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何以笙箫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新一期“秀色”已经发行封面上笑得志得意满的年轻男子是建筑届的新秀近两年他在国际设计展上得了不少大奖声名正隆。

    “可惜啊就是不够帅。”小红无限遗憾地评论。

    “那个何律师帅啊可惜就是有人采访不到。”阿梅大声说。

    “阿梅你别这么说。”小红有些受不了她的尖刻。“忆静已经尽力了。”

    默笙恰好走到她们那块听到这些不由看向陶忆静她正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低头安静地写着文案并不理会别人。

    默笙突然有点心虚又有点内疚。

    “阿笙阿笙。”小红突然想起什么谄媚地摇起她的手臂。“我们朋友一场一点小忙你不会不帮的吧?”

    默笙立刻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小心翼翼地问:“小红你跟那个外科医生嗯……有问题了?”不然怎么又要去相亲。

    “讨厌!你想到哪里去了!”小红嗔叫双手捧着脸一副人家现在好甜蜜的样子。“是这个啦!”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张大得有点夸张的纸哗的一声在她面前抖开。“看清楚了没?”

    清楚了也晕了。纸的最上面居中写着“采购清单”四个大字下面密密麻麻列着各种牌子的衣服鞋子化妆品……还有数码摄象机?

    真是五花八门默笙看得眼花。“小红最近物价要上涨吗?”这简直是“抢购清单”嘛!

    “嘿嘿不是决定你和陈姐她们去香港吗?别转移话题一句话说带不带?”

    消息传得真快默笙叹了口气。“有什么好处?”

    下班后小红的那位程医生请客吃饭饭桌上小红不断地提醒她。“阿笙你知道什么叫吃人的嘴短的哦?”

    默笙哭笑不得“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拿东西拿到‘手软’的。不过小红……”默笙凑到她耳边悄悄地说:“你不要保持淑女形象了吗?”

    哎呀!她又忘记了!小红反射地挺腰坐直收起一副讨债的嘴脸扯出弧度完美的微笑。默笙看见那位举止优雅的程医生眸子里笑意不停闪动他分明是早已发现而且乐在其中。

    不由也一笑小红终究与过去挥别。

    饭后独自回家上了公车才发现自己搭错了车这路车是开往她原来住的地方的赶紧在下一站下车看看表七点都没到也不急着回去了。

    逛了许久的超市九点多才到家打开门屋里空荡荡的。

    走进厨房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味精色拉油盐酱油……厨房里什么都没有以琛平时究竟是吃什么的?

    卧室里还有些衣服没有收拾好。打开衣柜里面整齐地挂着以琛的西装衬衫单调而冷清。他似乎偏爱灰色调默笙把自己的衣服挂在他的旁边然后傻傻地看着突然就想微笑。

    却又心痛。

    以琛……

    以琛。

    脱了鞋子躺在床上。这两天她一直都睡客房现在却突然不想离开。一种莫名其妙自己也难以说清的心情在胸臆间泛滥或许因为明天。

    明天周五以琛就要回来了。

    迷迷糊糊的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好像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她翻了一个身好半晌醒过来屋里一片漆黑。

    再次醒来已经是天亮掀开被子起床……被子?默笙愣了愣嗯大概是晚上冷了自己扯过来盖的。

    快速地刷牙洗脸镜子里她的头发有点长了不断落到眼睛上要找个时间去剪剪。拿好东西出门门一开愣住。

    一身西装笔挺的以琛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钥匙像正准备开门。

    默笙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以琛?”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晚上回来的吗?

    “嗯。”以琛收起钥匙草草地应了一声经过她走进客房。

    一会儿出来手里多了份文件看到她还在门口傻傻地杵着他皱起英气的眉。

    “你不去上班?”

    “呃就去了。”

    不知怎么的默笙有些局促。第一次真实地意识到他们的关系不同了而以后都要这样每天早晨第一个看到的都是他……

    “我送你过去。”

    默笙跟在他后面走进电梯。“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事务所和杂志社一南一北的方向。

    以琛按下地下一楼停车场的按钮淡淡地说:“我去X区法院正好顺路。”

    “哦那好。”原来是这样。

    车上默笙想起问他:“你……昨天晚上回来的?”不然怎么会有文件掉在客房。

    “对。”以琛简略地回答注意力都放在路况上。

    默笙抿唇。“什么时候……为什么不叫我?”

    “十一点多。”他微微不耐地回答顿了一顿又说:“没有必要。”

    默笙眸光微微黯淡转向车窗外的世界。现在正是上班

章节目录

何以笙箫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