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何以笙箫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周六的肯德鸡里拥挤而热闹。

    默笙怎么也没想到以琛居然会带她到这来拉拉了以琛的袖子“以琛你没有走错门吗?”

    “没有。”

    “以前你不是说这是小孩子才喜欢的地方?”

    “以前你也很喜欢这个地方。”以琛脸上闪过一丝不被领情的恼怒。

    呃……

    “那我占位置。”默笙明智地捡轻松的活干。

    坐在二楼的窗边咬了两口汉堡默笙就吃不下了晃着可乐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以琛搭话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说起她刚刚翻译的东西。

    以琛听着扬眉:“你什么时候对法律这么感兴趣?”

    “嗯……多懂点法律总是好的。”

    “那倒不用。”以琛似笑非笑的“你大可继续当你的法盲只要你不是要离婚我都可以帮你。”

    嗄?默笙一呆他这算不算是在开玩笑?

    “小何你怎么也会来这里?”惊讶的女声在默笙身后响起默笙转过头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牵着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向他们走来。

    “何叔叔!”双胞胎异口同声地响亮叫其中一个鬼精灵地说:“何叔叔你女朋友好漂亮。”

    “方检。”以琛站起来打招呼这个看起来很精明能干的女子是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以琛手里有一个案子她是公诉人。

    方检拍了拍儿子的头“不要没大没小。”然后笑着对以琛说:“何大律师未免太寒酸枉费你日进斗金怎么请人吃这种外国路边摊。”

    以琛笑笑“有人喜欢吃。”

    这个“有人”不会指她吧默笙心里嘀咕。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的确喜欢可是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后还会喜欢那就是味觉出问题了。

    “怎么大律师红鸾星动了?”方检是何许人也检察院出来的察颜观色是职业素养立刻就从何以琛短短五个字里听出暧昧来。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下默笙看来这个学生气十足的女子对何以琛来说与众不同啊。

    “哪里。”以琛草草带过没接话。“听说方检要升职了我先恭喜了。”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方检虽然喜形于色不过口头还是谦虚迟疑了一会说:“小何上次见你就想问你结果接了个电话转头给忘了。听说魏大光的那个案子你接了?”

    “没有的事只是他的亲属是来咨询过。”

    魏大光原来是某地级市副市长涉嫌贪污挪用资金过亿最近报纸上很多关于这个案子的报道。默笙供职于消息灵通的传媒业自然也有所耳闻只是这些消息总让她想起一些不快乐的往事所以很少去关心。

    方检放心地笑起来“要是你接这个案子我就要担心了。不过我早和我们办公室的人说过这种贪污受贿的案子小何向来不接。”说着有些感叹“要是个个律师都像你一样有些罪犯哪会逍遥法外。”

    “方检过奖了罪犯也有获得辩护的权利我不接这类案子是个人原因。”

    个人原因?

    默笙搅拌着冰块的速度明显慢下来看着以琛淡淡的表情有点失神。

    方检笑说:“不管怎么样你不接我就轻松多了。好了我也要走了宝贝们和叔叔说再见。”

    “叔叔姐姐再见!”双胞胎整齐划一地说。

    “什么叔叔“姐姐”乱叫!”方检敲敲宝贝儿子一手一个牵走了。

    他们一走原本有些活跃的气氛立刻冷了下来默笙的心思还在以琛说的“个人原因”那儿转她不得不想到自己身上来。

    “以琛。”默笙低着头用吸管戳着漂浮在可乐上的冰块“我爸爸的事情你很介意吗?”

    以琛没有声音默笙有些底气不足地说下去:“其实我爸爸他人很好而且那些事情……”

    “这与我无关。”

    鼓起勇气才说出来的话被以琛僵冷地打断。

    默笙手里吸管没戳中冰块直接戳在了杯子上杯子翻倒可乐翻得满桌子都是顺着桌沿滴到默笙白色的毛衣上。

    愣怔了好几秒默笙才拿起纸巾机械而快速地擦着桌上的可乐很认真很用力地擦手指却在微微颤抖。

    他说了什么?以琛闭了闭眼睛。

    第二次。

    第二次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定了定神以琛倾身拿过她手中的纸巾“我来。”

    等默笙回神手中的纸巾已经易主他低着头专注而仔细的擦着她毛衣上的污迹修长的手指坚定而有力透过发丝的缝隙可以看到他坚毅的眉……

    以琛很近很近。

    那么遥远的究竟是什么?

    “下午我不去事务所了。”默笙低低的语调。

    以琛停下手看着她深黑的眼眸里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我去逛街要买点东西。”默笙低声说

章节目录

何以笙箫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