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何以笙箫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的心情涨满她的胸腔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原来她真的已经离开了那么多年了。

    “哎!”默笙指着路边转弯处的小杂货店“这个店还在不知道还是不是那对老夫妻开的。”

    “不是。”以琛说“我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换人了。”

    “喔。”默笙轻轻应了一声抬头笑着说“我去买点东西吃我快饿死了。”

    小店换了个年轻的女店主一边照看着孩子一边招呼他们。她买了面包可乐以琛也拿了一罐啤酒他付的钱。默笙想起以前他们常常为谁付钱而起争执那时候她年纪太轻还不懂得一个男人的骄傲和尊严以琛和她在一起应该很累吧!

    “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本来是随便问的说完却想起昨晚那个带着酒气的激烈的吻默笙不自在地别过头。

    “就这几年。”他沉默半晌淡淡地说。

    是啊就这几年。

    “嗯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八点多的操场还有很多夜锻炼的人多是年轻的学生也有一些年纪大的教授在周围散步。

    他们坐在操场边上默笙笑着说:“这个操场上有我最痛苦的回忆。”

    以琛难得地微微笑起来。“八百米。”

    “是啊。”默笙很不好意思地承认“我八百米最好的成绩是四分十秒我还记得当时你很不敢相信地说……”

    她突然顿住以琛深邃的眸子盯着她“我说什么?”

    说赵默笙你跑这么慢我当初是怎么让你追上的?

    “……咦那个是不是你们系的周教授?”默笙指着不远处散步的老头。

    以琛掉转视线看去点点头站起“我去一下。”

    默笙看着他走过去周教授看到他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说了几句话赞许地拍拍他的肩膀。

    这个老教授的头发是越来越少啦!

    说起来她会认识这个法学院的名教授完是因为以琛的关系。

    那时候以琛忙于学业家教系务她这个女朋友也不太能找到他为了有多点时间和他在一起她没课的时候就跑去他系里上课这个周教授的刑法学她从头到尾整整听了一个学期。不过到现在她还是连刑法学上最基本的“无罪推定”都弄不清楚。不像以琛被她硬拉去听了几节高等数学期末的时候居然能帮她复习抓题。

    不知道以琛说了什么周教授居然向她这边看过来笑眯眯地朝她点了点头才走开。

    等以琛回来默笙好奇地问:“你和他说什么?”

    “我说我和一个朋友回来看看。”以琛奇异地看了她一眼“周教授还记得你。”

    “是吗?”默笙讷讷地说:“他大概对我印象深刻。”

    她在这个教授的课上闹过笑话。

    周教授上课是从来不看点名册的叫人回答问题也是随手乱指有一次默笙就不幸命中她还记得当时他的问题是“你觉得甲乙丙丁四个人应该怎么判?”

    她一头雾水。什么甲乙丙丁?还戊己庚辛呢!

    手在桌子底下扯以琛的衣服不料他居然硬邦邦地回了她一句。“我没听。”

    哦!对了他们不久前才吵架以琛正生她的气。可是见死不救也太小气了吧。

    结果她一急居然说:“把他们都关进牢里。”

    整个教室静默一秒后哄堂大笑底下有男生大声喊:“教授她不是我们系的。”

    “哦?”周教授感动地说:“同学你对我教的刑法很有兴趣吗?”

    学生又是一阵大笑起哄叫道:“教授人家是跟男朋友来上课的!”

    老头儿思想开通得很居然兴致勃勃地追问:“这是谁的女朋友?”口气活像失物招领。

    以琛认命地站起来丢脸死了。“我的。”

    何以琛周教授自然是认识的生性诙谐的老头儿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何同学光自己念好书是不够的家庭教育也很重要。堂堂法学院大才子的女朋友居然是法盲我们走出去也很没面子啊。”

    默笙现在还记得当时教室里爆发的笑声。

    以琛轻笑了起来:“的确是印象深刻。”

    默笙呆呆地望着他他在笑吗?终于不再冷着脸把她当做一个陌生人?

    “唔……”她蓦地转过脸掩藏住心中的情绪不再看他不太自然地说:“谁叫你见死不救!”

    她还在记恨这件事?以琛心中五味杂陈又有些好笑。他真的没听啊她以为他冷静理智到这种地步可以一边跟她冷战一边专心听课?

    如果他够冷静够理智那他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不会和她在一起。

    以琛郁郁地吐出一口气“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还是坐公车回到楼下默笙停住脚步说:“我到了。”

    “嗯。”他也停住。

    “那再见。”

章节目录

何以笙箫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