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何以笙箫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第二天早上会来不及简直是天经地义。

    还是被以琛叫醒的他不知何时起的床已经一身清爽手里拿着她的手机。

    “你的电话。”

    “哦。”默笙困难地睁开眼睛伸手去拿一接起来就被同去香港的陈姐狂飙:“赵阿笙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们都在机场等你一个人你给我快点要是敢给我学乌龟慢慢吞吞我就一脚踩烂一锤锤死你再把你的头盖骨卸下来当挂件……”一连串有陈姐特色的威胁。

    这下默笙完清醒了一看手机上的时间连忙跳起来。

    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收拾行李以琛看不过去她的毫无章法一把抓住她。“你能不能有条理点扣子扣错了。”

    “啊?”默笙低下头看以琛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地帮她重新扣上外衣的扣子。原本因为焦急而暂时忽略的尴尬和羞涩登时浮上心头默笙的脸渐渐红起来。

    “好了。”察觉到空气中的暧昧以琛心神微微一荡随即松开手收起满脑的遐思拿起车钥匙。“快一点收好东西我送你去机场。”

    到机场的时候离登机只剩二十分钟了默笙迫不及待地下车却被以琛拉住。

    “我来不及了。”声音突然顿住默笙愣愣地看着左手无名指上多出来的东西。

    一枚很朴素的铂金戒指简单之极的设计没什么华丽的花样只有其一圈细小的钻石镶嵌在戒身细腻的纹路中看起来却出乎意料的优雅大方。

    “你什么时候买的?”

    “不记得了。”时间太长了“昨天晚上找出来的。”

    “哦……”默笙平举着手傻傻地看着手指上的戒指在冬日的阳光下折射着璀璨的光芒。

    “你还有不到十分钟。”以琛嘴角含笑提醒她。

    十分钟?默笙脑中立刻冒出陈姐拿着铁锤的画面……死定!

    连再见都省了默笙拿着行李转身就跑奔跑中却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低头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胸臆中满满的幸福好像装不住快要溢出来。

    中国香港

    这次杂志社派员赴港主要是和香港一家杂志社谈合作事宜本来不关默笙的事但因为默笙英语流利所以也被带来充当翻译。

    因为事先准备充足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三天后合约签完一行人就空下来了当晚就出去shopping。

    “OhMyGod!为什么这里的化妆品这么便宜要死了这个款式的项链我刚买的比这里贵了一千块……”陈姐在商场杀得满眼血红。

    本来她是陪默笙采购的结果后来却比默笙还疯狂在不夜的香港shopping了一个晚上简直比前几天高密度的会议加起来还累。

    晚上回到宾馆陈姐就挂了呈死尸状躺在床上。

    默笙看着桌上的电话犹豫要不要打个给以琛。

    “要打快打公费报销。”默笙吓了一跳回头看陈姐她闭着眼睛翻了个身……不会是在说梦话吧?

    拎起电话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

    很快响起以琛沉稳的声音。“默笙。”

    默笙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心有灵犀?

    “来电显示。”

    这样啊。“哦那你下班了没有?”

    “……你打的是家里的电话。”

    “……”默笙对自己无言了。

    那边也静默了一会默笙都能感觉到以琛在叹气。“你去香港这几天都做了什么?”

    “哦……”默笙立刻开始报告行踪没话说的时候以琛总会不经意地提起另一个话题一个电话居然打了将近一小时挂了电话默笙还沉浸在刚刚的电话中。

    而那边的以琛挂了电话拿起钢笔却迟迟没有写一个字。

    说了那么久都没有咳嗽她的感冒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事务所最近连战告捷每周的例行会议后大家都笑嘻嘻的不肯散会摆明了要敲三位大律师一顿。碰上老袁这种老板又是顶爱热闹豪迈地大手一挥大方地说:“行行行要去哪里庆祝随便你们说一切费用你们何律师包了。”

    搞了半天他是慷他人之慨?会议结束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以琛开口言简意赅。“理由。”

    “还要理由?”老袁一副趣怪的表情“你难道不知道自古以来挨宰的都是功臣吗?功劳越大宰得越快。”

    有道理。以琛受教点头认宰。

    大家登时一片欢呼热烈的讨论起地点意见虽然很不统一倒是极有一致地捡贵的挑。

    向恒边听边摇头对以琛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以琛笑笑倒是无所谓。

    说了半天还没个定案一片吵闹声中突然听到有人提议。“我们去何律师家怎么样?”

    会议室立刻安静下来眼睛都向发言人看去是来事务所实习的小高。

章节目录

何以笙箫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