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废柴宫妃 > 第二百四十章 喂药
    说来也奇怪,公主跟我贼亲。她跟皇贵妃不亲,是因为皇贵妃不喜欢她,平日里也不怎么抱她、哄她。她与乳母不亲,是因为这位乳母是新选上来的,尚未熟悉。她与皇后娘娘亲近,是因为皇后娘娘在皇贵妃封宫的那三十日七日里,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带着她。

    我我不知道公主为什么喜欢我,但她此刻在我怀里,小手紧紧的扯着我的衣领,脸埋入我胸前蹭了蹭,竟然安安心心的睡着了。

    艾妈,就脸往胸口埋,还蹭来蹭去的那一出儿哈,贼像她那个缺德爹

    “婕妤娘娘与我们公主有缘分。”乳母见公主不哭了,便松了口长气。

    刚才引我们进来的嬷嬷上下打量我两眼,随后挂起笑脸来,请我和婉昭媛坐下,又转身出去,在院子里喊着人,让人送茶。

    婉昭媛眼睛眯了眯,她先瞪了我一眼,我心虚的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公主。紧接着,婉昭媛一把扯过那乳母来,让乳母坐在我们对面,与乳母闲聊。

    我知道,她是故意的,就是怕嬷嬷出去了,乳母也找个借口溜出去,回头公主有个好歹,我脱不开干系。

    今日,是我昏了头,明明知道怀里这小人儿是个雷,还鬼迷心窍的把雷抱在了自己手里。

    “说来,也奇怪。”乳母并没有走的意思,她是新来的,显然还不大明白这里面的事儿,又或者还不没察觉皇贵妃不喜欢公主,当然了,也可能是在演戏。

    “怎么了”婉昭媛笑吟吟的问道。

    “公主平日里能吃能睡,也能哭能闹。”乳母后半句是压低声音说的,估摸是怕被旁人听见。

    婉昭媛笑而不语,对这种话,坚决不搭茬。

    “我是新上来的,还摸不准公主的脾气。公主呢,也不认识我,所以难哄的很。白日里喂奶还好,不过像刚才那样,哭一会儿、闹一会儿,等饿了,还是要吃的。最怕的就是一日三次喂公主吃药,那祛毒的苦药汤,我闻了都干呕,太医还吩咐一定要喂足量。”乳母摇摇头,面露不忍,“可怜公主小小的人儿,金尊玉贵的身子,要受这份苦楚。往往是强灌进去半碗,又都呕出来,然后就要再灌。”

    我听的心颤,用手摸了摸公主的小脸儿,怪不得今日看着瘦了,这反复呕吐,谁能受得了

    “不能你吃”婉昭媛皱眉问道。

    乳母摇了摇头,“宫里原本有这个规矩,但凡皇子、公主,服药困难,便可以加倍让乳母吃下去,然后中便会带了药性。可死的那个,不就是中带了毒么。太医说,曼陀罗粉炮制的无色无味,所以乳母吃下去,气味正常,可这祛毒的汤药不成,若是混到我的里,被公主尝出来,再连奶都不吃,那就更完了。”

    “可这天天吐,肠胃怎么受得了”我心疼不已,公主在我怀里颤了颤,我赶忙低头哼着歌哄。

    “婕妤娘娘说的是,可,有什么办法不瞒昭媛、婕妤娘娘,今天中午的药,已经热过两遍,到现在还没喂进去的。因为怕公主空肚子吃药,吐出来会伤肠胃,所以先喂了奶,可今日公主闹脾气闹得厉害,奶也不吃。”乳母长叹口气,看着公主,脸上满是心疼。

    刚才去叫茶的嬷嬷已经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两个宫女,每人手里端着一个茶盘,上面放着茶,还有几样儿精致点心。

    婉昭媛肉眼可见的松了口气,刚才一直紧紧攥着的帕子也放松下来。

    “这就睡实了”那嬷嬷笑着看我怀里的公主,转头换了张冷脸斥责奶娘道,“你也太会躲懒了,就欺负梨婕妤娘娘好性子,让娘娘抱了这么久公主。这会儿奶没喂进去,药也没喂。若是再耽误下去,下一顿只好等夜里吃了。”

    乳母慌忙站起来,陪着笑脸,伸手来我怀里抱公主。

    公主明明睡着了,乳母的手一碰到她,她就哭了起来,还拼命的往我怀里扎。

    我为了证明自己清白,在乳母伸手的时候,先张开了两只手,这会儿我神色尴尬,那嬷嬷依旧用眼睛死死盯着我,直到觉着我实在没机会作怪,才用力推开乳母,自己下手硬是把公主抱离了我的怀抱。

    “拿药过来。”嬷嬷黑着脸吩咐。

    乳母赶忙跑到屋子一角,从热水温着的瓷瓶里,倒出半茶盏药汁。

    屋子里瞬间弥漫着药气,婉昭媛用帕子掩住口鼻,我干呕一声,赶忙低头喝了口茶水。

    这他娘的什么药啊太他娘的难闻了。

    嬷嬷面色冰冷,她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一手抱着公主,另一只手不由分说的捏住公主脸颊,强迫公主张开嘴。

    公主厉声哭嚎,嬷嬷不为所动。

    乳母把药倒在瓷勺里,闭眼狠心灌入公主口中。嬷嬷不再捏着公主脸颊,改为推着公主下巴,让公主扬起头,闭紧嘴,试图用这种法子,逼迫公主把药咽到肚子里。

    公主手脚挣动,一口药汁在嘴里含着不上不下,想哭药汁又呛进气管,最后竟然从鼻子里喷出来,喷了那嬷嬷一脸。

    嬷嬷抬起手,我觉着她是要打公主,便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一把将公主抢到自己怀里。

    公主再一次把脸埋到我胸前,哭声止住了,但小小的身子,一直在抽动。

    “婕妤娘娘。”嬷嬷用帕子抹了抹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

    “婕妤娘娘别只顾着心疼公主,这余毒不清,对公主身子的损伤,可比哭这一会儿大多了。”

    “小孩子怎么能强喂”我急了,冲着嬷嬷怒吼。

    婉昭媛站起身,我以为她要走,生怕自己孤身奋斗,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公主金尊玉贵。”婉昭媛的脸,比嬷嬷还黑还冷,“哪儿能由你们这些奴才祸害”

    嬷嬷愣了愣,随后像是才反应过来,赶忙陪着笑脸跪到地上。说自己只是心急,并非对公主不敬。

    “敬不敬的,我们有眼睛,瞧着呢”我摸了摸公主的小脸儿,她娘的,上面还有手指头印呢

    “可药吃不进去”那嬷嬷转转眼珠,虽然人跪着,但腰背挺直,还想跟我俩顶嘴。

    “我自然有法子。”我气哼哼的拍了拍公主,小人儿把埋在我胸前的小脸转了转,露出一只眼睛,冲我眨了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