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何以笙箫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的高峰期路上堵得一塌糊涂……他们也要这样一直堵下去吗?

    “以琛中午你在X区的话我们能不能一起吃饭?”

    以琛蓦地一动转首默笙正看着窗外声音轻轻的对着谁说?

    他转回视线漠漠然的声音。“中午我应该不在。”

    事实上早晨也不在。

    “以琛?”老袁铜铃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推门走进事务所的人学小女生用手把眼睛擦了又擦“难道我的眼睛有问题出现了幻觉?”

    “我看有问题的不止是眼睛。”以琛瞥了他一眼走进办公室。

    大块头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进来坐下。“昨天下午七点多跟你联系的时候你还在广州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那时我正在机场。”以琛坐下翻开文件说。

    “事情都办好了?”

    “差不多。”

    他说差不多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老袁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这个师弟广州的事情要在一星期之内解决本来就嫌紧凑现在他居然能提前一天完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昨天到家很晚了吧?干吗这么急你今天再回来也不迟。”老袁嘀咕着说“要不是知道你跟我一样是孤家寡人我都要怀疑你是赶着回来陪老婆了。”

    本来在文件上匀速书写着的钢笔猛地一顿在纸上划出重重的一道痕迹。

    以琛从文件中抬头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老袁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早上你要出庭。”

    美婷看到以琛从会议室出来立刻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他。“何律师你要的资料我已经打印出来了。”

    “还有这个是C大百年校庆的邀请函和向律师袁律师他们的一起寄来的我帮你单独拿过来了。”

    “谢谢。”以琛颔首接过翻开印着C大标志性建筑的精美邀请函上面写着十一月十五日C大百年校庆。

    美婷抬头看看墙上的钟五点四十。“何律师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下班了。”

    “没什么事了你可以走了。”

    “那我先走了。”美婷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突然想起“何律师刚刚你的手机响了好几次。”

    见当事人的时候没把手机带着里面有两通未接电话。一通是另一个当事人打来以琛立刻打回去谈了几分钟挂断。还有一通……手指按下绿色按钮。

    对方立刻接起。“以琛。”

    “什么事?”他的声音又稍嫌冷淡。

    “唔。”对方似乎被他的冷淡所阻顿了顿才说“以琛我的钥匙找不到了。”

    她在马路对面等他包搭在肩膀上穿着大领子毛衣低着头数着地上的格子。

    红灯。他停住脚步远远地看着她。

    有很多东西没变。她还是喜欢穿毛衣二十五六的人了仍然穿得像个学生。她等人的时候还是喜欢边等边数地上的砖格。

    那时候他就老是要让她等。

    有一次她等久了朝他发脾气。“我都数到九百九十九了你才来!下次要是让我数到一千我就再也不理你!”

    结果又一次他被系里临时抓去开会冗长的会议终于完了后他跑去她居然还在这次她等的脾气都没了只是委委屈屈地看着他说:“以琛我都数了好几个九百九十九了。”

    而这七年来他又多少次数到九百九十九?

    不是没想过放弃只是始终没办法数到一千。

    匆匆的走过人行道默笙旁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胖乎乎的老外笑眯眯地在说什么。以琛放缓脚步徐徐地走近隐约听到那个老外说:“……youroralEnglishisperfect.”

    “ThanksI\-vebeenthereforsevenyears.”

    很流畅的英文完不需思索地从她口中吐出像母语般自然以琛插在衣袋里的手不自觉地一握。

    恰好她一偏头看见他朝他笑了一笑对那个老外说:“Myhusbandisg,ybeheknowshowtogothere.”

    又问他:“以琛你知道XX路怎么走吗?”

    他点头直接告诉那个老外胖胖的老外连声谢谢地走了。

    只剩下他们两个默笙突然讷讷对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以琛开口:“你的钥匙呢?”

    “呃……大概掉了。”她不自在地低头不看他的眼睛“不然……就是早上没有带出来。”

    以琛敏锐的目光打量着她不自然的表情心里缓缓升起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若看不出她的心虚真枉费他在司法界混了赵小姐以后若犯了罪最好保持沉默不然肯定三言两语就原形毕露。

    “走吧。”他突然迈开步子走在前面抑制那种在心底暗暗漾开的心情那因为她小小的心思因为她那句“Myhusband”

章节目录

何以笙箫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