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何以笙箫默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说到这里她总算舍得把目光从书上收回来仰起头眼睛亮亮地看着以琛:“以琛如果你回到14岁会怎么样?”

    以琛不搭理她拒绝回答这种毫无意义的假设性问题。

    默笙不死心地追问:“你会提前去找我吗?”

    “……那时候你才13岁未成年刚刚小学毕业。”

    “也对。不过如果我回到14岁一定要考上你的高中然后嘛”默笙笑眯眯地说“提前把你搞定。”

    以琛俊眉一扬:“何太太很遗憾地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早恋的。”

    “哼你还说过你大学不谈恋爱呢结果还不是被我搞定了。”默笙晃着脚得意洋洋地说:“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有些人日子过得太舒服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以琛默不做声地将她的头发吹干放下吹风机然后突如其来地将仍在得意的某人抱起。

    默笙“啊”了一声书掉在地上正要抗议就被人占据了唇舌醇冽的男性气息瞬间侵入了她所有的感官。

    “默笙你的头发把我的衣服弄湿了。”以琛将她抱坐在腿上一边吻一边说:“帮我把湿衣服脱掉。”

    “……你想干嘛?”在亲吻的间隙中默笙气弱地问。

    以琛对自己老婆问出这种问题显然很无语:“你说呢?”

    默笙讷讷地说:“早上才……而且我明天要出外景……”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以琛扬眉“回来为你服务到现在我连洗澡都没洗。”

    呃?

    “所以帮我脱掉衣服我去洗澡。”

    以琛靠坐在床头看默笙坐在自己腿上认真地解着自己的扣子伸手按下了床头窗帘的遥控。

    衬衫最后一粒扣子已经解开可是以琛却一点起身去浴室的动静都没有。默笙抬头看他就见他衣衫不整地靠在那专注地凝视着她眼中有幽深的火光。

    “怎么办?”

    他抓住她的手声音低低的哑哑的。

    “嗯?”默笙也不自觉的低了声音。

    “我忽然想‘言传身教’了。”

    被压倒在床上狠狠地“身教”时候默笙犹在懊恼怎么又被骗了呢不是早该知道的吗如果何大律师肯让你在嘴上占到些便宜那肯定要在其他地方加倍还回来。

    窗帘早已缓缓地自动合上掩住了一室旖旎。

    “教学”活动延续了很久才结束。

    以琛不断的勤奋施教让默笙累极了最后瘫软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沉的男声在她耳边轻笑:“谁是手下败将?”

    “我啊我啊老公你最厉害了。”默笙从来都是很识时务的谄媚得连平时很少叫的“老公”都出口了。以琛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她要是再嘴硬就是自讨苦吃了。

    “唔。是吗?”以琛炙热的手掌已经划到了危险地带:“你这么夸我我很想再报效一次。”

    “不要啊。”默笙真的求饶了“明天我还要跑外景呢。”

    “别闹啦。”她抓过他的手与他五指相交摇晃。

    以琛“哼”了一声算是放过她了。默笙奉承了两句后赶紧转移话题过了一会又想起之前看的书轻叹着说:“如果真有回到过去这种事其实我最想回到十九岁。”

    “嗯然后呢?”以琛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后的慵懒。

    “然后就不走啦想办法让所有人好好的。”默笙的语气忽有些黯然。

    以琛知道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轻拍了她两下。事情毕竟过去好久了默笙发了一会呆渐渐释怀不再去想。

    以琛不欲她多想故作怀疑地说:“你要怎么让我好好的?是书不要我盯着念了还是八百米自己会过关了?还是每周三不要我去排队抢糖醋排骨了?”

    他一副嫌弃又不堪回首的样子默笙却被他惹得“噗”地一下笑了。那时候教三食堂的糖醋排骨可是大事周三她课又多因此每次默笙都要提前叮嘱以琛明天我下课晚的话你要帮我去抢糖醋排骨啊一定要去哦。

    默笙蹭蹭他的腿说:“以琛明天我们吃糖醋排骨吧。”

    以琛:“……不想再来就别乱蹭。”

    已经为吹头发牺牲过一次不两次默笙当然不想再为糖醋排骨牺牲一次了立刻就乖了。躺在被子里想了半天自己的用处最后叹气说:“起码有我在你不会得胃病了。”

    “你?”以琛很不客气地质疑:“你能照顾我?”

    默笙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摇头:“大概不能吧。但是!你要照顾我啊。”她翻个身撑着下巴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说:“顺便你自己也照顾好了嘛。”

    大律师一瞬间也无语了最后伸手掐了下某人的脸皮看看有没有变厚。

    默笙一边躲他的手一边分析给他听:“你看以前你在忙我都去找你吃饭啊为了我不饿你就得一起吃。等到你工作的时候我正好大

章节目录

何以笙箫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漫并收藏何以笙箫默最新章节