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何以笙箫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今年的农历年来得特别早圣诞还没过去多久转眼就是春节。

    自然是要回Y市过年。Y市离A城不远平时开车只要三个多钟头过年路上拥挤以琛和默笙早上出发到Y市竟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察觉到身边的人安静了很久以琛不由转过头她从昨天就开始瞎紧张怎么到了Y市反而好了?

    默笙正怔怔的望着车窗外连以琛长时间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都没有感觉到。

    以琛眸中闪过莫名的情绪顿了下突然开口叫她。“默笙。”

    “呃……”默笙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回头问他:“什么?”

    “你会不会打麻将?”

    打麻将?默笙怀疑自己听错了。

    “阿姨最喜欢打麻将你要是不会她大概会很扫兴。”以琛云淡风轻的口气却刻意把话说得严重。

    默笙一愣刚刚在脑子里盘旋不去的思绪都飞走了只剩“麻将”两个字在转。“怎么办?我不太会。”默笙懊恼极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现在准备也来得及。”以琛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停车。

    “默笙我们到了。”

    这样热闹的新年她有多久没过了?

    窗外漫天的飞雪爆竹声不停的传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听老人唠唠叨叨。

    “你们两个孩子越大越不孝顺一个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妈一个干脆连结婚都不说……”

    以玫朝以琛做个鬼脸“妈你都说了一下午了。”

    “难得孩子回来你就让他们好好吃顿饭不要一直罗嗦个不停。”何爸说。

    “我看是你厌我烦吧……”何妈转而说起何爸来怕老婆怕了一辈子的何爸立刻苦了一张脸。

    那头张续听不懂方言一直吵着要以玫翻译以玫嫌烦一个大男人居然开始耍赖。

    默笙笑着听着习惯了在国外冷冷清清的过年在这样的温暖气氛里竟然有不敢开口的感觉。

    饭后何妈果然组织一家人打麻将。以琛早就躲进书房以玫则主动要求洗碗于是只有不敢反抗的何爸默笙和准女婿上台。

    何妈是打了几十年的老手功力深厚何爸做了几十年的陪练自然也不弱以玫的男友从商算计乃天性。只可怜了默笙在国外待了那幺多年对国粹一知半解临时上阵输得一塌糊涂。

    以琛从书房出来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钟头不到你居然能输成这样?”

    默笙羞愧极了讷讷的说:“运气不好……”

    以琛拍拍她的肩膀叫她站起来“我来。”

    这才叫势均力敌默笙在一旁看着越看越有意思到了一点还不肯去睡觉。以琛赶了两次没用最后干脆脸一板默笙只好去睡觉了。

    夜里默笙睡的迷迷糊糊听到开门声扭开台灯。“完了吗?赢了还是输了?”

    以琛掀开被子躺进去一脸疲倦。“阿姨一个人输。”

    默笙瞪他:“你们三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的!”

    “何氏家训赌场无父子。而且阿姨不输光了是不肯歇的。”以琛拉她入怀“快睡累死了都怪你不争气。”

    默笙立刻惭愧得不得了平时他工作就忙得要死回家过年还要受这种折磨真是可怜。于是乖乖的靠在他怀里睡觉不再吵他。

    半晌却感到他温热的唇在她颈后游移默笙微喘“你不是很累吗?”

    “唔!”以琛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我还可以更累一点。”

    年初一早上七点多默笙就醒了坐起来穿衣服又被以琛拖进了被子。

    “这么早起来干什么?”以琛困倦的说。

    “做早饭……你松手啦。”默笙使劲掰他扣在她腰上的大手以琛却连手指都没动一下默笙懊恼的放弃。“以琛!”

    “再陪我睡一会。”

    真是!默笙咕哝。“以琛你今天有点怪。”

    以琛身躯一僵沉默几秒声音有点不自然。“哪里怪?”

    “简直像小孩子一样。”默笙抱怨。

    以琛手指微微放松。“别闹睡觉。”

    外面好象没人走动的声音默笙妥协了反正她也挣不开他。“那我再睡一会。”

    可是……这样的睡姿很不舒服哎!

    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默笙又开始不安分想把以琛横在她脑袋下的手臂推开。

    怎么一个女孩子睡觉会皮成这样?以琛睁开眼睛“你能不能不要动来动去?”

    默笙愁眉苦脸的想睡枕头枕头比较软比较舒服。

    “……以琛这样睡你的手臂会很酸的。”

    她还真会“替他着想”放她自己睡觉的结果大概是两个人一起感冒还是把她抓好睡得安心些。以琛干脆当做没听到闭上眼睛自己睡自己的。

章节目录

何以笙箫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