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骄阳似我(上)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我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我必须调回财务部去!

    “理由呢?”

    林副总看着我的调职申请书头也不抬地问我。

    “上面都写了啊。”

    “专业不对口导致近期工作效率低下?”他点点头爽快地拿起笔签了字。

    “……你也不挽留一下?”

    “天要下雨女朋友要换部门我有什么办法。”他被我瞪笑了把手里签好字的申请书给我“拿去吧交接一下工作明天生效。”

    我拿过申请书正要出门身后传来他悠然的声音:“对了今年各管理部门的年终奖不再统一标准了按部门绩效发放。”

    我登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管理部和财务部哪个多?”

    “你刚刚离开的部门。”

    “……那我算哪里的人?”

    “哦已经不算我的人了。”林副总很是无情地告诉我。

    “……”

    为什么在一起还不到一周我就有一种所遇非人的感觉呢?

    殷洁对我不声不响就换了部门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午饭的时候差点拿筷子敲我脑袋“你脑洞是多大啊发年终奖前换部门。哎我说你是不是受不了林副总的某骚扰了?虽然林副总是大帅哥吧但是如果你不喜欢那也很烦恼哦。”

    我“噗”的一下就喷饭了。

    咳了好一会趁殷洁她们不注意了我掏出手机发短信给林屿森“有人说我是受不了你的骚扰才换部门的。”

    很快林屿森回我:“殷洁?”

    糟糕!好像我无意中出卖了队友?我心虚地看了正在扒饭的殷洁一眼连忙回:“不是……道听途说。”

    好一会林屿森回:“哦。”

    呃这算什么回复?

    难道他还真的介意了?

    我忽然有点苦恼第一次跟一个人正正经经地谈恋爱有时候我实在不懂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啊。

    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偷偷观察了他好几眼——你看我就说工作效率低下吧和自己的呃男朋友一起上班好像真的很分心。

    可惜还没看出个所以然因为有客户到访副总办公室的百叶窗就放下了。窥探无能我只好认认真真地和新人们交接起工作。

    蒋娅走了后我们部门来了两个新人都已经上手了而且我毕竟只是换部门不是离开公司所以交接难度并不大。

    下班前我终于找了个机会跑到了他办公室。

    林屿森正站在书架前翻阅资料。

    “你不会生气了吧?”

    “生什么气?”

    林屿森从资料中抬头很诧异地看着我。

    没有最好啦我哪会主动提胡乱应付过去“哦就是我换部门的事情。”

    “调你过来本来就是我私心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他温温和和地笑着目光回到了资料上“过来点。”

    “嗯?”他低头看资料的样子让我毫无戒心地走近了几步。

    “今天是你在管理部的最后一天。”

    “是啊。”

    他点下头然后毫无预警地单手合上了资料夹微微侧身低头在我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温热的触感一触就走他微笑着看着我“好了我也不算白担了虚名。”

    我感觉我被雷劈了。

    傻愣愣地站在那居然还能问他“什么虚名?”

    “骚扰啊。”

    林屿森微微地笑着抬手帮我把几缕杂乱的发丝别到耳后很温柔地提醒我“明天要去财务部了今晚就不要加班了好好休息。”

    混……蛋……啊……

    我脑海中一时只出现了这三个字。

    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的初吻居然是在办公室以“被骚扰”的方式丢失的。

    我想我看着他的表情一定很悲愤他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了?你的表情好像……想揍我一顿?”

    我悲愤地说:“谁的初……是在办公室以被骚扰的名义丢的都会想揍人的你长得再帅也没用!”

    “虽然不意外但是还是很高兴。”他的眼神专注地落在我唇上好像完没抓住重点似的长臂一伸揽紧我的腰居然再度低下了头。

    这次再也不是那么轻柔地一碰就走明明已经靠得那么紧他的手掌却仍然强硬地把我带向他的身躯男性的力量让我下意识的推拒毫无作用他辗转地在我唇上流连着耐心十足毫不着急让我终于喘不过气来任由他长驱直入来来回回地扫荡……

    之前那次我来不及思考他就离开这次有这么长长的时间思考我的脑袋里却完乱成了一团浆糊连手脚都好像不听使唤了。

    等他终于退出我的唇舌我发现我不知何时竟被他抵在了书架上两手正紧紧地

章节目录

骄阳似我(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骄阳似我(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