能力把我们算计一次敌人并不多。当然了,这其中或许也有我们还未得知的一些始终神秘的组织也有可能,或者是突然崛起的新派势力。”一位端着一杯红酒,穿着考究西服的老人满脸皱纹的淡然分析道。吵吵嚷嚷的会议室里,也有不少像他这本处变不惊的大佬。

    “欧洲的可能性不大,那些人虽然也有钱,但是没那个胆色。如此的搅动整个国际经济,这需要巨大的勇气和胆色。俄罗斯方面,也不太可能。他们本就是隐世数百年的巨鳄,财富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他们就是财富本身,如果他们要有所动作,或许早就动手了,何须等到今天?虽然我不得不说,如今的美国,上下一片混乱,的确是一个向我们发起突袭的最佳时刻。我个人的意见,偏向于神秘的东方,诸位不觉得东方很神秘吗?他们几十年前,还是个弱鸡得不行的国家,而如今各位再看看,东方国度像是大爆炸一样,几十年的时间,已然是接近成为第二世界强国的趋势了,此次的疫情源头来自东方,而东方的强势发展,必然也具备这样的能力和胆色,除了东方,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性的敌人。”菲洛斯家族的当家人也属于淡定理智的一类,当即分享自己的见解道。

    “鲍勃,你老了,你太高看了东方,我们挑衅东方的次数还少吗?但是你看到他们有几次像样的反抗了吗?他们的公司想上市想拿版权或者想进入海外市场,那一次不是要看我们的脸色?被我们打压到死的东方产业完可以用不计其数来形容。是的,他们看上去发展得不错,那只是在你看来,你拿来和他们东方对比的,是东南亚和周边那些穷困国家,你难道没仔细看看,印度?缅甸?泰国?这都是些什么狗屁国家?跟东方华夏一比,的确显得他们好像强大得离谱,可是对比我们美国呢?我们领衔了一百多年,甚至两三百年,这样的时代里,别说是一百年两百年,落后一年都是足够致命。你太把东方华夏看得上台面了,他们不过是虚张声势试图让别人认为他们强大了,要我说,俄罗斯这个国家虽然经历了二战的衰落,但是有那个巨大巨鳄家族存在,这一两百年来,我们在场的每个家族,谁不是被这个巨鳄打压着?说他们不贪心,说他们就是财富本身,这话得好好的想想,不贪心他们那里来的财富本身?我们美国向来是和俄罗斯不对付,蓄谋一场算计,很难推测?当然了,这些老狐狸,不可能做得那么明显,无非是鱼目混珠,拉拢一些混淆视线的国家或者财团参与其中,幕后出资,搅动这一场风云,闪电一般出击,迅速得手,这不像是他们的风格吗?针对美国政府也就算了,我们这些家族也就是跟着遭殃,老约翰一心想的是总统宝座,也不看看如今这个智障总统是他能支撑得起来的?”坐在会议室末尾的一位年轻人犀利发言道。一番慷慨陈词,一下子就把整个话题带向更复杂的方向去了。

    “小比伯,虽然平日里我挺看不惯你,但是这次我不得不赞叹,你说得对。神秘东方?狗屁。每年涌向美国的东方人少了?这是为什么?东方要是真的如你个老头说的那样强大了,何须如此背叛自己的国家跑来我们这里?不得不说,俄罗斯是看上去弱了,但是别忘记了,他们拥有世界最辽阔的土地,土地是什么?有土地就有资源。二战之中他们虽然是衰退了些,但是各位别忘了,那个巨鳄家族在二战中就是大发横财的时代,俄罗斯的一时衰退,完代表不了巨鳄家族的衰退,甚至说,他们只是趁机隐藏起来了,他们的财力实在太过巨大,世界第一家族多么招惹眼球?隐藏起来,不是更好的选择吗?试问,如今的世道,几乎人人皆知什么比尔盖茨什么洛菲特,可是有多少人知道柴可夫家族?这正是他们的阴险狡诈之处。有这样的财力,有这样的心智,还具备隐藏得足够深渊一般的野心,不是他们还能是谁??”另外一个年纪约莫在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愤愤的赞同着前一个被叫做比伯的年轻人的论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